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接下來,偶像團體的大家就忙於練習及準備。
「各位~這次Live表演的服裝做好囉~」
距離二十四號只剩下三天的時間。
放學後,在學校的屋頂上,
小鳥很開心的抱著一大箱紙箱,對所有人這樣喊道。
「欸~我要看我要看喵!」
小鳥一把紙箱放到地上,凜就拉著真姬跑到了小鳥的面前。
「這次因為是聖誕節,所以小鳥就做了冬天的衣服喔~」
小鳥一邊說著,一邊把凜和真姬這次的表演服裝從紙箱中拿出。
「嗯...?」真姬接過小鳥遞給自己的衣服,臉上的表情有些疑惑。「冬天...可是卻是短袖的衣服...?」
「欸嘿?」聽到真姬的提問,小鳥只是露出呆笑。
「喔喔!這次的服裝上有毛!」妮可輕撫摸著衣服邊上的毛,很驚訝的說著。
「這、這次的短裙好可愛...」
小鳥並沒有繼續搭理幾個正在研究衣服的夥伴,從紙箱中拿出了兩套表演服裝,然後走到了坐在一旁休息的繪里及海未面前。
「小繪里,還可以嗎?」
「嗯、還可以喔,謝謝。」
儘管是冬天,繪里身上依舊像是夏天般的佈滿水珠。但臉色比起前些時間看上去好上許多,人也相當的有精神。
「這是這次的表演服裝。」
聽到繪里的回答,小鳥重新展露出了燦爛的笑,然後將手中捧著的衣服遞上前,交給繪里。
「啊、辛苦了呢--」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將小鳥交給她的兩套衣服分開。「不過,為什麼是兩套呢?」
繪里拿起只有一副的手套,疑惑的和站在自己身後,將雙手撐在自己身上的海未交換了眼神。
「當然是另外做了一套給小海未啊~」小鳥依舊笑著。「畢竟,小海未現在也算是我們的成員嘛。」
儘管不是每個人都看得見她,但不可否認的,這次如果不是海未的話,根本就不能完成這次的聖誕節表演。所以,小鳥自然而然的就將海未看做是她們的夥伴了。
繪里不知道為何的突然想起以前,每次小鳥製作表演服裝時,都會多準備一套這件事--雖然她總是會傻笑的說自己不小心多做了一套,但是...或許,小鳥她早就有種預感,她們這個團體,總有一天會像現在這樣,變成九個人的團隊。
「順便說一下,小海未的那套沒有手套喔?」
嘻嘻笑著的小鳥補上了這麼一句。
繪里看著面前笑意呆然的小鳥。
不、應該不是這樣--她應該真的只是不小心出錯了而已。
繪里還是覺得像這樣傻傻的小鳥,應該沒有這種莫名的預感能力,一切都只是巧合。
「啊...呃、謝、謝謝妳,小鳥...」
另一方面,沒想到自己會收到這意外的禮物的海未則是想起了自己和繪里第一次進到學生會辦公室時的那件事。
沒想到,有這機會能夠穿上表演的服裝。
雖然那時自己因為不好意思所以不願意穿上那套女僕裝(其實是因為自己身為妖怪的自尊告訴自己怎麼能穿上那種性感的女僕裝),但是現在自己卻不是這種想法了。
感覺,自己真的陪著繪里,變成了這個團體的一份子。
海未笑了起來--但笑容中卻帶著淡淡的哀傷。
不過,自己終究,不屬於這個地方、這個團體。

 

「海未如果穿上那套衣服,別人會看到一套衣服在空中飄嗎?」
繪里撐著頭,看著海未坐在沙發上,抱著小鳥做給自己的表演服,心花朵朵開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
繪里的問話將海未從陶醉中喚醒。
「...不會...吧?」海未很不確定的開口回應。
「應該是沒試過吧?」繪里笑了起來。「不如,現在把它換上,試試吧?」
「要怎麼試?」總不能真找個看不到她的人吧?要是真的只能看到衣服,那可非常麻煩的啊。
繪里站起了身,從某個高立著的櫃子裡扛出了一個假人模特兒。「這樣吧,妳穿著衣服出去,如果大家看得到衣服,妳就逃回來,把衣服換到這上面,然後我再假裝沒事人的把這個推出去。」
「這樣怎麼樣?」至少繪里自己覺得這是個挺不錯的辦法。
「呃...」
雖然覺得沒什麼說服力,不過倒也不是不能嘗試。

