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國的貴族,與其他相同身份地位的名媛貴族的聚會,可說是避也避不得的交際應酬。

奧賽爾中相當出名的貴族世家——園田家——的大小姐——園田海未,當然也是如此。

「...實在是...很不擅長應付這種社交聚會啊...」

一個人縮在宴會廳的角落,有著海色長髮的少女身穿著與四周的其他人相當格格不入的傳統服裝,雙手捧在胸前,帶著困擾為難的神情,低聲的這麼呢喃道。

園田家是在奧賽爾中以保守出名的傳統貴族家族。所以,儘管到了此時這種以西裝禮服為大眾最常見的正式穿著的時代,園田家依然認為過去傳統的,有著長振袖、交疊的領口和拘束的華美和服,才是在這種正式的跨國宴會上最為合適的裝束。

也就是因為如此,海未在這樣子的場合中便顯得突兀了許多。個性內向、不是那麼放得開的海色少女,也因此而一個人默默的躲到角落,避免和其他的陌生人有所接觸。

為什麼這麼不喜歡這種社交場合的海未會出現在這裡呢?真要說起來,其實是因為海未的兒時玩伴——高坂穗乃果的緣故。這位剛上任的王子殿下因為心血來潮,很突然的跑去參加了跨國的宴會,還發了邀請,請園田家前來參加。碰到這樣子的狀況,身為繼承人的海未便不得已的按照父母親的意思前來赴約。

本來海未以為自己可以跟著穗乃果,讓穗乃果代替自己去與其他人接觸,沒想到宴會才一開始,穗乃果便去和其他國家的元首們會晤,不見了蹤影,海未的如意算盤也因此沒有如期望的發展。

 

宴會進行一段時間後,隨著舞曲的播送,場地的中央開始聚集了兩兩跳舞的人們。大多數是男女一組,但也有不少男男或是女女跳舞的組合,整個現場因此更加熱鬧了起來。

這樣子熱鬧歡愉的氣氛並沒有感染到海未,待在角落的海未手拿著裝有淡香檳色白酒的高腳杯,小心且慢的向後移動腳步,打算趁這機會逃離現場。海未過去也有經歷過這樣子的情況,她知道如果不遠離如同舞池一般的地方,晚點可能就會有人前來邀約自己跳舞…海未可一點也不想碰到那種想拒絕卻又拒絕不了的窘境。

然而,就在海未一個轉身,準備逃出宴會廳時,卻撞到了一位比自己稍高了些的女子身上,手上的高腳杯中的酒因為這樣子的碰撞而潑出,沾染上了被撞到的女子那襲淡藍色的禮服。

「啊。」

被撞到的金髮女子先行的發出了一聲。那聲音雖然帶有驚疑,但卻沒有任何責怪的意味在。聽到了聲音的海未反射的仰起頭,與女子臉上那雙蒼穹色的眼眸對上了視線。

「啊、對…對不起…!」

撞到了人的海未趕緊開了口,低下頭的同時注意到了對方那被液體浸濕的衣服,更加慌忙的張望起了四周,想找可以幫對方清理的物品。看到了海未的舉動,金髮的女子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接著緩緩伸出手,從海未手中拿過了僅剩一點酒液的杯子,將之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這沒關係的,」看著那因為這突然的舉動而回過頭的海未臉上那訝異的神情,有種美麗容貌的金髮女子帶著笑,用相當輕柔的語調這麼說道。「這個一段時間後就會變得不明顯的。」

那溫柔悅耳的嗓音讓海未的耳根漸紅了起來,不自覺地。

「啊…可是…」

儘管對方這樣說,海未還是對自己的粗心感到抱歉。琥珀色的眼眸下意識的偏了開來,回應的話語也充滿了歉意。

「嗯…如果海未妳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那就陪我跳支舞,以此當作是賠罪吧?」

海未。

從這第一次碰面的人口中聽到自己名字的海未驚訝的睜大雙眼,雙唇也跟著訝異的微啟。

「啊…?」為什麼她會知道我的名字??

滿腹的狐疑從那雙如寶石般的琥珀雙眸中透出,金髮女子看著那樣子的神貌,稍稍瞇起了眼,並伸手抓住了對方方才還拿有酒杯的手。

「走,我們也去跳舞吧!」

「欸?」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回應及反應,海未便被那第一次見到面的女子給拉走,朝著其他人正跳著舞的宴會場地中央走去。

 

說來不及其實也不是那麼正確--或者該說,看著對方臉上那樣子的笑容,海未其實並沒有絲毫想要掙脫的意思。

 

在金髮女子那帶有強迫意味的牽引之下,海未和女子來到了舞池的邊緣。舞曲的旋律在四目相交的兩人耳邊奏著,金髮女子慢慢的跟著音樂,一手扣住了海未的左手,而另一手則是抱上了海未的後腰。對於金髮女子的舉動,平常很少在這種宴會上跳舞的海未稍有那麼些緊繃了起來--不只是因為自己不習慣這樣子的肢體接觸,更是因為面前帶舞的人,其實是一位自己不認識的陌生人。

