(九)


於是,終於來到了音乃木坂學園的八人偶像團體要舉行聖誕節表演的日子。
這是這八人團體第一次正式的在全校同學面前進行表演,雖然大家沒有表現出來,但其實每個人內心都很緊張。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穗乃果看著幾乎坐滿的禮堂,回頭詢問已經換好表演服,準備上台的其他七人。
雖然海未也在(而且也跟著大家一起換上了表演服),但是對穗乃果來說,這邊還是只有她所熟悉的其他七位成員。
「嗯。」
繪里站在最前面,對著穗乃果露出自信的笑容。
站在繪里旁邊的是希,彎身將手搭在繪里的肩上。「準備好了唷~小穗乃果。」
「繪...繪里,妳可要注意身體喔...」
花陽將頭探到繪里身邊,如此對繪里關心道。
「放心放心,我沒事的。」繪里揮了揮手,告訴花陽自己不會有事,接著移開那雙蒼穹色眼眸,與對自己展露微笑的海未視線相交。
「『繪里,加油。』」海未一邊在心中對繪里說著,一邊在繪里的臉頰上親下一吻。
「『我知道,謝謝妳,海未。』」繪里伸手輕拍著海未的頭,回應對方的鼓勵。
「妳們兩個...一定要在表演前這麼閃嗎?」站在繪里身旁的希忍不住在心裡小小埋怨了一番。
「那麼...我們就準備上吧!」
穗乃果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了手,手心向下的擺到了圍成一圈的少女們的中間。「一!」
「二...」接著報數的是小鳥,同樣的將手放到了穗乃果的手背上。
「三。」然後是真姬--那個其實一直都以為自己不相信繪里能夠上台的真姬。
「四!」妮可在真姬將手放到小鳥手上後,很快地也將手蓋上了真姬的手。
「五喵!」凜一邊喊著,一邊在報數後帶上了自己的語尾助詞。
「六...」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是上台後也是相當耀眼的花陽跟著將手擺到眾人中間。
「七~」希帶著露齒的笑,與繪里互視一眼後,先把手蓋了上去。
「...八。」
然後,是本來也以為自己可能無法上台的繪里。
繪里抬眼,望向那個飄在自己身後的海未。
視線交換的同時,海未馬上便理解繪里的意思。向前,也將自己的手,放到了最上面。
「九。」
就這次,讓我陪著妳們一起上台表演吧。
海未在心中,對在場的其他八個人,這麼說道。

 

於是,九個人--八個人加一隻妖怪,就這樣在大家的歡呼以及鼓掌聲中上台了。
海未,表演當天,要不要跟我們大家一起上台?
大概在表演前一兩個星期左右,繪里突然向海未提了這麼一件事。
咦?
海未那時驚訝的、以為自己的眼珠子會從眼眶裡滾出。
呃、不,那個,雖然機率很低,但是我怕會有人看見我...
那也沒關係啊?
在海未說完的同時,繪里很快的就做了回應。
妳可以用剩下的時間和我們大家一起練習--反正,妳平常就有在看我們練舞,我相信妳很快就能練起來的。
海未擔心的瞇起了眼。
真的沒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的。
繪里對海未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之後,繪里、真姬以及希花了點時間,試著為自己設計了一組舞步,一條不會和其他人撞在一起的動線,以及不會和他人衝突的站點。
「說什麼...都不能辜負她們的努力。」
站在希和穗乃果的身後,儘管舞台燈的亮度對海未來說實在太過刺眼,海未還是努力的睜著眼,看著前方的觀眾,以及穗乃果和希的背影。
海未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注目下,在這麼熱的地方出現,心中雖然膽怯,但也告訴自己,絕不能辜負大家。
「我們這次帶來的第一首歌,是新歌『Snow Halation(雪色光暈)』!」
穗乃果拿著麥克風,對台下的所有觀眾如此喊道。
伴隨著觀眾的歡呼,熟悉的八拍響鈴聲,接續著前奏,在耳邊、以及舞台周圍,響了起來。
接著,海未跟著希和穗乃果,唱出了第一句歌詞--
「不思議だね いまの気持ち(現在的感覺 是如此的不可思議)空から降ってきたみたい
(彷彿從天緩緩飄落一般)」
為這場表演,揭開了序幕。

