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柚香悼念文         雨中,吻別。

 

「…柚香?」

綁著雙馬尾的少女輕而緩的將圖書室的門推開,凜然的眼神伴隨著輕聲的呼喚在圖書室中找尋著身影。

中午時分的圖書室湘當冷清,空蕩蕩的圖書室中,只有一位外表清純的知性少女站在書櫃前翻閱著書籍。

少女因為聽見呼喚而將停留在書上的視線轉到向自己走來的少女身上。「…泉美—妳怎麼會過來?」

被這麼問的少女有些害羞的抓了抓後腦勺。「因為看妳不在班上,所以就過來看看,我想妳應該會在這裡。」

戴著眼鏡的知性少女聽見少女給自己的回應而忍不住笑了出來。「抱歉,讓妳擔心了吧。」

「……。」不想表明自己擔心對方的心情而偏開了視線,「對了,這是什麼書?」

並且天外飛來一筆的轉移了話題。

「啊,這本書嗎?」知性少女因為這突然的問題而將視線轉到書頁上。「這本書在介紹『吻』的意義喔。」

聽到知性少女的答案,眼神凜然的少女驚訝而睜大了眼。「『吻』的意義?」

驚訝不只是因為這個神祕的內容,也是對於面前一向矜持純潔的知性少女居然會對這種書產生興趣這件事感到驚訝。

「簡單來說就是吻不同部位所代表的意義不同,」少女翻了一頁,如此解釋道。「比如說…『喜歡吻臉頰的人是以和為貴的人。因此,她相當重視友誼,把最好的一切都分享給自己的好友。不僅如此,也是位容易原諒他人、不記仇的善人。吻臉頰代表她希望能維持愛情長久的關係,情感深重良善。如果能同時握著對方的手吻對方的臉頰,表示她希望關係能更長久。』」

「喔—聽起來好像很有趣呢。」凜然的臉上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還有其他的嗎?」

「當然有囉,」知性少女推了下眼鏡。「泉美有特別想知道的部位嗎?」

「嗯…眼睛?」少女隔著鏡片直視著知性少女的雙眸而開口道。

「眼睛嗎…」知性少女翻了幾頁。「『是很需要愛情的人,甚至可以為了愛而犧牲,不惜一切的追求夢中情人…他的愛是狂野和炙熱的,因為他需要情人融入他的熱情中…』…」

有些羞澀的偏開了視線。

「……?」注意到對方的奇妙反應。「不繼續唸下去嗎?還是真的只有這樣?」

只見少女低下了頭。「…泉美想繼續聽下去的話…我可以唸下去的…不過這有點…」

「?」雖然看到知性少女失去冷靜的樣子,眼神凜然的少女依然想知道書中的內容而發出了好奇的音韻。

於是,少女深吸了口氣。「…『他不僅吻眼睛,也想吻最性感的部位…包括…那個部位。這種人要特別小心,他或許只想利用你達到某個人生目標而已。』」

「哎呀,原來是這種內容啊,難怪柚香妳會有這樣子的反應呢。」

眼神凜然的少女忍不住笑了出來。

「…泉美妳別笑我了,這種內容本來就…」

知性少女像是賭氣一般的微嘟起了嘴,然後很迅速的又勾起了有些難為情的微笑。

看到少女臉上的笑容,「那麼…耳朵?」

少女又向對方提出了新的疑問。

「耳朵嗎…」知性少女又翻了幾頁。「『喜歡吻耳朵的人是善解人意的人。能猜中他人的心事,了解他人的痛苦。可以是很體貼的人,也可以是很會作弄別人的調皮鬼。當他是急功好利的人時,很會利用別人達到自己的目的。在感情上收放自如,敢愛敢恨,勇於表現自我…同時,吻耳朵也是種他對性的呼喚…』。」

「聽前面還覺得敕使河原應該會是喜歡吻耳朵的人…不過後面就有點太陰謀了些,感覺不是那麼符合。」

少女很感興趣的望著閱讀書的少女的側臉,說出自己對剛才那番內容的感想。「那麼…還有什麼地方呢?」

聽見少女的疑惑,知性少女不知怎地輕輕笑了起來。「那麼,泉美想不想聽額頭的呢?」

「額頭?」對於那其實一直都相當謹慎被動的少女居然會自己主動提出點意見感到有些驚訝,少女的語氣揚了起來。

「『喜歡吻額頭的人是積極創造人生的人。』」並沒有等到對方給自己明確的回應,知性少女推了下眼鏡,自顧自的將書上的內容逐字句的演繹出來。「『天性喜好和平,會以同理心去體諒他人,同時也需要別人尊重自己…有理性的性格,極具智慧和博愛精神,並且能發揮自己的才能。這種人一般人際關係都相當良好,可以與親朋好友保持良好關係,給人溫柔體貼的感覺,並且愛在不言之中。』」