 

於是,海未就照著繪里說的,換上了小鳥特別做給自己的衣服。
「呃、等等,直接在這邊換嗎?」
海未正要脫下自己身上的和服時,突然想起了這件事。
「嗯、對啊?總不能讓妳拿著衣服出去吧?」
繪里一邊將身後落地窗的窗簾拉起,一邊對海未說道。
「呃...但是在這邊...會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為什麼?」
繪里歪著頭,疑惑的看著滿臉通紅的海未。
才剛問完,繪里馬上就像想起什麼的拍了下手。
「啊--是因為我在這邊嗎?」
海未死命的點頭、點頭如搗蒜。
「嗯...妳會介意?」繪里一臉呆然的看著海未。「我以為我們都已經一起洗過澡了,換衣服什麼的也...」
「那不一樣啦!」海未在繪里說到一半時就激動地打斷了繪里的語句。
畢竟一起洗澡時自己的身體都是直接變成水的,所以什麼都看不到。但是現在可不一樣--現在真的是全身都會被對方看得一乾二淨、一清二楚啊!
「咦--反正都是女生,沒關係吧?」
繪里似乎真的不覺得坦誠相對這種事有什麼不對勁。
「就、就算都是女生,也不能隨便袒露身軀給其他女性看吧!」
海未倒是對矜持這種事相當堅持。
「總、總之,繪里妳轉過去。」
海未臉紅著,用手指比劃著,示意要繪里轉過身去,不要看她。
「嗯...好吧,既然海未妳會介意的話...」
繪里照著海未說的,轉過身去,背對著海未。
看著繪里背對自己的背影,海未鬆了口氣,開始換起衣服。
「......。」
整個辦公室中只剩下衣服與肌膚摩擦的聲音。
繪里不懂,為什麼海未明明是用水所組成的,換衣服時卻會有這種聲音出現。
或許是因為在換衣服的是自己喜歡的人,繪里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甚至有想偷看的衝動。
「...啊...」
突然,繪里聽到海未發出了這麼一聲。
「怎麼...了?」本來是想反射轉過頭的,但想起對方的堅持,繪里很快的又將頭轉回。
「呃...妳們...穿現在的衣服時...褲子裡面...會...穿些...什麼嗎...?」
海未的聲音細微的宛如蚊子一般。如果不是因為現在整間辦公室裡只有她和繪里,繪里一定聽不到海未到底對自己說了什麼。
「...呃、會啊?」繪里以無法看到海未的角度微微側過臉,對身後的海未開口道。「總是要穿內褲...」
說到這裡,繪里突然了解了什麼。雖然自己對日本的文化不是非常了解,但是印象中,希曾經有跟自己提過,傳統的日本女性穿著和服時,裡面是什麼都不能穿的。
海未是傳統的日本女性妖怪。
而且是穿著和服的傳統日本女性妖怪。
「...海未,我、我會幫妳準備內衣褲的。」繪里很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臉。

 