 

於是,舞台表演,便在這九人帶來的歡樂氣氛下,過去了。
「小海未辛苦了呢。」
在休息室裡,小鳥湊近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海未,小聲地說道。
「還...還好啦...」
海未滿身是汗(其實是因為舞台燈太過炎熱而融化的水)的喘著氣,如此回應。
「抱歉,海未,妳還好吧?」
繪里帶著擔憂的眼神,開口詢問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海未。
「再擔心我之前...先擔心妳自己...」
海未一邊用手抹去額上的水珠,一邊轉頭望向急喘著氣,臉色蒼白的繪里。
「沒事...」繪里輕咳了幾聲。「這種症狀,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啊啊--」突然,希伸手,從後面環抱住了繪里的脖子。「繪里里,可不能這樣勉強啊--」
「希?」繪里愣愣地回頭,看著希。
「各位,我和小鳥先帶著繪里到辦公室休息喔?」
說完,便不等其他人四個看不見海未的人的回應,拖著繪里,和小鳥一股腦的往學生會辦公室過去。
「希--這樣沒問題嗎?」
才剛出後台,海未就忍不住的對希做的這件事表示不放心。
「放心,她們不會多問的。」
希只是笑著,拉著繪里繼續往辦公室前進。
「呃、不,那個,我是說繪里...」
「欸?」
聽到海未所說的,希才認真的看了看繪里目前的狀況。
「咕嗚...!等等、希...勒...」
被勒住脖子的繪里面色蒼白的對希哀叫道。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繪里里~」
希趕緊鬆開了手,對繪里表達自己萬分的歉意。
「我、我真的以為我要死了...」
繪里跪在地上不停的換氣。
「對了,小希,小真姬呢?」
低頭看了看差點就要提早上西天的繪里,然後詢問了理應要跟著一行人一起離開的另一位成員的去向。
「小真姬已經先去準備食物了。」希對小鳥如此答道。「準備我們豐盛的聖誕大餐!」
希帶著期待和興奮的心情,補上了這麼一句。

 

「妳們終於來啦?」
真姬手中拿著蛋糕,因為聽到開門聲而轉過頭去,望向走進來的繪里等人。
「抱歉抱歉,如果一群人一起逃走的話,小穗乃果她們一定會起疑心的嘛。」
希一邊走到真姬面前,一邊這麼說著。
「雖然這麼說,但最後還是一群人逃走了啊...」海未忍不住在希身後說出事實。「而且還差點讓今天的主角之一在半路上就駕鶴西歸了...」
「哎呀、別說那些了,趕快來吃東西了吧?」
似乎不想承認自己剛才差點直接就讓繪里死掉,希趕快轉移了話題,走到了冰櫃前,蹲了下來,從裡面拿出了香檳。
「喔喔。」真姬似乎沒想到希居然準備了這個,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居然還有準備香檳--」
繪里的話才說到一半,便看到希將香檳的開口對著自己。
「欸、欸?等等,希--」
從瓶中衝出的液體在空中劃出了漂亮的拋物線條,然後全部灑到了繪里身上。
「希...妳今天是不是刻意針對我啊...」
被噴得滿身濕的繪里低著頭,失落的說著。
「哎呀,這種東西就是要噴在主角身上的嘛~」希很得意的說著。
接著就又拿出了一瓶。「這邊還有一瓶耶。」
「等、等等,那瓶請拿來喝吧!」繪里趕在希將瓶口對著自己前先發制人的說道。

 

