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 閃伯

很久以前曾經聽過一個說法。
雙胞胎−−其實是同一個靈魂的分裂體。
就算分開了,在靈魂的最深處,依然有個地方是相連的。
因為依舊相連,所以不論是藏在心中最深處的情感,仍然可以互相感受。
「欸,哥,你相信這樣的說法嗎?」
撐著頭,個性爽朗的少年趴在床上,對那正看著書的、跟自己有著相似模樣的少年如此問道。
「......。」個性沈穩的少年思考了一下。「...只是...無稽之談吧。」
「...這樣嗎...」聽到自己的哥哥的答案,少年似乎有點失望。
「......。」並未多做回應,沈穩的少年依舊默默的看著手中的書,不再對這個話題做任何表示。

十年、二十年過去了。
少年雙子長大成人,進入到連隊,忙於戰事。
兩人也因此跟對方逐漸失去接觸,每天,都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時間多去關心對方。
名為弗雷特里西的青年不曾稱呼自己的兄長「哥哥」,名為伯恩哈德的青年也不再用親暱的稱呼稱呼自己的兄弟。
兩人似乎丟棄了「兄弟」這樣子的關係,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再有交集。

但,儘管如此,兩個人卻從未感受過「寂寞」。

伯恩哈德所處的D中隊出去執行任務。
弗雷特里西並沒有因為伯恩哈德出外任務而感到擔心,畢竟他很清楚,以自己兄長的身手是不會輕易帶傷回來的。
但是,心中卻有不安鼓譟著。
不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伯恩哈德出去執行任務,但卻這是,自自己與伯恩哈德接觸的時間變少後,第一次感到如此的不安。
「哥。」
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弗雷特里西輕喚著那好久沒有叫過的稱呼。
「我現在,好想見你。你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一直以來,自己都很相信小時候聽過的傳言。一直都相信著,那曾被哥稱為「無稽之談」的傳言。
相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自己無時無刻的感覺的到哥的存在。
不用我去操心,自然而然的就會感覺到哥你現在的狀況。
開心、難過、生氣、哀悼,這些,都在你感受到時,同時在我的心中浮現。
但是現在,我卻第一次,失去了你的音訊。

D中隊完成了任務,歸來。
雖然失去了許多成員,但大部份的隊員都平安的回到了連隊。
D中隊回來的隔天,弗雷特里西帶著燦爛的笑容用力的打開某間病房的門。「伯恩!早安!」
坐在病床上看書的伯恩哈德有些緩慢的將視線從書頁上移到弗雷特里西身上。「一大早就吵吵鬧鬧的...做什麼?」
「沒啊!」開心的撲到伯恩哈德的病床上。「只是很久沒見到你了所以一大早就跑過來了嘛!」
「別撲上來。」用手輕輕推開弗雷特里西那貼在自己大腿上的頭。「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黏。」
弗雷特里西默默的望著伯恩哈德那消瘦的臉頰,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哥...我第一次感覺到...失去你是多麼難以忍受的事。」
「...怎麼突然說這個?」伯恩哈德闔上手中的書,輕聲問道。
弗雷特里西用手撐住頭。「哥還記得以前聽過的那個『無稽之談』嗎?」
伯恩哈德並未做回應,只是輕勾起淡淡的微笑。
無稽之談...小時候的自己居然如此不懂事。
因為「一直擁有」,所以從不認為自己「擁有」。
小時候那樣的回答,是因為自己確實從未感受過對方的感受。
當坐在某處,與你望著相同的一片月時,才知道,原來「雙胞胎的靈魂」,確實是相連著的。
所以,就算分開了也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存在及感受、才能異床,卻體會著相同的一場夢境。

看到伯恩哈德臉上的笑,弗雷特里西也笑了開來。
「哥,我們兩個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喔,說什麼都不分開。當然,昏迷也不行!害我還以為哥你發生了什麼事,嚇死我了。」
「...知道了。」
「說好了喔。」
「嗯。」
就算是生死別離,也會永遠在一起。
因為,我們倆的靈魂,永遠相連。

Not only we are twins, but also we are...lover, aren't we?
Everywhere will be "Forever".


-Fin.-


後記:

也是送給親友的生日賀文。

同樣也是壓線趕出來的文章(掩面

這篇文章是挺老套的題材(笑)感覺好像很沒有新意

不過感覺倒是挺不錯的啊(自己說

只是這篇...閃伯的意味真的不太重啊嗚嗚

沒辦法啊因為標題都已經侷限在「雙胞胎」上了...咦?問我為什麼設定這個題目?

嗯...其實是因為玩了個遊戲出現了這樣的題目,所以趁機寫寫看(???

對對是說兔子的英文不是很好,如果後面那兩句的文法有錯還請各位多多見諒。

現在才發現我的文章中很常出現「月亮」這個意境呢。不過兔子確實很喜歡月亮那樣柔和的感覺,未來應該還是會一直用到月亮這個場景吧?(笑

總覺得好像都沒有在說這篇文章的內容耶(掩面

簡單來說就是以兩人小時候聽到的「傳言」當作楔子,一個深深相信,另一個則是因為沒有感受過所以覺得只是無聊的傳言。

然而,事實...究竟是如何呢?其實沒有正確的解答。

這個部份是留給讀者想像的(笑

雖然在最後兩人都說「有」,但是那到底是不是兩人所說的是「靈魂相連」呢?還是純粹只是因為兩人互相擔心的心理作用?

其實這才是這篇文章最耐人尋味的部份(笑)。

 

總之,還是希望各位會喜歡這篇文章。

事實上這篇文章...不忍說兔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什麼(被痛毆

相信不同人看這篇文章...應該會有不同的感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