「......。」愣愣地看著少女將手上的書輕輕合上。「柚香妳...很喜歡這段文字嗎?」

對於少女的堅持,眼神凜然的少女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

知性少女微笑,輕閉雙眼,將書抱入懷中。「是啊-喜歡的不得了呢。因為,這會讓我想到妳。」

少女只是這麼說著。

 

「哎呀,下雨了呢-」

帶著書包朝著大門走去,兩人準備離開學校。

透過玻璃,眼神凜然的少女這才發現外面下起了大雨。

「啊,真的呢,」雖然這麼說著,但知性少女似乎不是很慌張,只是緩緩的將手中綁起的白色雨傘解開。「幸好我有帶著雨傘呢...泉美妳呢?」

少女將視線從窗外的朦朧移到身旁的少女身上,有些無奈的吐了吐舌頭。「當然是...沒有囉。」

「我想也是,」知性少女甜甜的笑了笑。「沒關係,反正我有傘,我們就共撐一把傘吧?」

「...這樣好嗎...」眼神凜然的少女的臉上出現了有些難為情的表情。「如果共撐一把傘的話,柚香妳也會淋濕的呢。反正我家比較近,趕快跑回家也還可以的。」

「沒關係,我不介意,」少女臉上的笑容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回答而消減。「身為朋友,就是要在對方有難時伸出援手,妳說是吧?」

「...好吧,既然柚香妳都這麼說了,我不接受妳的幫忙好像反而是我不解風情...總之,謝謝妳。」

眼神凜然的少女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知性少女沒有回答,只是回以一抹甜美的笑。

走到校門前,知性少女伸出手,將傘打開。

雨滴因為接觸到傘面而濺開,如撥墨般的在空中散出朦朧的雨跡。

「好了,我們走吧。」

知性少女撐起傘,稍稍走進雨中,然後對還站在原處的少女伸出了纖細的手。

 

兩人在雨中走著。

走著。

走著。

身旁的少女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雨中,徒留眼神凜然的少女站在雨中。

原本被她所支撐著的傘落在地上,白色的傘面上還染有紅黑色的血跡。

眼神凜然的少女低頭看著那把傘,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流下淚水。

 

眼神凜然的少女-赤澤泉美,抱著一束白色百合,緩步走上了沾有雨滴、綠草如茵的山坡。

雖然是早上,天空卻是整片的灰濛,降下傾盆甘霖。眼神凜然的少女並未撐傘,就這樣任由雨水將自己淋溼的在雨中走著。

儘管如此,赤澤的臉上卻掛著若有所思的淡笑,完全不在意澆淋在自己身上的雨水。

就這樣走到一座墓碑前,停下緩慢的腳步。

「早安,最近過得好嗎?」

赤澤輕聲開口。

聲音稍稍被雨聲蓋過,但赤澤並不在意。

收起臉上的若有所思,赤澤微笑起來,走向前,將懷中的花束放到墓碑前。

櫻木家柚香之墓。墓碑上這麼刻著。

「這是送妳的,雖然我知道妳應該會比較想要收到書,但是因為今天下雨,所以就放棄了。」

輕輕撫摸著那因為不久前才剛建好而猶新的墓碑,赤澤稍加將臉貼近些,希望這句話不會被那傾盆的雨聲蓋過。

「…我想妳應該會問我為什麼不帶雨傘吧?」

沉默了一小段時間,赤澤又再度開口道。

「因為我覺得妳不會想看到雨傘這種東西,所以我就淋雨過來了。」

畢竟,那東西是害死妳的兇器啊—赤澤在心中這麼想著。

老實說,自已真的很想去柚香的葬禮。

如果不是因為不能讓葬禮辦得過度高調,自己一定會去送柚香最後一程。

「我想想…啊,妳應該會想問現在班上的狀況吧?」

在赤澤的印象中,櫻木一直是個相當關心班上狀況的人。

大部份對櫻木不熟的人或許會認為櫻木之所以對班上的大家如此關心,是因為她是班上的班級委員長。但赤澤很清楚,櫻木是因為那溫柔體貼的性格,才會花時間去關心其他的人。

「因為妳的離去,大家都受到了相當大的影響,也開始謠傳今年就是『詛咒之年』。」

班上同學並沒有人關心妳的死。

不知為何的,這句話突然閃過赤澤的腦中。

「……。」

也因此停頓了下。

大家,似乎只在擔心今年到底是不是「詛咒之年」,而沒有在為柚香的死感到難過。

這是赤澤眼中,現在的三年三班。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赤澤在心中說服自己。畢竟,如果今年真的是「詛咒之年」,接下來大家都會沒有好日子過。現在在為已經去世的人感到難過已經太遲了,還不如擔心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大家應該都是這樣想的。