「小海未的蛋糕要比較大一點~」
小鳥邊唱著,邊拿著蛋糕刀,切了一塊海未的臉差不多大的蛋糕,遞給海未。
「呃...謝、謝謝...」這是「比較」大嗎?
「啊、對、對,我還有準備穗乃果家的饅頭喔?」
小鳥將蛋糕交給海未後,便又蹦又跳的來到繪里的辦公桌前,從上面拿起一袋紙袋。「很好吃喔~小海未一定會喜歡的!」
接著就從紙袋裡拿出了一個甜饅頭,遞給海未。
「呃、這樣嗎...?」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為何如此篤定,但對方的好意說什麼都不能辜負。
於是接過了小鳥給自己的饅頭--然後就一個接著一個的把整袋吃個精光。
「這、好好吃喔,小鳥!」
本來應該是陰氣森森的妖怪水女海未雙眼閃閃發亮、容光煥發的吃著饅頭,對小鳥很開心的說道。
「嘿嘿、我就說小海未妳會喜歡的啊?」
小鳥嘿嘿笑著,天真無邪的說道。
「...嗯?小鳥,妳給海未吃了什麼?」
似乎是聽到那一直都有些怕生而且安靜的妖怪少女興奮的聲音,在一旁的黑板旁掛上聖誕襪的真姬轉過頭,望向身後的海未和小鳥。
「只是給她吃了小穗乃果家的饅頭而已~」小鳥用軟綿綿的語調應答道。「小海未把一整袋都吃完了呢~」
「呃...」真姬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那麼不對。「海未...妳是水組成的妖怪吧?」
海未疑惑的歪著頭。「對...對啊,怎麼了嗎?」
「饅頭是澱粉做的,碰到水會膨脹...一次吃太多的話,待會可能會肚子痛...」
沉默。
「啊啊、應該是不會啦發生啦、這種事情--」
或許是看到海未臉上那不放心的表情,真姬趕緊補上這麼一句。
「不、不不,真姬~妳說的『待會』是什麼時候啊?」
海未用一臉快哭出來的模樣擔心的問著真姬。
「對了、真姬,這襪子...」
從希的手中搶走香檳,正為每個人倒上一杯的繪里注意到真姬掛在黑板旁的襪子。「...要做什麼的?」
「啊、啊啊,那只是...」真姬被繪里這麼一問,整張臉都紅了起來。「只、只是裝飾而已啦,絕對不是覺得會有聖誕老人送禮物過來...」
「看來就是了吧。」繪里回過頭,對笑得燦爛的希說道。
「啊啊、看來就是這樣沒錯呢~」希笑瞇瞇的看著真姬。「原來小真姬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存在啊~」
「我、我才沒有相信--」
聽到希和真姬說的,海未愣愣的眨了幾下眼。「聖誕老人...是真的存在啊?」
海未這天外飛來的一筆讓整間教室頓時安靜下來。
「...不過跟坊間大家流傳的不太一樣就是了...」海未趕緊又補上這麼一句。「其、其實聖誕老人...是妖怪。」
妖怪。
「真假?那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聖誕老人居然是妖怪嗎?」
真姬很激動抓著海未的肩膀,整個人貼近海未,大聲逼問道。
「等、等等,海未,妳說的『聖誕老人』真的是我們所熟知的『聖誕老人』嗎?」
繪里似乎也不相信海未說出來的話。
「呃...這說來很複雜...」海未向後退了幾步。「就像我們水女是對男人的思念而產生的,聖誕老人也是小孩子的思念所生...」
「一定會有的吧--聖誕節的時候,一定會有相信聖誕老人的小孩,卻沒有收到聖誕老人禮物的事情吧...」海未一臉正經的說著。「但是,其實本來就沒有聖誕老人的存在--那些所謂的『聖誕老人』,只是父母親為了要讓小孩子聽話和幻想,所以捏造出來的故事罷了。」
海未說的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愣愣地看著她。雖然很難令人完全相信,但是海未說的一字一句,確實都有絕對的說服力。
「不過也是因為如此,所以『相信』造成了『奇蹟』--雖然不見得是好的,但是至少,真正的『聖誕老人』確實因為思念和怨念而誕生了。」
海未帶著微笑,將雙手放在胸前,如同緬懷一般的輕聲說著。
辦公室中再次陷入寂靜--或許是海未這樣子告白,讓在場的其他幾人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所以...」
大概安靜了一段時間後,首先打破靜默的是真姬。
所有人望向了低著頭、身體顫抖著的真姬。
「所以...海未...」
「?」海未臉上冒出冷汗。雖然自己所言屬實,但是這樣子的發言,說不定會打破他人的幻想。「呃、抱歉,真姬,我...」
「所以海未妳也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存在對吧!對吧!」
意料之外的,真姬一個箭步向前,再次抓上海未的肩膀,用力的晃了起來。
「啊、啊...」海未覺得自己一定是被捲進了龍捲風裡,只感到一陣頭暈腦脹。「我、不...那咕...」
連話都說不好了。
「小真姬還真是可愛啊?」
「嗯...這樣的話,還真想看看聖誕老人的真面目呢...」
「哎呀、繪里里,妳是看不到的喔~?妳只能看到小海未而已唷?」
然而,小鳥、繪里和希只是站在一旁,完全沒有想救海未的樣子,妳一言我一語的聊著天。

