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於是,早晨又到來了。
「早安啊,海未~」
繪里帶著笑,對坐在床邊的海未笑著說道。
「早安,睡得好嗎?」
海未抓著和服的領口,同樣回以笑容的回問。
「嗯,算好吧?」繪里稍稍收起了笑容。「不過感覺夜裡好像一直聽到什麼東西窸窸窣窣的...有點擔心呢。」
「擔心?」
不知道是不是繪里的錯覺,總覺得在自己提出這件事時,海未那雙琥珀色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自然。
繪里微瞇起了眼。
「嗯...沒什麼,只是擔心房間裡有蟑螂或是其他小蟲之類的啦。」
繪里又笑了開來,裝作沒有發現海未眼裡那不自然的神色。
「啊、應該不會啦...繪里的房間這麼整齊,我想應該是不會有像蟑螂那類型的東西的。」
海未一邊說著,視線一邊往繪里那疊放課本和筆記本的書桌書架上看去。
「......。」
繪里仔細注意著海未的一舉一動。
雖然很明顯的,海未一定在她昨晚睡了後,瞞著她做了什麼,但是,繪里覺得她沒有必要揭開海未保密的事情。她相信,海未不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情。
儘管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這樣信任她,但至少,繪里的心,是要她這麼相信的。
不過,就算如此,繪里也想對不知道背著自己做了什麼的海未做點小小的報復。
「這可很難講呢。」
繪里走到書桌前。
「就算是很整齊的地方,也會有小蟲可以躲藏的死角...」
繪里一邊確認書包裡的東西是否都帶齊了,一邊若無其事的說著。
同時,注意了一下桌面。看著昨晚並沒有放在桌面上的黑色原子筆。
「如果是像老鼠或是蟑螂那種麻煩的東西也就算了...像現在濕氣相較起來比較重的環境下,說不定連水蛭都會出現呢...」
「呃...水、水蛭...」
聽著繪里說著的海未臉色變得蒼白。
「雖然水蛭一般是吸血的...但是說不定,牠也可以把人身上的水給吸乾...」
繪里慢慢回過頭,用詭譎的笑容望向海未。
「當然,也可以把妖怪的水給吸乾--」
「繪、繪里!別再說了嗚嗚!」
只見海未一溜煙的跳上床,一臉懼怕的將枕頭檔在自己面前。
「哈哈、開玩笑的啦!」
繪里提著書包,走上前,將海未拿在面前的枕頭抽走。「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啦,我只是隨口說說的而已,沒想到海未的反應會這麼大呢。」
「那、那是因為...」海未轉開了視線。「真、真的很可怕啊!」
似乎對於自己因為對方隨口的玩笑話而有這麼大的反應這件事感到害臊,海未整張臉脹紅著,就像是熟透的蘋果一般。
「好啦,乖,抱歉,不該隨便開這種玩笑的。」
繪里伸出手,示意要海未回到自己的身旁。
事實上這並不是隨便開的玩笑。繪里本來就是想用這個「可怕的故事」處罰一下不知道做了什麼的海未。
只是沒想到這效果居然會如此顯著。
「哼、我、我才沒有相信呢--水蛭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傷到我呢?」
海未拉著繪里的手,回到了繪里的身旁。
聽著海未說的,繪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笑。

 

因為要處理昨天因為弄濕而沒有處理完的文件,繪里今天刻意比較早一點起床,準備吃完早餐後早點出門前往學校處理尚未完成的工作。
所以,當繪里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時,亞里沙還沒起床。
「『真可惜,如果不是因為冰箱裡沒有做味噌湯的材料,我現在就可以履行我昨晚的諾言了呢。』」
海未站在廚房的一角,一邊看著繪里做著三人份的早餐,一邊在心裡面和繪里聊天。
三人份--分別是繪里自己的、海未的、和亞里沙的。
「『是啊,可惜了呢。』」繪里看著油鍋裡的煎蛋,露出了苦笑--當然是因為海未說的話,而不是因為煎蛋發生了什麼不測所以苦笑。「『不如今天晚上回來時,去超市買材料吧?』」
雖然如果讓亞里沙看到,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就是--畢竟家裡沒有「人」特別喜歡喝味噌湯。
「『嗯、好啊。』」海未笑了開來。

