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沒有鮮艷色彩的女子總是帶著令人不安的氣息。

冰冷,讓人感到顫抖的不舒服感。

身上沒有鮮艷色彩的女子那華美的容顏上總是掛著微笑—增添她美貌的微笑。

但那抹笑,卻總是帶著殺意、帶著血腥。

望著那站在屍骸堆中,衣服依然潔白的美麗背影,臉上掛著的開心笑容,

全身像是被電流電到般的,一陣毛骨悚然。

明明,就是那麼美麗的女子,

卻總是,令我感到難受。

 

貓是一種喜歡溫暖地方的生物—有著貓耳朵的獸人族少女當然也不例外。

這位名為艾茵的獸人族少女在原本那有陽光的世界有種習慣—那就是找尋一方陽光,將自己嬌小的身子窩入溫暖陽光的懷抱中。

然而,這個習慣在這無光的世界變得窒礙難行。無法追尋陽光的艾茵只好找其他的替代品來讓自己獲得溫暖。

於是,艾茵縮著身子,坐在燃燒著的壁爐旁。

因為那火焰的溫度,艾茵感覺自己的意識漸被那溫暖奪取,漸被襲來的睡意掩去。

 

「哎呀,怎麼縮在這裡睡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語氣相當溫柔的聲音將艾茵那遠去的意識拉回。

「……?」

迷茫的眼,映入的是那沒有鮮艷色彩的女子的容顏。

「啊,」這樣子的美麗臉龐讓艾茵不禁緊張了起來。「貝、貝琳達小姐。」

輕聲喚出面前女子的名字。

「不,那個,也沒什麼啦…」

事實上,艾茵並不常與面前這位名為貝琳達的女子說話。

艾茵被大小姐和雪莉接回大邸時,貝琳達已經是大小姐身邊的愛將了。

因為如此,艾茵和當時接回自己的雪莉感情最好。畢竟是自己在這世界第一個認識的戰士,而且兩人的年紀相仿(雖然就沃肯的說法聽來似乎並不是這麼回事),所以自然而然的互相吸引。

但對貝琳達就不是這麼單純了—艾茵總是以「敬畏」的態度看待貝琳達。一方面是因為貝琳達是帶著自己解任務的前輩,另一方面是因為貝琳達身上那帶有血腥的不安氣息。

所以,對於現在這樣的突發狀況,艾茵並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只能感受到自己緊張的心跳。