 

「繪、繪里,妳為什麼完全沒有想救我的意思?」
好不容易逃出了真姬的「魔掌」,海未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對繪里抱怨。
「欸、欸?我、我看妳們倆玩得很開心啊?」
沒想到海未會對自己抱怨這件事,繪里臉上的表情有些慌張。
「才不開心呢!繪里妳、笨蛋!」
「啊啊、好、好嘛,別生氣嘛海未~」
「......。」
趁著海未和繪里打情罵俏的時候,真姬悄悄的湊到了希的身旁。
「希...是不是該找個機會讓繪里和海未兩人獨處呢?」
「嗯...我也在想這件事...」
畢竟一開始希跟海未在交換筆記上寫的,就是要讓海未有這機會能對繪里表達她的心意。說什麼也要有這個橋段才行。
「而且...」希壓低了音量,用就算是在自己身旁的真姬,都聽不清的音量喃喃開口。「『那個時候』...我們也不適合待在一旁呢...」
希臉上的表情相當認真,彷彿就在說著什麼「不幸」會發生似的。
「『那個的時候』...」真姬似乎是聽到希說的,一臉錯愕的看著希的側臉。
「啊啊、抱歉,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原、原來,她們倆已經進展到那個程度了嗎?」
「不、不是那樣的啦小真姬!妳可以不要一臉正經的說著這種話嗎?」
本來以為真姬是聽出了自己的言外之意,但看來似乎是希自己多心了。
「所以,應該要怎麼安排好呢?」
真姬又再次問了一次。
突然,小鳥又從後面抱住了真姬。「那個啊~小鳥有想法唷~」
「?」突然被一把抱住的真姬一時之間沒站穩,差點被小鳥撲倒在地,幸好在倒下前穩住了腳。
「想、想法?」小鳥說的,跟我和希討論的是同一件事情嗎?
「嗯嗯~不如、讓她們去外面看雪吧?」
小鳥一邊說著,一邊朝著窗外指去。
「雪?」
真姬和希一臉困惑的順著小鳥的指示看了出去。

 

雖然並不多,但是確實從空中慢慢飄下了細碎的雪花。就如同花瓣一般的,從漆黑的高空中落下。
「啊...」還在跟繪里打情罵俏的海未先行注意到了外頭那些白色雪點。
繪里注意到海未的不對勁,跟著望向窗外。「...下雪了呢。」
雖然小時候總是看著這樣的銀色雪瓣,但每次下雪,繪里都還是會覺得一陣心動。
心動、卻也心寒。美歸美,雪卻也總是讓繪里覺得寂寞。
而這場雪,更是如此。
「哎呀、繪里里、小海未,妳們要不要下去中庭看呢?」
就在繪里和海未隔著窗戶看著外面的雪時,希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對繪里和海未說道。
「大家都說,音乃木坂學園中最適合觀賞雪景的就是中庭了呢。」希雙手合十,很開心的說道。「妳們倆難得有這機會可以一起看場雪,不去試試看嗎?」
聽完希說的,繪里和海未便互視了一眼。

 