 

「亞里沙,我出門囉?」
吃完早餐後,繪里在亞里沙的房門口,向尚未起床的亞里沙如此喊道。「早餐幫妳準備好了,記得要吃唷。」
「嗯...」房間裡傳來布料摩擦的沙沙聲,以及亞里沙模糊的應答聲。
繪里笑了起來。「海未,我們走吧。」
壓低了音量,對跟在自己身後的海未如此說道。

 

或許是因為時間較早,學校裡相當安靜。
除了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一些學生談話的聲音,以及運動社團晨練的吆喝聲外,整個學校幾乎可說是死寂。
一般來說,如果是接近上課前的時間,在換室內鞋的地方時,就可以聽到上面幾個樓層的學生說話或是走路的聲音。
學校裡異常安靜時,就會給人一種不安全感,感覺好像隨時都會有奇怪的「東西」出現似的。
...雖然,真的說起來,奇怪的東西現在確實就附身在繪里的身上。
「嗯?」
就在繪里彎身換鞋子時,繪里的眼角餘光似乎瞄到海未從和服裡拿出了什麼,塞進了旁邊,希的室內鞋鞋櫃中。
繪里並沒有看清楚那是什麼,不過剛才那樣一瞄,好像是自己放在書桌書架上的筆記本。
在做什麼...?
繪里瞇起了雙眼,嚥了口唾沫。
畢竟對海未來說,希算是她的敵人,繪里並不能保證身為妖怪的海未會不會為了保全自己而傷了希。
雖然繪里並不認為海未會這樣做...不過,在不確定海未這麼做的用意時,繪里還是無法放下心上的大石。
尤其是,海未又不知道賣了什麼關子。
「海未,怎麼了嗎?」
主動出擊好了。
海未的肩膀震了一下。「蛤?什、什麼東西?發生什麼事了嗎?」
海未裝作沒事的,帶著看起來就很不自然的笑容,將視線從室內鞋櫃上移回對自己起了疑心的繪里身上。
「......。」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這孩子做不了什麼壞事。
繪里看著把心中所想的事情和情感全部寫在臉上的海未,在心裡這麼想著。
算了,既然她不想告訴我,那就別要她招供了吧。
就在繪里決定不再過問時,繪里看到有個熟悉的人影,一邊揮著手,一邊朝著自己和海未走來。
「希?」
沒想到算是當事人之一的人會這麼巧的這時候出現,繪里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早安啊~繪里里~小海未~」
一邊走到繪里面前,希一邊很有朝氣的向繪里和海未道早安。
「早安。」海未對希稱呼自己的方式沒有多做什麼反應,只是簡單帶著微笑,微微向希傾了傾身。
「希,妳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繪里忍不住好奇的開口詢問。
「嗯?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昨晚在做占卜時,占卜要我今天早點來學校呢。」
希撫著臉頰,笑咪咪的應答道。
「不過是也挺奇怪的,」希睜開了總是微瞇著的眼。「上面並沒有說會有好事...只是純粹的要我早點來學校而已...」
接著,希便伸手勾上了繪里的左手。「或許是讓我可以跟繪里里見到面吧!」
「什麼啊...我怎麼想都覺得沒這麼簡單...」
繪里露出了無奈的笑。
站在一旁的海未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的看著希。
繪里盯著海未。很難得看到海未會這樣面無表情--好像放空了一般。
「對、那繪里里呢?」希抬頭,看著一臉正經的繪里。「怎麼今天這麼早就來了?」
「嗯?也沒什麼...」繪里因為希的問題而將注視著海未的視線撇回了希的身上。「因為昨天桌上的文件不小心被海未身上的水弄濕了...所以昨晚只能先將文件晾起,還來不及看呢。」
「桌上的文件被海未身上的水弄濕...?」
希的聲音沉了下來。