大家—赤澤這才想起那位名為榊原恒一的轉學生。

「啊,對,那位轉學生似乎因為被當時的畫面嚇到,肺病又發作了,已經好幾天都請假了呢。」

說到這裡,赤澤心中突然有種想法湧現。

「…是他害的吧。」

小聲嘀咕了一聲。

如果不是他向「不存在的人」說話,或許今年也還會是「無事之年」。

那麼,柚香也就不會死了,對吧?

「…不可原諒,我一定,不會原諒他的…」

赤澤咬起了牙,向前傾身,將頭靠在櫻木的墓碑上。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是妳…」

頭髮因為被雨淋濕而沾黏在櫻木的墓碑上,

身子因為在雨中過久而稍稍失去了溫熱,

但赤澤完全不在意,她現在並不想在意那些事情,

她只想好好珍惜這段跟櫻木相處的時間—儘管,那是如此冰冷,赤澤依然伸出了手,緊緊擁住了冰冷的墓碑,緊緊擁住她現在唯一可以看見的,代表那名少女的事物。

「為什麼妳是第一個犧牲者,到底為什麼…」

笑容那麼甜美,對人那麼和善,做事那麼認真。

明明,就是那麼完美、那麼讓人崇拜的存在,

為什麼,這麼快就奪去她的生命?

為什麼,就這樣讓她離開我身邊?

為什麼,就這樣讓我永遠失去她?