總之,不管現在裡面到底有沒有內衣褲,海未還是將衣服全部穿上了身。
「繪、繪里,真的要出去嗎?」
海未將門開了一點小縫,看著外面其實沒有什麼人的走廊,膽怯的問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繪里。
「當然啊?」繪里笑得相當開朗,開朗的很不對勁。「妳都這麼努力的把衣服換上了耶。」
「可、可是--哇啊!」
話都還來不及說完,海未就被繪里雙手一推,推到了走廊上。
走廊上的人動作相當一致看向海未。
「呃...?」海未本來以為自己(身上的衣服)被看到了,但感覺大家的反應似乎有點不對勁--雖然是瞪大雙眼沒錯,但是好像不是在看著自己,而且,以看到一套衣服飄在空中這種事來說,這反應好像也太冷靜了些。
「繪里會長...?」終於,有一位女學生走到海未--或者該說,繪里,面前,一臉疑惑的開口。「妳怎麼突然打開門,站在門口啊...?」
「欸?」繪里哈哈笑了起來。「沒什麼,只是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想確認一下而已。」
「抱歉嚇到妳們囉?」
說完,便很冷靜的牽起海未的手,帶著海未回到了學生會辦公室。
順便將門鎖了起來。
「太、太好了...」
海未鬆了口氣。
這麼一想,這樣的結果確實很合理--似乎只要是貼近自己肌膚的物體都不會被看見。不然之前偷偷把筆記本藏在和服裡的時候,看不見自己的人應該就會看到一本筆記本在空中飄吧。
繪里站在海未身後,「這套衣服...很適合海未呢。」
打量海未好一陣子後,突然開口對海未說道。
米白色、上面打有蝴蝶結的帽子、微長、蓋住一半手掌的袖子、邊緣織有絨毛的披肩,以及那將那修長雙腿完美勾勒出的短褲和白色半統靴。
「啊、咦?」繪里突如其來對自己的稱讚讓海未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才好。
繪里微笑起來,走到海未面前,伸手撥起了海未半遮著面的瀏海,雙眼盯著那被傷痕佈滿的顏,以及海未那雙眼睛。
「實在是很可惜呢...」繪里只是淡淡地說著。
不知道是不是繪里的錯覺,海未臉上的傷痕似乎增加了一些,比繪里第一次看到的還要更琳瑯滿目。
「......。」海未沒有多做回應,只是輕輕的將繪里的手撥開。
瀏海重新的蓋回了海未臉上。
繪里並沒有對海未的舉動有所不滿或是疑惑,只是帶著方才的笑,伸手將海未擁入懷中。
「我常常會想,如果妳不是妖怪,或者我不是人類,該有多好,海未。」
繪里輕輕的在海未耳邊說著。
海未並沒有告訴繪里,其實自己從好久以前就總是在幻想這件事。總是希望這不只是想像,而是真正發生的事情。
只可惜,這件事,終究只是件幻想。

 

時間又快到了繪里以往跟海未一起離開學校的時間。
海未坐在沙發上,拿起已經好幾天沒有翻開的那本交換筆記。
「妳認為,妳能為繪里里做到些什麼呢?」
海未看著上面的問題,拿起桌上的筆,寫下自己的第一個答案。
盡力的去和她分享心事、去了解她,並為她保留她自己的私人空間。
然後,闔上筆記,放回一開始放著的桌面上。

 

距離二十四號只剩下兩天的時間。

 

「姊姊,二十四號那天,我一定會去看妳們的表演的!」
一大早,亞里沙便對著站在廚房裡做早餐的繪里說道。
亞里沙是她姊姊所在的學園偶像團體的忠實粉絲。
自從亞里沙從俄羅斯回到日本,並和繪里住在一起後,幾乎沒有錯過任何一場繪里她們的表演。
當然,這些都是繪里在聊天時無意跟海未提及的事情。
雖然說海未和亞里沙到現在都還是處於敵對(雖然其實海未無意,但是亞里沙依然很堅持要將海未這個「進入她和繪里家裡的奇怪東西」找出來),但在身為繪里她們的粉絲這點上,海未認為自己和亞里沙一定是站在同一陣線的。
不過就算這樣,她看不到海未這件事依舊沒有改變。
「我知道了。」
聽到亞里沙說的,繪里一邊將火腿和煎蛋放到盤子上,一邊對亞里沙回應道。「謝謝妳,亞里沙,我會期待的。」
「那、等到那天演出完畢後,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亞里沙看著繪里將兩個盤子端出,很興奮地說道。
「嗯...那天不行呢。」繪里將盤子放到桌上,臉上露出了帶有抱歉之意的苦笑。「晚上我已經跟希她們約好了,要在學校裡辦慶功宴呢。」
聽到繪里的回答,海未一時之間沒有理解繪里的意思。她並不記得有任何人跟她提及什麼慶功宴的事情。
「嗯...好吧,那就沒辦法了...」亞里沙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繪里看著亞里沙臉上那落寞的神情,張著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遲疑了很久後,繪里終於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
「那...二十五號,聖誕節當天...」繪里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開口。「那天,我會好好陪妳的,亞里沙。」
海未看著繪里那似笑非笑的模樣,然後,轉開了視線。
「...真的嗎?」
畢竟是親妹妹,亞里沙也注意到繪里表情中的不對勁,不放心的開口問道。
繪里遲疑了一秒,
然後,勾起平常的微笑。「嗯。」
「那、說好了喔?」
不知道是真的沒聽到,還是裝作沒聽到,
繪里只是默默地吃著早餐,沒有和亞里沙做下不會食言的保證。