「嗯、是啊...這說來話長,反正大概就是這樣...」
希低著頭,鬆開了抱著繪里手臂的雙手。
「呃...希?」
看著眼睛被瀏海蓋住,沉著一張臉的希,繪里覺得背脊一陣發涼。
「繪里里,妳...居然背著我,跟小海未做了那種事嗎?」希抬起頭,草原色的眼睛中燃著熊熊的烈火--幾乎都要把眼睛中的那片草原給燒遍了。「而且還是...辦公室Play...在辦公桌上...」
「誰給妳做了那種事啊!」繪里覺得自己快哭出來了。「你可以不要自己腦補嗎~?」
於是,繪里向站的有些距離的另一位當事人投出了求救的訊號。「海、海未,妳也跟希解釋一下啊!」
「繪里...希說的是什麼事啊...」然而,剛才還在出神的海未,現在正歪著頭,一臉呆然的看著繪里。「辦公室Play又是什麼...?」
「海、海未,對不起,當我什麼都沒說吧!這種事不知道也沒關係的!」
繪里一邊向後退,一邊對看起來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不明瞭不清楚的海未喊道。
「繪里里,妳都已經有我了,還跟其他女人...」
「就跟妳說我跟妳不是那種關係了!而且我跟海未昨天在辦公室裡什麼都沒做!」
不行,再這樣下去,自己的腦神經一定會崩斷。
繪里決定使出大絕招。
「總、總之,昨天的文件都還沒看呢--」繪里一手拎起書包,另一手揪住海未的和服後領。「我要趕快趁著上課前批完--失陪了,希!」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繪里在希還來不及回應什麼前,就帶著海未和自己的書包,用逼近光速的速度,朝學生會辦公室的方向逃去。
「啊、逃走了。」
希站在原地,看著繪里帶著海未和書包逃離了自己的身旁。
希臉上恢復成平時的笑。「算了,這樣也好,這樣我才方便拿出這東西。」
說完,希便回身,打開了自己的室內鞋櫃。
裡面除了自己的室內鞋外,還有一本硬殼封面的筆記本。
「所以,這究竟是什麼呢?還需要特別在心裡跟我傳話,要我一定不要讓繪里里看到的東西...」
希一邊將筆記本拿出,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
為了讓繪里能夠盡快完成昨天因為自己所以沒有完成的工作,
海未決定不和繪里多說話,拿了一本書,坐到辦公室的沙發上看書。
擔心自己的濕氣和水會傷害到書,海未只能選擇封面是硬殼的書。不過就算如此,翻頁時還是會不小心的在書頁上留下一些水漬。
「希望繪里不會介意才是...」雖然不知道這些書是不是繪里的,但海未還是在心中這麼想著。
「...啊,海未。」
就在海未認真的閱讀著書上的一字一句時,繪里突然注意到什麼的開了口。
「嗯?」海未抬頭,看向起身走到書櫃前的繪里。
「妳對俄文有興趣嗎?」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從書櫃上拿下了另外一本書。
「呃、算有吧?」
繪里的一句話讓海未想起昨晚晚餐時間時,自己在心中想的事情。如果有這機會,確實很想在跟這位少女相處的這段時間內,學習一些外國語言。
「那、這個。」繪里拿下了另外一本書,以及俄文的字典。「妳手上那本書是翻譯本,妳如果不嫌麻煩,妳可以搭配原文和字典,學習一點俄文。」
「咦?」海未剛才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拿的是什麼書。一直到對方將那本封面上寫著一串奇形怪狀的外國文字的書拿到自己面前,海未才好奇的看了看自己手上這本書的書名。
「大師與瑪格麗特」--封面上這麼寫著。
「Мастер и Маргарита」繪里也開口念出了自己手上這本書的書名。當然,海未是一個字都聽不懂。
「有興趣嗎?」繪里帶著笑,確認般的又問了一次。