「這一切都太不公平了—不管是被分進『詛咒的三班』,還是讓妳成為『第一位犧牲者』,都太不公平了…」

雨水,混著微鹹的淚水,沿著赤澤端正的臉龐滑下,滴落在櫻木的墓碑上。

雨勢也像是聽聞到赤澤的埋怨而愈發瘋狂,就像是在激動回應赤澤的悲鳴般。

赤澤感受著雨水的洗刷,雖然衣服溼透黏在身上的感覺讓人十分難受,但這難受感絕對沒有比失去櫻木讓人更加痛苦。

枕著墓碑,赤澤的淚水就像這場雨,似乎永遠沒有停下的一天。

突然,沒有任何預兆的,雨突然停了。

冰冷的水珠不在落到自己身上而感到驚訝,赤澤睜開了眼。

不—並不是停了。

先映入赤澤眼中的,是傘的握把、為自己撐著傘的手、以及—

「…柚香…?」

那讓人感到溫暖的笑容。

「這、這怎麼可能…」

赤澤無法相信自己看見的。

應該已經離去的櫻木,帶著她再熟悉不過的笑容,為自己撐傘。

面前似夢似幻的少女並沒有回應赤澤的難以置信,只是歪著頭,對赤澤微笑。

「騙人的吧,還是,這一切都是夢境?」

赤澤睜大了眼,看著面前的知性少女,臉上難以控制的勾起笑容,淚水卻也不受控制的從眼瞼滑落。

櫻木依舊沒有回應,只是緩慢向赤澤遞出手中的傘柄,示意要赤澤拿傘。

「嗯…?」

雖然不太理解對方這麼做的用意,但還是接過了傘。

就在接過傘的同時,櫻木用雙手握住了自己另一隻空著的手,然後傾身向前—

赤澤感覺到一個冰冷但柔軟的觸感點上臉頰。

「……!」

赤澤一時之間無法反應,腦中一片空白。

但—「吻臉頰代表她希望能維持愛情長久的關係,情感深重良善。如果能同時握著對方的手吻對方的臉頰,表示她希望關係能更長久。」

曾經在圖書室聽到的句子卻無視周圍的空白而凸顯了出來。

啊…原來是這樣啊…

柔軟的唇造成的觸感移去,櫻木帶著靦腆的微笑,對赤澤笑著。

「還記得嗎?那時候的事。」

不知道是因為被雨聲蓋過還是其他原因,兩人的距離雖然很近,但櫻木的聲音卻感覺相當的遙遠,

好似是在不同世界一般。

「…當然記得。」

赤澤輕聲回應。

然後,緩緩伸出手,撫上櫻木的臉頰。

「就連妳說,吻額頭會讓妳想到我這件事,我都記得。」

語畢,赤澤便將臉貼近櫻木,在櫻木額上印上一吻。

溫熱的唇貼上那毫無溫度的額,

因為這個感受,赤澤更加確信,面前的少女,確實已經不存在了。

淚水又再次不由自主的從眼瞼滑落。

享受著那輕柔且溫熱的吻,櫻木害臊的瞇起了眼,直到對方將唇移開,才緩慢的睜開那雙在滿是雨水的眼鏡鏡片下的眼眸。

「…時間,差不多了。」輕聲開口道。

「我…該離開了。」

聽到櫻木的語句,赤澤眨了幾下眼,然後苦笑了起來。

「分離的時候到了,對吧?」

看著赤澤臉上的笑,櫻木點了點頭。

「雖然,我並不想離開…」

「我知道,」赤澤輕聲回應。「但是,這是沒辦法的事。」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和妳一起享受生命,直到盡頭—但這似乎已經無法實現了。」

赤澤將櫻木的眼鏡拿下,從裙子口袋中拿出還算乾的手帕,將滿是雨水的鏡片擦乾。

「對不起。」

看著赤澤的動作,櫻木開口道歉道。

「沒必要道歉,」將擦乾的眼鏡戴回櫻木臉上,赤澤收起苦笑,換上難得的溫柔笑容。「就算妳離開了,妳也會永遠在我心中,永遠陪著我,對吧?」

櫻木思索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當然。」

應完,櫻木轉身,緩步,再度走入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小了的雨中。

赤澤看著那遠去的身影。「小心點,別再摔倒了喔。」

櫻木那逐漸模糊的身影微微回過頭,對身後的赤澤點頭示意,就這樣消失在朦朧中。

 

「…未來,還有機會見面的吧?」

呆站在原地,赤澤望著知性少女離去的方向,輕聲的問了一句。

「我相信,只要我這樣深信,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再見到面的,對吧?柚香。」

雨漸漸停了,厚重的雲層透出了陽光。

「啊…雨停了呢。」

撐著知性少女交給自己的雨傘,眼神凜然的少女抬起頭,看向那漸從雲層底下重新露面的蒼穹。

就連,內心的雨水,也停了呢。

最後一滴雨從端正的臉龐滑下,滴在櫻木柚香的墓碑上,濺起了些許水花。

 

 

-Fin.-

 

後記:

如題,這篇文章是看完Another的漫畫1、2集而突然出現的靈感。

我真的覺得這對還挺萌的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赤澤櫻木還是櫻木赤澤。不過我自己寫出來的感覺…我覺得好像比較赤澤櫻木一點。

對了,這篇文章我是以漫畫的畫面做想像…不忍說我個人很愛漫畫版的櫻木可是不太愛動畫版的櫻木。應該說就連我也很愛的幼馴染組(敕使河原x風見)也是這樣…我整個無法適應動畫啊!(掩面

所以很慶幸自己買了漫畫來看,也很後悔自己只買了兩本大概最近就會去買回家了。

雨傘那段之前就已經被捏過所以知道,看到櫻木從樓梯上摔下來那段就想起來了。不過聽說動畫的畫面做的比漫畫血腥多了,有點好奇呢。

至於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上這一對…其實我只是因為看到榊原的台詞所以就萌了(居然)其實我並不太確定赤澤到底是個什麼樣個性的人,她的戲份實在是有點少(不忍說)所以有點擔心這篇文章中的赤澤個性跑掉…總覺得她好像不是那麼可愛的人。不過因為是和櫻木的兩人世界單獨劇情…我想應該還好?(掩面

不忍說我花了一些時間查日本的墓碑的碑文寫法,不過最後才發現似乎跟中國的差不多,而且日本的墓碑是以家族為單位,所以事實上應該是「櫻木家之墓」,但是因為那樣凸顯不出重點,所以就多加了名字上去。

其實有關「詛咒之年」和「無事之年」的段落我並不太確定自己寫出來的正確性…畢竟我只看了兩集,還有很多謎題都沒解開。事實上那段我只是為了解釋出在第二集中,赤澤那句「我不會原諒你的」的部份罷了。

感覺…好像有點多餘?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啦。

沒想到第一篇Another的文章就是櫻木的悼念文,原本兔子還以為第一篇會是幼馴染楚組的可愛劇情呢。

風見超可愛不忍說我真的潮愛兩位班級委員長啊wwww

總之,謝謝各位看完這篇文章,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