 

練習中途的休息時間,
希隔著屋頂的格網,看著遠方那已經西下的夕陽。
畢竟是冬天,太陽下山的時間變得很早。這時的氣溫已經不像早些時候溫暖,感覺好像隨時會降雪一般。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較溫暖呢。」
真姬拿著水瓶,走到了希的身旁。
「一直到這時候都還沒有下雪...」
真姬一邊將水瓶遞給希,一邊輕聲的喃喃道。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希抬頭,看向已經掛有少些星辰的空。「雪...可是比雨,更給人寂寞之感呢...」
「......。」聽著希用那可愛的嗓音說著這種話語,有種莫名的不適合感。真姬並不理解希話中的意涵,但卻感覺到了希沒有表現出來的悲傷。
真姬沒有做回應,只是跟著希一起抬起了頭,看著天空。
「...馬上就要到表演的那天了呢。」
兩人沉默了良久,
先行開口,打破沉寂的是真姬。
希轉頭,看著身旁依舊望著天空的真姬。
「繪里她,真的可以活到表演結束嗎?」
不出希所料的,真姬再次提起了繪里的事情。
真姬的瀏海蓋住了真姬那雙紫羅蘭的眼眸,讓希無法判斷出真姬此時此刻的表情。
「......。」希愣愣的看著真姬,
然後、笑了起來。「當然是、不可能啊?」
「.......。」真姬慢慢的低下頭,看向希。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難過,反倒是有點驚訝。
或許,真姬沒有想到那個一直相信著繪里的希會說出這樣子的答案吧。
不過--
「因為、她跟我們約好了,她一定會活到聖誕節結束的。」
聽到希所說的,真姬臉上的驚訝表現愈發明顯。
而希,只是對真姬,笑著。
這是我對所有人做好的約定--
「繪里里當時做下了承諾--所以,她不可能只讓自己活到表演結束的。」
「......。」真姬沒有回答,只是朝旁側開了視線。
她知道她應該要相信繪里,但是她的理性卻不讓她繼續相信。
雖然繪里最近的身體狀況確實有比較好一些,但是還是不能輕舉妄動。
再怎麼說,只要海未還在繪里身邊,繪里就不可能好起來。
「小真姬~小希~」
突然,從後面,小鳥抱住了希和真姬。
「小鳥?」
真姬困惑的轉頭,看著笑臉迎人的小鳥。
「剛才小繪里跟小鳥說了,妳們大家後天表演結束後,要在學生會辦公室辦晚會對吧?」
小鳥帶著那軟綿綿的笑容,對希和真姬這麼說道。
「呃、對啊...等等、繪里怎麼會跟妳說這個?」
真姬馬上發覺不對勁。理論上那是個只有「看得到海未的人」才會...不、是「才能」來參加的特別活動。繪里怎麼會告訴小鳥這件事?
「我知道喔,繪里里和小海未已經有跟我說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真姬的反應,在真姬開口詢問小鳥之前,希先行說道。「當天還歡迎妳來參加。」
「希?!」真姬驚訝的轉頭看向希,然後再將視線轉回到面前的小鳥身上。「等等,所以、小鳥妳...妳也看得到海未?」
「嘿嘿~」小鳥傻傻地笑著。「小繪里知道時也是超意外的呢~看來小鳥很會演戲呀~」
意外的發現自己欺騙了所有的人,小鳥有些得意的說著。
「這、呃、不,等等...」
真姬有點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對了對了,小希,小鳥能夠幫忙什麼呢?」
小鳥走到了希面前,和希牽起了雙手,笑瞇瞇的問道。
「嗯~可以幫我們多準備點食物嗎?像是火雞之類的。」
希也牽著小鳥的雙手,帶著開心的笑對小鳥這麼答道。
「不、那個,等等--火、火雞是感恩節吃的、不是聖誕節吃的吧?」
看著牽著手的兩個人對彼此互視笑著,真姬忍不住開口提醒莫名興奮的小鳥和希。