 

於是,海未開始進行了辛苦的工作。
先看一段翻譯的文章,然後再看原文的那一段,最後再到字典上查字詞的意思。
「呵呵...」
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繪里已經將昨天尚未過目的文件批閱完成了。
依照繪里以前的做法,這時繪里就會開始收拾東西,先將每份文件送到各處室,然後提著書包到班上準備上課。
不過,繪里現在卻撐著臉,開心的看著海未手忙腳亂學習的模樣。或許對繪里來說,欣賞這樣子慌亂模樣的海未,比起手中的工作要重要些吧。

 

「首先,先謝謝妳願意翻開這本筆記本。」
在上課前的空閒時間,希趁著繪里還沒回到班上前,翻開了那本海未交給自己的筆記本。
筆記本上的是用黑色原子筆寫下的端正字體,確實很像那位少女會寫下的筆跡。
希繼續看了下去。
「雖然我並不知道妳跟繪里實際上究竟是什麼關係,不過我感覺的出來,妳跟繪里的感情相較起其他團內的成員是相當親暱的,而且,除了真姬外,妳也是看得到我的唯二人,所以才會想請求妳的幫忙。」
幫忙...?
「我想,更了解繪里。」
原來如此,所以才希望不要讓繪里里看到嗎--也是,這種東西讓繪里里看到,確實是挺麻煩的。
雖然如果故意讓繪里里看到...感覺好像也會挺有趣的--算了,那樣做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知道妳對繪里也不是很單純的感情...所以,如果妳不想幫我,請不要回答下面的問題,直接將這本筆記本放回學生會辦公室的書櫃就好,我會自己拿回去。如果妳願意幫我,回答完下面我提出的問題後,也一樣的將這本筆記本放到辦公室的書櫃上,等到我看完,我會進行回應,然後放回到書櫃上...畢竟,鞋櫃什麼的,實在是有點危險啊。就請妳當作是交換日記那樣,幫我這個忙吧。」
是啊,鞋櫃確實是很危險--尤其是像繪里里這種其實相當敏感的人,想躲過她的注意,可要練上好一陣子呢。
最適合藏匿葉子的地方就是樹林--要藏匿這樣子一本硬殼的筆記本,沒有比書櫃更適合的地方了。
希笑了起來。
好吧,小海未,我就看在繪里里喜歡妳的份上,幫妳這個忙吧。
希將筆記本翻到了次頁。
在第二頁的第一行,寫了第一個問題:
「繪里喜歡女生,對吧?」
希愣了一下,揉了揉眼,很認真的又看了一次海未寫在筆記本上的問題。
繪里喜歡女生,對吧?
「欸?」
第一個問題就先懷疑繪里里的性向嗎?

 

「『海未、那本書好看嗎?』」
在要回教室上課的路上,繪里在心中如此詢問海未。
「『嗯...感覺挺特別的...』」海未露出了苦笑。「『雖然我也只看了幾頁而已...』」
事實上海未的閱讀速度很快,但是因為一次要搭配太多東西一起看,要用本來的速度閱讀根本是天方夜譚。
「『嗯,不出我意料的答案呢。』」繪里笑著,轉頭看向飄在自己身旁的海未。「『其實海未如果想繼續看,可以把那本書帶出來看的。』」
「『呃...不...』」海未臉上的苦笑變得更加苦澀。「『就算我想繼續看...我也不能當著妳班上同學和老師的面前看啊...』」
「『嗯?』」繪里睜大了眼,蒼穹色的眼眸中充滿不解。「『為什麼?他們看不到妳不是嗎?』」
除非是像希或是真姬那樣,不然理論上是看不到海未的啊。
「『繪里...就是因為看不到...所以...』」
「『欸?』」
此時的繪里腦中浮現了教室的景象。
她和海未坐在一起。海未在她的身旁,飄在空中,手中拿著「大師和瑪格麗特」原文書和翻譯本,不時還拿起字典翻找起來。
然後再把海未從這畫面中拿掉。
「『哈哈...抱歉,我剛才傻了一下。』」
繪里將腦中那根本是怪談漫畫裡才會出現的畫面揮去,對海未露出了傻笑。
「......。」我不記得我的妖力會讓人變笨啊...?
或許,在這短短兩天的相處中,繪里已經開始習慣自己的存在,所以才會一時沒有想通吧。
這樣子的解讀讓海未自己覺得有點開心。因為這代表對繪里來說,自己在她心上終究有個地位。
不過,如果換個角度思考,這可能並不能算是一件好事。

 

