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未前輩,這個,請妳收下!」
還沒有進入狀況,面前的少女便帶著滿臉通紅的,將一盒紅色包裝的零食遞給了自己。
「啊、那個,謝謝...」
眼前的畫面有那麼些的熟悉--海色長髮的少女帶著這樣子的想法,用一抹不知道有沒有真誠的笑意的笑容,準備伸手接過比自己小一屆的少女送給自己的零食--
然而,海未的指尖都還沒碰到那個零食,就從海未後方衝來了另一位少女,一把將那盒紅色的零食給搶了下來。
「不、海未前輩,請妳收下我的Pocky吧!」
然後,方才以跑百米的速度衝來的少女,便又遞上了一盒抹茶色盒子的Pocky。
「啊--妳不要來搗亂啊!」
「誰搗亂了!妳不過是座位坐的比門口近一些才能先馳得點--海未前輩根本不會想收下妳的Pocky的啦!」
聽著兩人的爭吵,海未好像突然接上了什麼--然而才剛對上那個頻率,琥珀色的眼眸便注意到了從走廊盡頭朝這邊高速走過來的,一群手上都拿著巧克力口味的Pocky的一年級生。
「...不是吧。」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這像是情人節的陣仗,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然而,自己在那當下選擇的不是思考怎麼逃走這件事,而是想到了另一個比自己還要受歡迎的人。
不知道...繪里現在是不是也碰到了一樣的狀況呢--

就某個意義上來說,繪里的狀況,可能比海未還要慘上一些。至少海未還是到第一節下課才得到這樣子的「Pocky轟炸」,另一方面的繪里,是從進到學校的那刻開始,就得到了一整個鞋櫃的、各色包裝的Pocky。
當然,相較起海未,那有著一雙蒼穹色眼眸的少女比較擅長應付這些事情--
「哎呀,雖然不好意思拒絕妳們的心意,不過...」
看著聚集在學生會室外面的女學生們,學生會長繪里帶著抱歉的笑容,用溫柔的語調這麼開口:「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心儀的對象了。」
「欸--」這樣子的宣言果不其然的得到了一片譁然。「是誰?對象是誰?該不會是希前輩吧?還是是同樣身為學園偶像的其他成員?」
各色各樣的問題與猜測就跟Pocky口味一樣的,從面前拿著各種包裝的少女口中蹦出。這樣子的情況也已經在繪里的意料之中,所以繪里只是帶著抱歉的笑容,輕聲的說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儘管海未在認清大致的情況後努力的拒絕那些Pocky,但後來還是不得不的收下了十幾盒的Pocky。
「...唉。」
一回到座位上,海未便很無奈的嘆了口氣。
「嗯?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怎麼有這麼多的Pocky啊?」
兒時玩伴之一的穗乃果一看到桌上的Pocky,便順手的拿起了一盒。「可以吃嗎?」
「請一定要幫我...」
海未垂下了雙眼。「十一月十一日本來是這樣子的日子的嗎...?不、應該說,Pocky什麼時候變成了情人節巧克力的地位的啊...我不懂啊......」
「海未好像有點受傷呢。」看著海未趴到了桌上,穗乃果一邊吃著Pocky,一邊這麼說道。
「嗯...或許是因為中國的光棍節吧?」
另一位兒時玩伴小鳥苦笑著,將手放到了海未的頭上,像是安撫一般的輕撫著。「單身的節日,加上可以兩個人一起玩的Pocky的日子,送給心儀的人Pocky,不覺得就是在象徵要對方和自己玩Pocky Game嗎?」
「原來是這樣啊...」穗乃果繼續的拿出了下一根。「不過,海未不是已經和繪里在一起了嗎?」
「我說了。」本來趴在桌上的海未抬起臉,無奈的開了口。「但就算說了--」

「欸--和繪里前輩在一起了?嗯...是、是嗎...」
雖然說看到面前的人露出難過的表情讓海未有些過意不去,但還是多少放下了心。畢竟,自己已經和繪里在一起了,如果這樣子可以讓對方打消這個念頭,怎麼說也是出於好意--
雖然或許會傷害對方,但是如果不明確拒絕的話,只會更麻煩的。
「但...就、就算如此,還是希望海未前輩可以收下我的心意!」
「...欸?」
圍在面前的女學生們依然紛紛的遞上了手中的Pocky。「就算只是單方面的也沒關係...但希望海未前輩可以至少收下--!」
「拜託了海未前輩!」「只是收下也好,請不要拒絕--」
「所以,就還是不得已的全部收下了。」
海未無奈地嘆了口氣。
「啊哈哈...果然呢...」
這與小鳥的猜測相同--應該說,這是最有可能的發展了。就跟情人節送心儀的對象巧克力是相同的,就算得不到答覆也沒關係,無論如何,都希望喜歡的人至少可以收下自己的心意--
說起來也是很可憐的呢。受歡迎這種事情,對於已經有對象的人來說,可真是件再困擾不過的事情。