 

「好了,各位,該繼續練習囉?」
從不遠處傳來了方才幾個人還在討論的那個人的聲音。繪里拍著手,提醒大家該繼續把握時間練習。
「......。」真姬用凝重的神情望著繪里。
是啊...繪里,派對可就是要多一點人參加才有趣。如果妳在那之前死了,派對可就辦不起來了。
說什麼,妳都不能辜負我們的好意啊,繪里。

 

「距離二十四號,只剩下兩天了...」
海未看著時鐘下面顯示的日期,喃喃自語的說著。
「嗯?」本來低著頭在簽署文件的繪里抬起了被桌前文件擋住的臉,看向身旁的海未。「啊、是啊...」
映入眼裡的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非常興奮、幾乎要將整張臉都貼到自己臉上的海未--「海、海未,妳很興奮嗎?」
看著那唯一露出來的琥珀色眼眸中閃爍的光芒,繪里想起了海未第一次聽到繪里提到Live時的事情。
那時,海未也是像這樣,用莫名熱切的眼神看著自己。
不過,那時的眼神,看來好像更炯炯有神些。
「當、當然興奮啊...」海未似乎覺得自己表現得太明顯了,趕緊將本來前傾的身子向後退回,並將臉向旁轉開。「這、這可是第一次...有人要為自己準備派對...」
至少,這種事情在妖怪的世界裡,是不會發生的。
「那真是太好了。」繪里伸手,像是大姊姊一般的撫摸著海未的頭。「我相信,這個派對不會辜負妳的期待的。」
因為被繪里撫摸,海未反射性的像小動物一般瞇起了雙眼,臉頰也刷上淡淡的紅潤。
「然後,海未。」
繪里停下撫摸的動作,改為將海未的身子抱入懷中。
因為繪里是坐著,所以繪里只能雙手抱住海未的腰,並將臉貼上海未的腹部。
「繪里...?」突然被抱住的海未像是清醒一般的開口呼喚繪里的名字。
「...謝謝妳。」
很突然的一個道謝。
「?」海未完全沒有進入狀況,不知道為什麼繪里突然要向自己道謝。
「我都知道的,海未,」繪里將海未抱得更緊。「妳這段時間,為了不讓我受到太大的妖力影響,一直努力讓自己的妖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對吧?」
聽到繪里說的,海未睜大了雙眼。她沒有想到,像繪里這樣的普通人,居然會知道這種事情--是希跟她說的嗎?
之前海未是將妖力全都壓抑在自己體內,但海未很快發現,壓抑過久,這些力量遲早會再次爆發。然而,一旦爆發,反而會對繪里的身體造成更大的影響--之前繪里會在練習時昏倒,其實跟這點也有相當大的關係。
所以,海未轉而將自己以往壓抑起的那些妖力一次放出,然後將之排除到繪里以外的物體上--可能是座敷童子、可能是樹妖、也可能是九十九神,總之,不要讓這些多餘的妖力全部流進繪里體中。
這也就是為什麼繪里最近的身體狀況相較之前變好許多--其實不是變好,純粹只是因為受到妖力影響的部份變少,所以對繪里的身體沒有造成太大的負擔而已。雖然不能救活未來會死亡的繪里,但至少可以讓繪里的身體多撐個幾天。
不過,這樣做當然也會對海未受到影響。為了將妖力排除出去,海未必須要花更多的力量去轉移這些力量--所以海未看起來變得有些憔悴。
不過,這樣子的傷害,比起自己對繪里造成的傷害,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繪里。」海未閉上了雙眼,輕輕的,撫摸著繪里靠在自己腹部上的頭。
到底是什麼讓自己這個妖怪願意為這個人類做到這樣呢?為這個人類做到這些,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
事實上是沒有的吧--情感什麼的,妖怪理應是不懂、也不會存有的--或者該說,就算有,可能也不知道有的。
但是,繪里教了自己很多東西。她告訴她,人類跟妖怪是可以和平相處的。她告訴她,人類並不全然都是壞人。她告訴她,人類跟妖怪,並不是需要互相害怕的存在。
也教了她,什麼叫做「喜歡」、什麼叫做「愛」...