中午時間。
繪里帶著自己的便當和海未前往學生會辦公室。
「『繪里,妳怎麼突然要去辦公室吃午餐?』」
海未困惑的在心裡詢問雙手捧著便當的繪里。
「『沒有,只是想找個沒有人打擾的地方,跟妳一起吃午餐而已。』」
繪里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心中回應海未。
「『啊、咦?』」海未整張臉都紅了起來。「『呃、沒有人的地方?』」
「『嗯,當然啊,』」
繪里轉頭,看著滿臉通紅的海未。「『如果有人的話可是會很麻煩的--那可能會出現妳今早跟我說的那種畫面呢。』」
跟繪里說的畫面--「『啊。』」
也是,如果在有人的地方,跟繪里一起吃飯的話,就會看到食物在空中飄...
「『抱歉,看來這次是我傻了呢。』」
海未像是開玩笑的說道。
看來自己也跟繪里一樣,慢慢的習慣著這樣子和睦的生活。
和人類一起洗澡,
和人類一起吃飯,
和人類一起歡笑,
這些,都是只有待在這個少女身邊時,才可能發生的事情。

 

雖然說是學生會的辦公室,但,好像每次進到這間教室裡的,都只有會長繪里和副會長希而已。
還是,繪里每次都剛好抓到沒有人的時候進來呢?
對這件事海未已經疑惑許久。感覺不管早晚,放學還是上課時間,繪里帶自己進來時,這裡面都沒有其他人。
「繪里,這裡其實是學生會會長和副會長的辦公室,不是學生會的辦公室吧?」
海未一邊注意著書櫃上有沒有自己今早交給希的筆記本,一邊開口詢問正將辦公室門關上的繪里。
「嗯...」繪里轉頭,看著正盯著書櫃的海未。「名義上是學生會辦公室啦...不過實質上,確實就像海未妳說的,是我和希專屬的辦公室。」
因為音乃木坂的學生數量實在是太少了,學生會的人數也相對的減少。雖然像是風紀委員這類的成員還是有,但是這些風紀委員平常也很少出現在這個辦公室中--畢竟她們的工作是管理校園紀律,文書方面的工作與她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這個本來是設給學生會的辦公室,就理所當然的變成了會長和副會長專屬的區域了。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吧?」繪里一邊便當放下,一邊坐到了辦公桌前。「這樣子,多了很多跟我自己相處的時間。」
「同樣的,」繪里看著海未慢慢的走到桌邊。蒼穹色的瞳中映照出海未那模糊不清的輪廓。「也多了一個,讓我可以與妳獨自相處的地方。」
「......。」海未睜大了雙眼。琥珀色的雙眸將自己的驚訝全反映了出來。
「...我本來以為,像妳這樣子的快樂生活追求者,會喜歡跟很多人交朋友呢。」
海未瞇起了雙眼,掩飾住自己羞澀的(當然還是全表現在臉上了),裝作沒有聽到繪里後面說的那句話一般的這麼說著。
繪里輕輕撫上了海未擺放在桌上的手。「就算是那樣,也需要自己的生存空間,不是嗎?」
「......。」海未低頭,看著那幾乎整隻皺起的手,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默默地將手從繪里的手下抽走。
「那、多了我,繪里妳...不就少了自己的生存空間了?」
不管怎麼樣,都會跟在妳身邊的,累贅。
繪里看著海未將手抽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慢慢的也將自己的手收回。「那也沒關係...」
「我捨棄的個人時光,因為妳,全變成了難以言喻的快樂時光。」
這下海未無法裝作沒聽到了。自己的臉頰以及耳根,幾乎在繪里說完的同時染成了深紅色。
「我...我我...」
繪里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撐著頰,愉悅地看著面前害羞到說不出話來的海未。
「海未實在是很可愛呢。」
繪里伸出手,用那皺起的指尖,在海未的臉頰上戳了一下。

 

於是,海未又變成了一攤水。
「抱、抱歉,海未,妳快變回來啦~」
繪里慌張的對著趴在桌腳旁的那攤水如此喊著。

 