「嗯…」貝琳達歪了下頭,娓娓的開口:「該不會是想找個溫暖的地方坐著,結果坐著坐著就睡著了吧?」

語尾上揚的同時,貝琳達的臉上勾起了愉悅的笑容。

「啊…」艾茵的臉因為覺得不好意思而暈開粉色。「嗚、貝、貝琳達小姐怎麼會知道…?」

貝琳達只是帶著微笑,站直了身子。「嗯,因為貓都是這樣的。」

「『都是這樣』…?」艾茵對此產生了疑惑而主動開口道。「貝琳達小姐養過貓嗎?」

「沒有,」貝琳達臉上的笑容轉為苦笑。「雖然很想養,但牠們都不願意接近我,後來就放棄了。」

艾茵因為驚訝而睜大了眼。「不願意…接近?」

「就像我說的,貓都喜歡溫暖的地方,所以對我身上的冷氣相當的排斥。」

貝琳達一面說著,一面坐到艾茵身旁,但離艾茵有約二十公分的距離。「或許是因為我的能力,我的身體會自然而然的發出趨近於零度的冷氣。」

…趨近於零度的冷氣…那別說是貓,就算是人也無法接受的。

艾茵沒有回應,只是在心中這麼想著。

這時,艾茵想起之前艾伯李斯特向新戰友阿修羅介紹貝琳達時,其中的一句評語。

「『貝琳達將軍是那種『愈是得不到的東西,就愈想將它占為己有』的人—就算必須要將將之毀滅也在所不惜。因為貝琳達將軍並不是想『得到』它,而是想『征服』它。』」

原本還以為貝琳達小姐會對那些貓做什麼呢,不過這樣聽起來,貝琳達小姐似乎只是很單純的放棄了。

「那是當然的,我是可以『強迫』那些貓『接近』我啦,但那樣就失去了我的本意了。」

然而,貝琳達像是看透艾茵想法似的開口說道,扭了扭手腕,像是在暖身一般。

呃,收回前言,貝琳達小姐果然很可怕。

艾茵臉上顯露無奈,但並未注意到貝琳達回應自己這件事的異常處。

「不過,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想養隻貓。」

貝琳達撫著臉頰,笑著說道。

看著貝琳達那相當幸福的笑容,艾茵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湧上心頭。

仔細想想,雖然貝琳達小姐是帶著自己想起許多技能的前輩,但自己卻對貝琳達小姐的事不甚了解。

「貝琳達小姐,妳為什麼會想當軍人呢?」

「嗯?」貝琳達用那雙瞇著的眼望向艾茵。「因為軍人這個身分可以讓我盡情的殺人,不會受到任何指責。」

靛青色的瞳顯露艾茵的驚訝。「殺…人…」

艾茵的腦中閃過古魯瓦爾多那俊美的面孔。因為「殺人」這個關鍵詞,讓艾茵想起那有著「戀屍」這般奇特興趣的黑王子。

這樣一想,貝琳達小姐好像確實說過「如果可以,希望能和王子殿下成為朋友」

這種話。

聽到貝琳達說出自己的「興趣」,艾茵明白了貝琳達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告白」。

「簡單來說,如果艾茵妳是為了『使命』而戰,那麼我就是為了自己的『興趣』而戰。」

貝琳達輕聲說道。「我只想做我想做的。」

想做的事—自己之前好像也聽過瑪格莉特小姐說過相同的話。或許,貝琳達小姐喊瑪格莉特小姐在想法上還挺相似的吧。

艾茵心想。

「我確實是挺欣賞瑪格莉特的。」貝琳達呵呵笑了幾聲。「不過,艾妲似乎蠻不能接受這樣的想法的,只能說她太拘謹了吧。」

拘謹—這點光從三個人的穿著風格就可以明顯看出來了。

這回,艾茵腦中浮現平時,艾妲對瑪格莉特和貝琳達大喊「這個不行」、「這種想法未免太開放了」或是「身為女性應該要保守一點」這種對貝琳達和瑪格莉特來說相當死板的思考模式。

「雖然像艾妲那樣拘謹的個性很可愛,但她有時實在是管太多了。」

貝琳達微微苦笑了起來。

這麼講起來—「貝琳達小姐是什麼時候來到大邸的呢?」

「什麼時候…」貝琳達想了一下。「最先來到這裡的是古魯瓦爾多,然後是阿貝爾…接下來就是我了。」

「咦,這麼早?」艾茵表達自己的驚愕。

「是啊,老實說,我是很多人的前輩呢。」貝琳達補充道。「像在我之後來的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接下來的艾妲、伯恩哈德,還有多妮妲和雪莉那對問題雙子,都是我一手帶上來的呢—對,還有瑪格莉特和艾茵妳也是呢。」

說著,貝琳達伸出了手,摸了摸艾茵的頭。

嬌小的身子因為那從頭傳導下來的冰冷感而打了個冷顫,這樣子的不適感確實是讓艾茵有想躲開的衝動—

「啊,不好意思。」帶著苦笑,貝琳達收回了手。

「沒、沒關係。」艾茵的臉暈起了粉色。

雖然有想逃避的衝動,但其實艾茵並不討厭那樣子的冰冷。

自己剛來到這座大邸,大小姐便讓我和貝琳達小姐及雪莉組隊解任務。

那時,看著貝琳達小姐將怪物一一宰殺的背影,雖然覺得相當帥氣,卻也給人相當不祥的氣魄。

「惡兆」—記得,多妮妲曾這麼稱呼過她。

看到那美麗的背影,艾茵打從心底覺得,這是對貝琳達最貼切的稱呼。

也因為對貝琳達的「敬佩」—不,正確來說,是「恐懼」—艾茵在潛意識中會去避免和貝琳達接觸。剛好在這三人小隊中的第三人正是跟艾茵在大邸中感情最好的雪莉,所以自然而然的冷落了貝琳達。

當然,貝琳達並沒有因此而埋怨。她很清楚要一般人的正常「生物」去喜歡自己那冰冷又甜美的死亡氣息是很困難的,所以對艾茵這樣的反應不但不驚訝,反倒還覺得這樣很正常。

只是,等到艾茵也可以獨當一面去領著後來來的戰士去解任務後,艾茵和貝琳達就不太有機會再被併入同一隊,兩人就漸行漸遠,幾乎沒有任何接觸。

 

總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貝琳達小姐。

艾茵不禁起了罪惡感。

 

這時,艾茵才注意到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呃…?大邸裡怎麼這麼安靜?」

記得自己窩來大廳時,弗雷特里西先生和里斯先生還在陪史普拉多和傑多玩遊戲(似乎是在玩鬼抓人那類的遊戲),庫勒先生也坐在椅子上看書,怎麼現在一個人也不剩,只剩下自己和身旁的貝琳達小姐?