雪的結晶使得環境的氣溫瞬間下降了許多,
繪里牽著海未的手,另一手背在身後,走到了學校的中庭。
小鳥和真姬雖然也跟著下來了,但距離海未和繪里兩人有很長一段的距離,擺明了就是特別要安排她們倆獨處。
而希則說自己要顧辦公室,所以就先不跟著過來了。
因為今天是聖誕夜,學校裡除了繪里等人所在的學生會辦公室外,沒有其他的燈光,也沒有其他的人聲。
這讓雪飄下的路徑更加清晰,卻也感到更加寒寂。
海未抬頭,看著從遠方夜空落下的片片雪花。
理論上應該是會感覺到冷的,但,或許是因為繪里在自己身邊陪著自己,所以一點都不覺得冷。
兩人靜靜的,看著少許的雪花飄落,就這樣過了好一陣子。
「海未。我們倆...第一次見面時,也差不多是這樣的時間呢。」
先開口的是繪里。
「那時,我還記得,妳叫我不要用雨傘幫妳擋雨。」
海未緩緩低下了頭。「因為我是水女...對我來說,雨水是很重要的妖力來源。」
「是這樣嗎?」繪里不知道為什麼的突然笑了起來。「所以,只要是『降水』,海未應該都會很喜歡囉?」
說完,便拉起還牽著海未的那隻手,讓海未的手碰觸到飄下的雪花。
冰冰涼涼的觸感,但很快的就消失了。
「嗯...」海未垂下了雙眼。「我...還是比較喜歡雨水...」
雖然雪也不錯,但...或許、是太過冰冷了些。
繪里沒有說什麼,只是對著海未微笑,然後又將視線移回夜空,以及飄落的雪花。
片片雪花繼續落下,在地上留下不明顯的痕跡。
「海未。」
繪里又突然的打破沉默,呼喚了海未的名字。
琥珀色的眼眸望向繪里。
「妳...在我身邊這段時間,快樂嗎?」
繪里並沒有看向身旁的海未,依舊抬著頭,看著夜空。
「怎...怎麼突然問這個?」
海未有些錯愕的反問道。
「還記得妳昨天問我的問題嗎?」
繪里歪了下頭,蒼穹色的眼眸望向一臉困惑的海未。
「海未--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並沒有明說,繪里只是暗示性的,帶著若有似無的笑,開口問道。
雪花飄落在繪里的腳邊。
「繪里...是說什麼呢...?」
海未垂下眼,像是逃避視線交合似的,看著方才落於繪里腳邊的雪花融化成水。
「很多很多。」繪里笑了開來。
接著,鬆開了牽著海未的手,緩步,走到了海未的身後。
「像是...『我喜歡妳』...之類的。」
耳邊的私語讓海未的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如果是妳,妳能為妳喜歡的人做到什麼呢--
對、這確實是昨天自己問繪里這個問題時,海未得到的答案。
我也是有喜歡的人的啊。
繪里口中,那個「喜歡的人」--
「繪里...」海未閉上了雙眼,認真的感受著在自己耳邊,那溫熱的鼻息。
繪里沒有回話,只是拉過海未放在身旁的的手,將一個小盒子放了上去。
「這個、打開看看吧?」
海未帶著不解,低頭,看著繪里放在自己手心裡的小盒子。
海未馬上就認出這是之前,繪里要她幫忙找的那個盒子。
感覺輕輕的,沒有重量,讓海未一度懷疑裡面沒有東西--
不、不是懷疑,是真的沒有東西。
「欸...?」這、這是惡作劇嗎?
就在海未正想回頭跟繪里理論時,海未突然感覺到有條銀鍊般觸感的細鍊環過自己的脖子。
低頭一看,便看到了一個與自己頭髮顏色相近、外框還有銀製金屬邊的橢圓形墜子垂在自己的鎖骨之間。
海藍色的寶石閃爍著,如同海洋的波紋一般。
「項鍊...?」
原來這才是繪里要給自己的東西嗎--
「沒有,」繪里微笑著。「這個、以及那個盒子,都是。」
「這條項鍊是我自己做的--因為手工藝只是興趣,不是專精,所以如果有些部分有瑕疵,那先跟海未妳說聲抱歉。」
繪里苦笑的說著。
親手--那自己怎麼從未注意到?
海未不敢置信的轉過身,瞪大眼睛的望著繪里。
海未腦中突然浮現繪里在文件後工作的模樣。難道,繪里是假裝在批閱文章時,為自己做的嗎?
該說是自己大意了嗎...?還是,其實繪里覺得就算讓自己發現,也無所謂呢?
「啊哈哈,是啊,就算被發現,我也可以說我是要送給希的嘛。」
繪里笑了起來,然後咳了幾聲。
「而那個盒子,」繪里伸手,指向海未手中的空盒子。「本來是拿來裝這個的。但是現在,是用來裝海未妳的『未來』的。」
未來?
「或者該說,想裝什麼『想要的』...都可以。」
「......?」
海未並不理解繪里的意思,而繪里也沒有想要解釋清楚的意思,在海未開口詢問更多前,繪里傾身向前,深深吻上海未的雙唇。
濕軟的舌伸入海未口中,與另一尚未有動作的舌交纏在一起,交換著彼此。
「哈啊...」有點呼吸困難。
親吻這種事情,是本來就會這樣嗎?還是,繪里多少有些著急呢?
算了、怎樣...都好。至少,海未知道,自己喜歡這種感覺--喜歡被面前這位少女侵略的感覺。
交纏的舌緩緩的抽離了開來。
「海未...」
繪里喘著氣,臉頰上染上的紅潤卻相當的不對勁。
蒼穹色的眼眸無神,彷彿已經看不見東西一般。
「...啊...」海未馬上就感覺到不對勁。「繪、繪里,妳--」
話才說到一半,海未便被繪里緊緊抱入懷中。
「海未...」
繪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繼續輕輕的,在海未耳邊,呼喚著那對她來說,最特別的人的名字。
這突然其來的舉動讓海未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只能呆愣的讓對方緊抱著自己。
「海...」繪里再次的開口。然而,這次的呼喚,卻被一陣咳血的聲音淹沒。
時間到了。
繪里本來緊緊抱著海未的手軟下,無力的垂到了繪里的身體旁邊。身體一軟,整個人的重量全壓到了海未的身上。
「...繪里...」
海未抱著已經癱軟的繪里的身體,仰頭,看著仍舊繼續飄下的雪花。
本來溫暖的冬天,突然,變得好冷。