浪漫完也吵鬧完了,一人一妖終於要來好好的吃午餐了。
「今天的午餐是義大利麵。」
繪里一邊打開便當的蓋子,一邊對海未說道。
這並不是繪里親手做的,這只是超市賣的、簡單的冷凍食品而已。繪里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為自己打理每天的三餐。
「感覺好像挺好吃的樣子。」
海未將身子湊近了些,嗅了嗅那飄起的香味。
「來,海未。」
繪里手中拿著叉子,微微轉身,將叉起的番茄湊到剛好傾身向前的海未嘴前。
海未呆愣的看著繪里伸到自己面前的,被叉子叉著的番茄。
「妳、妳要餵我吃嗎?」
海未莫名的慌張了起來。
「當然啊?」繪里瞇眼,笑了起來。
「啊嗚...」
算了,仔細想想,自己不該什麼事情都這麼在意的。
碰到這種事情,要用平常心應對才是。
海未張開了那櫻桃小嘴,雙唇微微顫抖著。
平-常-心--
然而,這「平常心」就在海未的下唇碰到番茄邊的那一瞬間破功。
「不、不行!」海未向旁跳了開來。「我、我還是沒辦法啦!」
「什、什麼東西沒辦法啊?」繪里錯愕的看著像是看到蟑螂一般逃開的海未。「不過是吃個東西而已啊--」
「繪、繪里妳根本什麼都不懂啦~」海未眼眶中打轉著眼淚(因為太過羞恥所以流出的眼淚)。「這、這種事情...」
「呃?」繪里愣愣地看著垂下頭、全身顫抖著的海未。
糟糕,是不是做了什麼,讓對方生氣了?
繪里擔心的掩住了嘴。
「餵別人吃東西這種事情...」海未又重複了一次。
接著,便用力的抬起了頭,琥珀色的眼眸水汪汪的看著繪里。「也應該是我做才對吧!」
繪里瞬間覺得自己的擔心都化成了灰。
「哪、哪有這種規定的啊!」
「不是一定要愛妻...啊不是--妻子餵食物給丈夫的嗎?」
「哪有『一定』啊!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事!就算我是個混血兒,我也還是有常識的好嗎?」
兩人--一人一妖,就這樣為了到底應該是誰餵誰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吵了起來。
此時,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外,
「這兩人...又再吵什麼了...?」
希將手放在門把上,帶著無奈的笑,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開門進去。
算了,等她們倆吵完,安靜下來後再進去好了。

 