「因為現在已經很晚了,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已經去休息了。」貝琳達只是帶著平時的笑容答道。「我是要回房間時看到妳坐在這裡睡覺,所以走過來關心妳一下。」

「啊…意思是,貝琳達小姐已經要回去休息了?」

艾茵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低下了頭。「不…不好意思,還讓貝琳達小姐坐在這裡跟我聊了這麼久的天。」

「不會,」貝琳達臉上的笑容多了一分可惜。「其實我原本想說,如果叫不醒妳,就直接把妳抱回『我』的房間呢。」

似乎是真的對此感到惋惜。

「這…這倒是不用了喵!」

幸、幸好自己醒過來了喵,不然,不知道自己會被怎麼樣啊。

艾茵不禁在心中這麼想道,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放心啦,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頂多拿來當抱枕而已。」

貝琳達很開心的說道。

「喵嗚!」「哎呀,開玩笑的。」

貝琳達逗弄著艾茵,對面前因為自己的話語而害羞慌張的艾茵感到有趣。

「對,這麼一提醒,我好像也該回去休息了呢。」

貝琳達稍稍收起了笑容,站起身。

然後,伸出手,將艾茵從地板上拉起。

「啊,所以貝琳達小姐要回去了嗎?」

艾茵的貓耳朵有些垂下。這樣子的小小舉動被貝琳達看在眼裡,笑容中多了一絲感興趣的情趣。

「是啊,時間不早了,艾茵妳也趕快回房休息吧。」

貝琳達笑著說道,鬆開了握著艾茵的手的冰冷的手。

此時的艾茵心中有種不明所以的感覺。

艾茵很確定自己很怕面前這位被稱作「惡兆」的女子。

艾茵很確定自己無法接受面前這位女子那將「殺人」當作興趣的想法。

艾茵很確定自己絕對不會喜歡與那名黑王子為敵的任何人。

但,她的想法有些動搖。

面前的這位女子並沒有自己之前想像的那麼可怕、那麼遙不可及。

面前的這位女子雖然愛好殺人,但不是那種發狂般、無法克制的殺戮行為。

面前的這位女子雖然是古魯瓦爾多的敵人,但是,那只是「曾經」,

現在,她是帶著自己站上新的戰場的「戰友」。

過去的那些紛紛擾擾都過去了,都不重要了。

 

或許,此時心中的感覺是「依依不捨」,

因務這短暫的獨處時光,艾茵才能對貝琳達有更深層、更真實的認識。

所以不捨。

 

「……。」

看著艾茵那因羞澀而緊閉雙眼的面容、那因緊繃而垂下的貓耳,貝琳達有再次伸出了手。

這回,不是想欺負艾茵,而是輕柔的放上艾茵微微顫抖著的頭頂。

冰冷的氣息再次傳進艾茵體內。

但,那冰冷的氣息卻不像之前那麼難受。

艾茵緩慢睜開眼,用靛青色的眸望著輕撫著自己頭頂的貝琳達。

「晚安。」

溫柔的語句從那雙塗有不祥的灰紫色口紅的唇間流瀉出,流瀉入艾茵的耳裡。

「啊…」

有些恍惚的看著貝琳達移開的手,

艾茵這才發現,貝琳達身上那趨於零度的冰冷氣息原來是這麼的溫暖。

笑了開來,貝琳達朝著艾茵揮了揮手,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留下艾茵錯愕的站在仍燃燒著的壁爐前。

 

-Fin.-

 

「哎呀,果然是隻可愛的貓呢。」

貝琳達在回到自己房間的路上時這麼想著。

「原本還以為她會很討厭我的,看來我跟她之間真的有些誤會…嘛,下次如果有機會就請大小姐再讓我們倆一組好了。」

想到這,貝琳達不禁輕聲笑了出來,不再多想。

貝琳達的高跟鞋撞擊地面的聲響伴隨著愉悅的貝琳達回到了房間。

 