 

「好了,差不多該回家囉?海未。」
又到了繪里工作完畢的時間。
繪里站起身子,從桌子底下拿出書包,對還坐在沙發上寫東西的海未說道。
「等我一下...」海未對繪里這麼回應。
為她,變成努力為重要的人付出的傻子。
海未再次闔上了筆記,放回本來放著筆記本的桌面上。

 

距離二十四號只剩下一天的時間--隔天,就是上台表演的日子了。
「好!」
穗乃果相當有幹勁的對著自己的團員們大喊道。「明天就是表演的日子了,所以今天彩排完後,大家就解散,好好儲備明天的精力喔!」
「好!」
或許是受到穗乃果的好精神影響,團體的大家--包括海未,都一齊喊出了聲。
終於,要到這天了。
海未在心中這麼想著。
事實上,對於這天的到來,海未是既期待、又害怕。
期待--是因為有一群奇怪的人類們,不僅將她這個妖怪視為是她們的一份子,還為了讓她這個妖怪過一個難忘的聖誕節,所以決定舉辦一個聖誕派對。
害怕--則是因為知道繪里的身體可能撐不過這天,所以感到畏懼。
海未坐在台下,看著台上的八個人在舞台上進行排演。
不過,現在海未內心的期待,完全的大過於心中的恐懼。或許是因為,不知道什麼的驅使,她總覺得,繪里並不會死。
就像小鳥說的,會有奇蹟,發生在繪里身上--或者該說,繪里、和海未自己身上。
說不定,那個無形的、宣判繪里死亡的鐘,會在時間到之前停下指針。

 