「不管了。」
繪里決定不管海未說什麼,再次坐回位子上,拿起了叉子。
「不管海未妳怎麼說,這支叉子是我的,我有權決定要它做什麼!」
一邊說著,繪里一邊又叉起了義大利麵上的蘑菇。
「唔。」這點海未確實無法反駁。
好吧,算了...反正自己剛才不過是想掩飾自己的難為情,所以才...
自己果然,還是不夠成熟啊。
海未深吸了口氣。
重新,轉換成平常心吧。不過是餵我吃個番茄,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現在叉著的不是番茄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嗯。
反正只要張開嘴,含進去,一切就結束了。
「來,啊。」
於是,繪里又將蘑菇湊到了海未的嘴邊。
沒什麼大不了的,沒錯,海未,不過是吃個東西,什麼都別想,吃下去就對了。
「啊--」
海未成功的將繪里餵給自己的東西含進了嘴裡。
然而,很不巧的,跟著海未合上嘴的動作一起的,希因為辦公室裡安靜了,所以打開門,提著一個提袋,走了進來。
「哎呀,看來妳們吵完了...」
希臉上的笑容因為眼前的畫面的僵住了。
「啊。」
三個人--兩人一妖,異口同聲的叫出了聲。
繪里和海未愣愣地盯著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愈來愈不對勁的希。
「繪里里,妳現在,又跟小海未在做什麼?」
希皺著眉,臉上雖然帶著笑,但卻完全沒有開心的樣子。
「就...吃午餐...」繪里不太理解希現在生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不行...嗎?」
海未看了看搞不清楚狀況的繪里,然後又看了看板著一張臉的希。
覺得很不妙的將嘴裡的蘑菇吞進了肚裡。
「當然不行!」希一個跨步,將手中的提袋丟到一旁,雙手用力的拍在辦公桌上。「我都還沒有讓繪里里妳餵過我,妳居然就讓小海未讓繪里里妳餵了?」
「為什麼不行啊~」繪里將雙手檔在自己身前,努力的和對自己大吼的希保持距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不過是餵海未這件一件單純的事,也能讓海未跟希對自己這樣各吼一次呢?
「海未、妳也說點什麼啊?」
繪里又向海未丟出了求救訊號。
結果一回頭,發現海未根本不在自己身後。
「希、這袋是什麼啊?」
海未的聲音從繪里看不見的地方傳出。
「嗯?」希低下了頭,看向蹲在自己剛才隨手丟在地上的袋子前的海未。「啊、那個,是要給繪里里的東西。」
希將雙手從辦公桌上移開,轉身,跟著蹲到了海未的身旁。「馬上就要萬聖節了,有些可愛的小孩子會跑到神社,跟巫女們要糖果。」
希一邊說著,一邊從袋子裡拿出了一盒包裝相當精美的巧克力。「所以昨天去超市採買萬聖節的糖果,結果看到巧克力正在特價,所以就買了一些,拿來送給繪里里。」
「啊、什麼,有巧克力嗎?」
聽到希說的,繪里難得露出像是小孩子一般天真無邪的笑容,高速的奔到了希和海未的旁邊。
「啊啊、是啊~」希將手中的巧克力塞給了雙眼閃閃發亮的繪里。「這袋全是要送給妳的呢,繪里里~」
「真的?」繪里興奮的接過了希塞給自己的巧克力,然後抱起了站在地上的提袋。「哇~謝謝妳~希~」
「......。」海未錯愕的看著一臉幸福的繪里走回辦公桌前坐下。「繪里喜歡巧克力?」
「嗯,是啊?」希看著海未的側臉,輕聲回應。
「對了,小海未,還有這個。」
希壓低了音量,將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變出來的筆記本交還給海未。
「剛才一起放在提袋裡,跟著巧克力一起拿了出來。」希帶著淡淡的笑,看著海未驚訝的接過自己遞給對方的筆記本。「已經回應好囉。」
「啊。」海未的臉染上了淡淡紅暈。「那個、很謝謝妳。」
或許是因為本來以為希不會想幫自己的,得到這意外的「禮物」的同時,海未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
「不會。」希拍了拍海未的肩膀。「要的話,就謝謝繪里里吧。」
「?」不理解希說這句話的意思,海未歪著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希、海未,要吃巧克力嗎?」
伴隨著撕開巧克力包裝的聲音,繪里開口,對還蹲在原地的海未和希問道。
「啊、當然好!」
希趕緊站起身子,走到了辦公桌前。
「......。」海未將剛才拿到的筆記本放到了沙發上。
雖然很想知道答案,但待會再來看吧。

 

「繪里里~這次該輪到妳餵我了吧?」
「呃...海未,這個巧克力還是給妳吧?」
「繪里里!」
「啊哈哈...」

 

 

------------------------

 

後記(三章Ver.)

 

其實我是真的不知道水蛭吸不吸水

我想應該是,不會吧(欸)有人可以幫我解答一下嗎XD

 

我個人真的要說最喜歡的段落,應該就是在鞋櫃的那段吧

我覺得每次希和繪里吵吵鬧鬧的段落都很有趣XD個人其實很喜歡描寫希和繪里這兩個好朋友吵鬧的樣子

後面餵番茄餵蘑菇餵巧克力那段我個人也是覺得很可愛

裡面找資料找最痛苦的,就是「大師和瑪格麗特」

那時是想找一本俄羅斯的小說來用,結果發現俄羅斯的小說幾乎都是很可怕的內容

不過那也是因為歷史背景的關係,所以...

本來是想用俄羅斯言情小說,但是...嗯、資料很少不算,又幾乎沒什麼可以用的

於是最後就決定用這本「大師和瑪格麗特」--因為裡面的劇情是魔幻主題,和妖怪這個主題做個相呼應

不過兔子本身是沒有看過大師和瑪格麗特這本書就是...

啊、對,會用確實也是跟「瑪格莉特」有關...不過那是另一回事了(笑)

 

為什麼海未的第一個問題是懷疑繪里的性向?

因為我想不到第一個問題要問什麼(欸

一方面是想不到,另一方面是想小小搞笑一下

因為那本筆記本的內容之後會變得挺沉重而且挺正經的

所以想在這邊多加一些搞笑的部分(笑

雖然可能不是很好笑就是了Qw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