 

後記:

各位好我是用我姐的FB身分玩UL的偷跑人士兔子瀲。

最近開始在自己的文章最後打上自己是誰,不然總覺得別人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我而一直叫我「大大」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雖然聽到「大大」很開心,但我真的不是「大大」,小的只不過是隻小小的愛寫文章的兔子罷了。

好,前言到此結束,這次要聊的是貝琳達和艾茵。

這篇文章是在聽一首跟這篇文章完全沒有關係的歌時冒出的靈感。(那首歌是「要聽爸爸的話」的ed—coloring)大概是因為堀江由衣的聲音一直讓我想到艾茵,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靈感。

事實上我並不太確定貝琳達跟艾茵到底應該會是什麼樣子的相處模式,只能完全使用腦補來完成這篇文章。我想表達的是一種可愛又甜蜜的感覺,但是因為我並不擅長寫很甜的文章,所以看起來似乎完全失去了我想表達的感覺,還請大家見諒。

這篇文章其實是帶有一些貝琳達x艾妲的意味在裡面,不過我知道看不出來(笑)自己在把這篇文章從草稿本上打成word檔時,打到「新戰友阿修羅」時我笑了。因為在寫這篇文章時阿修羅剛實裝,所以那時候是寫阿修羅,我還稍加考慮了一下,考慮到底要不要改成佛羅倫斯(笑)

是說其實這篇文章之前還有一篇傑多x雪莉跟一篇其實已經寫完非常之久的艾妲x瑪格的文章,但是因為傑多x雪莉那篇很長,艾妲x瑪格那篇拿去出本了,暫時不能發到部落格上,所以一直沒有發上來,所以決定先把這篇打完,傑多x雪莉我一點一點慢慢打。

啊,對,還有一篇直接打在電腦裡的母親節突發,但是那篇也拿去出本了,所以也還不能發上來。

然後手上的草稿本裡面也還有一篇已經寫完還沒打的貓化艾妲x瑪格的文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發上來。是說不久前看到某團角噗團的大小姐指定劇情有人點了艾妲跟貓化瑪格的劇情,讓我一整個超興奮的,而且一邊看一邊讓我想起自己寫的貓化艾妲瑪格那篇,總覺得我跟那位大小姐有莫名的默契呢(笑)

對不起偏題了。

總之這篇文章中有很多地方都是艾茵心裡面的想法,而且敘述人稱一直在變動,所以可能大家在閱讀實會有些連結不上的感覺,建議大家如果想好好品嘗這篇文章可以多看幾次,可能比較能夠感受到艾茵對貝琳達真正的感覺。這點兔子就不多說,讓大家去理解裡面的旨趣就好(有這東西?)總之就是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文章,希望兔子能夠趕快把手上那篇帕茉x艾茵寫完,跟著其他文章一起發上來跟大家分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a
  • 嗚嗚嗚嗚嗚嗚
    我超想看雪莉傑多的文!!!!!((拍桌(冷靜

    艾茵真的就給人一種很體貼很善解人意的感覺呢(幸福臉
    就算對方是貝姐也是(^∇^)
    小小聲的說,版主你是把貝姐設定成一個s姐嗎?((汗
    如果把這篇文章畫成長篇漫畫,那幸福又可憐的喵喵啊TAT

    看到這裡(都跳著看的ㄏㄏ)我很喜歡這個版的文章唷!
    希望以後還會有新作品呢( ´ ▽ ` )ノ
  • 不忍說那篇雪莉傑多的文應該會再修改(眼神死)當時寫的時候連阿修羅都還沒出,所以現在有點想加入後面的角色,所以連劇情都要重新修改了(苦笑)

    我個人是覺得貝姐是有點S的角色...(笑)至於艾茵在我的心中就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拇指)對誰都很溫柔的聽話孩子這樣OwO

    嗚www謝謝你www能讓你喜歡是我的榮幸www

    兔子瀲 於 2013/02/28 20:41 回覆

  • 晝
  • 善解人意的小貓大好,垂耳甚麼的超有即視感!!!
    喜歡版主的文風,感覺很舒服。
    請繼續加油喔!!!
  • 艾茵超可愛的(重點錯#)
    謝謝稱讚www我會繼續加油的www

    兔子瀲 於 2013/03/16 14: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