 

「......。」
希站在窗邊,看著外面飄落的雪花。手中拿著海未跟自己的交換筆記,但還尚未翻開詳閱。
「繪里...」草原色的雙眸中帶著哀傷。「妳還剩下多少時間呢...」
就在希正要翻開手中的筆記本時,真姬急忙的甩開了門。「希!不好了,繪里她...」
希臉上並沒有任何驚訝,只是將手中的筆記本放回書櫃上,拿起了手機。

 

 

-------------------

後記(九章Ver.)

 

因為要變冷了,所以把這章前面盡可能寫的很可愛、很有趣

希望大家在看的時候有笑XD如果有的話,兔子會很感激的(?)

 

這邊先為「Snow Halation」做個介紹

兔子在前面時有提過後面要來說明為什麼使用這首歌的原因

那當然,是因為歌詞

歌詞的翻譯的部分,我是用http://forum.gamer.com.tw/C.php?bsn=44842&snA=767

這邊的翻譯

我當時在選歌時,覺得Snow Halation的歌詞感覺很適合(因為兔子有自學日文,所以在聽力上還是可以聽出點什麼)所以就去找了完整的、別人翻譯好的歌詞

我個人覺得,Snow Halation裡寫的情感,和這篇裡面的海未的感覺很像

所以就決定使用這首歌

兔子是先選出了這首歌,才決定將文章最終,定在聖誕夜這天

不知道各位看完歌詞後,會不會有跟兔子有一樣的感覺呢?

 

裝進「未來」的禮盒。

其實,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這點,之後將會在最終的第十章看到

不過,卻也是這個文章結局的一個重要元素

 

順帶一提,聖誕老人是妖怪的想法,其實是從高橋葉介老師的漫畫「學校怪譚」中發想出來的

漫畫中很多篇章都以聖誕老人為主題

同時也是帶出了所謂「相信」的力量

兔子在寫聖誕晚會時寫得很開心

本來舞台表演時想多著墨點,但最後覺得那部份其實不是很重要,所以就只是大概的提及了一點

Snow Halation的歌詞之後會偷偷的藏在文章中(雖然也只剩下一章)同樣也是使用那位大大的翻譯,所以應該會挺明顯的吧(笑

啊、對,為什麼表演前,不是那個九個YA做起的星星呢?

因為有一部份人看不到海未,所以星星會合不起來,於是就換成了很一般的那種加油模式

 

大概就是這樣了OuO這篇文章終於要進入尾聲了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