練習結束後,希告訴繪里,她、真姬和小鳥三人會把明天要用的一部份東西先搬到學生會辦公室裡,要繪里和海未待在辦公室裡顧東西,同時也是防止學生會辦公室的門會被多事的老師鎖上。
「畢竟,在教學區的教室裡辦這種派對,學校可是不允許的呢。」
希這麼對海未說道。
「呃、這樣沒問題嗎...?妳們不是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嗎...?」
在海未的印象中,全校最守規矩的,不就是學生會的成員嗎--還是,其實是剛好相反?
看著希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看來應該真的是剛好相反吧。
總之,因為希的請求,繪里和海未這一人一妖便待在辦公室中,等待小鳥等人一一將明天要用的一些擺設搬到辦公室裡。
...還有什麼呢?
在等待的時間裡,海未打開了和希的交換筆記,繼續思考那個已經被自己放置很久了的問題。
能為繪里做到什麼...
嗯、考試作弊,這應該也算一項吧?
還是...煮飯燒菜,身為繪里的妻子(沒這回事)這種事情是一定要的吧?
做很多很多的巧克力...雖然沒做過,但是應該是不會太難的吧?
在缺水時給予她所需的水...呃、好,這個沒有啦。
「啊。」海未向後倒上了沙發。剛才所想的那些只是幻想,當然是一個都沒有寫下。
到底還能為繪里做到什麼呢...?
海未閉上雙眼,沉入自己認真的思索之中,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真姬找來搬運東西的搬家公司不間斷地在自己面前穿梭來穿梭去這件事。
或許,可以跟繪里交換意見。
就在某次,因為搬運東西,時而混亂、時而靜默的辦公室重新恢復平靜,海未望向那個正在研究聖誕樹位置到底該放哪裡會比較好的繪里。
「繪里,我問妳喔...」
「嗯?」突然聽到海未叫自己的聲音,繪里回過頭,看向身後將置於腿上的筆記本放到一旁桌面上的海未。
「如果是妳,妳能為妳喜歡的人做到什麼呢?」
說完,海未趕緊補上一句:「啊啊、當然這只是假設,我知道繪里妳應該沒有喜歡的人--」
「嗯?怎麼這麼說呢--我也是有喜歡的人的啊。」
然而,繪里只是笑著,這麼回應海未。
海未整張臉都紅了起來,心跳也莫名的加速。
其實海未心裡有個底,但是一直不敢貿然猜測。
這是海未跟著繪里兩個月以來,繪里第一次說出自己有喜歡的人這件事。
「我想想...如果是我,我能為我喜歡的人做到什麼...」
繪里並沒有注意到海未的反應--或者該說,是故意沒注意到--的思考起來。「嗯...因為我是享樂主義的推崇者,所以我會想要讓喜歡的人每天都過得很快樂,讓她充分享受愛情的樂趣...」
「然後,找到好機會跟對方調情吧?我覺得這點很重要...」繪里停頓了一下後,又這麼對海未說道。
聽到這裡,海未開始在心中一一思考--繪里確實讓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明明是個聰明人,有時卻會裝作什麼都不懂的樣子,讓自己能更輕鬆的與她應對。
至於調情--就像希跟自己說的一樣,繪里確實對自己比較不一樣...如果那些是繪里口中所謂的「調情」的話...
「啊、對,還有一個。」
繪里突然想起了什麼,在沉默一段時間後又開口說道。
海未被從自己的希望與想像中拉了出來。
「我會很願意為了那個人而犧牲生命。」
繪里笑了起來。那個笑容,很真、很甜、很美。
海未覺得自己瞬間有種想哭的衝動--因為,眼前的畫面,和她們倆初識的那個晚上,一模一樣。
而且,我覺得,我會很願意為了妳而死。
那時繪里所說的那段話,一直在海未腦中,不曾散去。
這根本已經不用猜想了。繪里口中那個「喜歡的人」,就是--
「繪里...」海未站起身,一臉感動的看著繪里。
繪里沒有回應,只是慢慢的走向海未。
然而,就在繪里伸手,準備要撫上海未臉頰的前一刻,小鳥和希搬著冰櫃走了進來。
「小繪里~這個應該要放哪裡?」
聽到小鳥的聲音,繪里和海未同時轉過身,裝作剛才什麼都沒事的背對彼此。
「啊、呃,就、就先放牆角吧?」
繪里看向剛搬著冰櫃走進辦公室裡的小鳥和希,輕咳了幾聲後,故作冷靜的向小鳥和希這兩個超級大電燈泡指示道。
不過,想想也算了。反正,如果海未不是個木頭,剛才那樣,也已經把心意傳達出去了。
「雖然...本來是想要明天晚上找機會再告訴她的...」
繪里轉頭,看向放在自己辦公桌上的那個小小紅色禮物盒,在心裡這麼想著。

 

於是,這次,海未將答案寫好,闔上筆記本,放回了書櫃上。
「抱歉拖延了這麼久...希...」
回頭,海未看向正在跟繪里、小鳥和真姬討論聖誕樹的位置,以及聖誕樹上應該要掛什麼裝飾的希,在心中向對方道歉道。
「之後,還要多麻煩妳照顧了呢。」

 

 

 

-------------------

後記(八章Ver.)

 

海未最後那句其實已經帶出結局了(笑)

不過我想應該很多人已經猜到了啦(?

 

這章就是最重要的那天到來前的三天

那叫什麼、暴風雨的寧靜?

基本上到這邊,整個故事已經準備走入結尾的段落了

不過還有兩章的長度,所以大概還有個兩三萬字吧(思(欸

這篇讓大多數的主要角色都有戲份也是這原因--這些角色到時候在後面還會扮演重要的角色

 

這兩人,終於算是告白了啊(笑)

雖然中間還是被那些重要的電燈泡打掉了XD不過這樣比較有趣

 

接下來就是聖誕夜了OuO要來開Party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