在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後,在要過去社團教室前,海未先去了一趟學生會室。
「打擾了...」在進到學生會室後,海未很快地便注意到辦公室中只有繪里一個人這點。
「嗯?希不在啊...」
「嗯,希說她想先去練習...」坐在辦公桌後方的繪里放下手中的筆,這麼對海未回答道。「她說,晚點海未妳應該會過來,所以她不想在這邊當電燈泡。」
「咦...?」
海未的雙頰染上了羞紅。雖然她知道希一直以來都是如同軍師一般的角色,但這種被看透的感覺,還是讓海未覺得相當難為情。看著海未撇開臉,繪里忍不住的笑了出聲。
「我猜猜,海未該不會也和我一樣,收了很多的Pocky吧。」
「...嗯。」海未垂下了眼。「雖然跟她們說明白了,但...」
「哈哈,果然是一樣呢。」
繪里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了身。「對她們來說,這是一種表達心意的作法...真的說起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感情這種事情,確實是需要時間的淬鍊的。就像是自己和海未一樣,儘管對彼此都有好意,但能不能說出那個心意,才是決定性的關鍵。
有時,就是需要那兩人獨處的時機,需要那樣子的氣氛--
像是,在夏日日落的海邊,聽著海浪潮汐,
沒有原因的,突然的起了想對對方告白的意。
「真的說起來,就這樣在一起的我們,也很奇怪吧。」
繪里笑了幾聲。
「是嗎...」海未並不理解繪里的意思,不過,不能否認的是,從認識繪里的那天開始,自己就不知不覺的,注意著她。
兩情相悅的愛情就像是作夢一般的美好--尤其是當自己喜歡上的對象,還是個條件很好的女生時。
「那麼,身為情侶的我們,要不要也來應景一下呢?」
「什麼?」在自己回過神時,繪里已經拿著一包拆開的Pocky走到了面前。
「...我不要...」海未臉上的表情有那麼些苦澀。「我今天已經不想再看到Pocky了...而且,那也是別人送的吧。」
「啊哈哈,果然不要啊,」繪里只是笑著。「這麼說也是呢,用別人送的心意跟另一半玩Pocky Game什麼的,好像確實不太好。」
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回身,將手中的Pocky放回到桌面上。「海未先坐一下吧?我也快弄完了,晚點就一起上去屋頂吧。」
「......。」
看著繪里準備走回位子上。「...那個,繪里。」
「嗯?」聽到海未的叫喚,繪里望了過去。這一切來的相當的突然,在自己正要詢問對方時,海未已經一個箭步,將手放到自己肩上的吻了上來。
「......。」稍有那麼些的嚇到了。不過在習慣了那溫熱後,繪里下意識的垂下眼,並將雙手環到了對方的腰上。
以海未來說,是很難得的吧?雖然說這麼乾脆是有點可惜--畢竟,自己也希望可以在Pocky Game的過程中,看著海未那緊張又難為情的神情的。不過,不論如何,在這場Pocky Game中,自己都會是受惠的大贏家吧。
在自己要將舌頭伸進對方口中前,海未結束了這個吻。明明是吻上來的那個人,臉上卻帶著比突然被吻上的人還要羞澀的表情。
「...那個...抱歉,是不是有點突然...」
海未掩住了唇,似乎也對於自己這突然的舉動相當的意外,好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一樣。
「嗯、是有點突然。」繪里只是笑著,收回了一隻放在對方腰上的手,撫上了對方的臉。「雖然說還想要要求更多,不過...」
剩下來的話語,繪里是在海未的耳邊說完的。只見海未的整張臉在一瞬間轉成深紅色,接著便用力的將繪里推開。
「什--那那那那那種事情、要等到成年之後才能做啊--!」
「哎呀,海未的反應可真大呢--」繪里笑得相當的開心,因為這樣子的反應都在自己的猜測之中。「不過,我只說了『剩下來』,可沒說是什麼事情吧?」
「...啊。」
繪里的這句話像是點醒了什麼一般的讓海未冷靜了下來。
「......我、我要先上去練習了--!」
一時的語塞和不知所措讓海未只想趕緊逃離這裡。
「嗯、晚點見了,海未。」
看著滿臉通紅的海未慌張地逃離辦公室,繪里只是笑著,看著辦公室的門緩緩闔上。
「......。」
等到辦公室再度恢復寧靜後,繪里才重新的坐回到座位上。
「...果然無論如何,自己都會是Pocky Game的贏家呢。」
帶著滿足的笑,繪里只是伸手,用食指的前端,在自己的唇上點了一下。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