離兩人並不遠的落地窗外,都會夜晚的燈火閃爍著,那景色就彷彿夜空星光一般,卻在這樣的旋律之中,化為了陪襯兩人的布幕。

「別緊張,我會帶著妳的。」

注意到了海未那明顯表現出緊張的身體反應,金髮女子微笑著,開始跟著舞曲的旋律,帶著海未跳起了華而優雅的華爾茲。

這不熟悉的舞步讓海未稍稍的有那麼些的跟不上,但在金髮女子輕緩的帶領之下,本來就有點跳舞底子的海未很快便抓到了腳步的節奏,和金髮女子手扣著手,開始跳起了舞。

「呵呵,果然不愧是舞踊世家的繼承人海未,」

金髮女子輕笑著,稍稍湊近海未,對海未這麼說道。「這麼快就抓到了華爾茲的訣竅呢。」

「……。」又是一句「素不相識」的人不會說出來的話。雖然說會來參加這個宴會的人,想必也是其他國家有權有勢的貴族,多少可能有聽過自己的事情,但是,海未總覺得有哪個部分不太對勁——她總覺得,從面前這個人的身上,感覺不到像是其他名媛貴婦擁有的某種、像是說明了「比較高貴」身份的氣味。

「…為什麼妳會知道我的名字?」

並沒有停下與對方共舞的腳步,海未低聲的,向那容貌出眾的金髮女子開口詢問道。

「會來參加這個宴會的人,會不認識園田家的大小姐園田海未嗎?」

金髮女子稍稍的扣緊了五指,對海未這麼開口回應道。

自己沒有這麼出名吧——聽到對方說的,海未忍不住的在心中如是想。儘管是認識自家父上、母上的人,也不太有可能會知道自己的全名…頂多就是稱呼「園田家大小姐」——如此而已。

「…那麼還真是失禮了…」

腳步依舊舞著,

海未瞇起雙眼,琥珀色眼眸盯著面前的金髮女子,語氣相當的平淡,就如同臉上的神情一般。「我並不太常參加這種宴會,對於其他國家的貴族們也不是那麼的認識…我可以冒昧請問您的芳名嗎?」

大和撫子一般的女子用相當有禮的詞語開口問道。

金髮女子臉上的笑意未減,本來與海未交握著的右手放了開,輕而緩的,撫上了海未的左臉頰。

意外的肢體接觸讓海未驚了一分,然而卻在海未想避開的前一刻,在右耳邊的耳語讓海未如同時間停滯般的呆愣住。

「絢瀨繪里。」金髮女子只說了這麼四個字。

就像是呼應這個戲劇般的發展似的、舞曲在海未停頓下動作的同時結束。被對方稍稍挑逗了一陣的海未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那自稱為絢瀨繪里的金髮女子已經跟著那斷掉的音樂,放開了與海未十指交扣的手。

「這次我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

繪里再次湊到海未的耳邊,就如同對方的錯愕都在自己的猜測之中的,用緩而輕的語音開口。「下次見囉,海未。」

說完的同時,微些冰冷的唇趁機的在海未的右耳耳廓上輕點了一下。

那修長的手指拂過海未的左臉頰,繪里並沒有多加留戀的轉過了身。

「…啊…等、等等…!」

因為這太過意外的發展的海未,一直到繪里走到宴會廳的門口,海未才回過神,低喊出聲,同時趕忙的追了上去。

身上和服的束縛讓海未的步伐變得緩慢許多,那其實距離自己並不算太遠的門口在琥珀色的眼眸中,似乎變得遙遠而不可及。

當然,只是「似乎」——真正限制了海未動作的,是心上的遲疑。

為什麼要追上去呢——事實上,海未也不知道。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對於對方的舉動,以及那讓人不甚理解的話語感到疑惑而想要得到答案——這樣子的好奇心驅使吧。

或者,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等一下!」

心跳因為緊張慌亂而加快了速度,海未踏出了宴會廳的門,開口,對那步伐快速、推門、已經準備要走出會場的繪里這麼喊道。

聽見了海未的喊聲,繪里本來已經垂落的嘴角再次的勾了起來,那雙在艷麗面容上的蒼穹色雙眸也在回頭的同時與海未對上視線。

這樣子的視線相交讓海未感覺自己的胸口一緊,心跳彷彿漏了一拍。

「…妳…」琥珀色的雙眸中閃爍者著一絲動搖,海未稍稍的躲開了對方直望著自己的視線。「這次的目標,到底是什麼…?」

海未並不知道這個國際通緝的怪盜紳士的辦案手法,但是她知道,對方剛才說的,絕不只是虛張聲勢。或許,她早已將「目標物」給偷了走,藏在除了她外沒有人知道的地方也說不一定——尤其、對方臉上那滿是自信的笑,讓海未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還以為,海未妳打算問我怎麼知道妳的呢…」

在短暫的沉默後,繪里歪著頭,這麼對海未輕聲的說道。「不過…或許,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呢…」

又是一句讓人不解的語句。

繪里並沒有朝海未走近,只是緩慢的抬起手,在自己的唇上點了一下。

「我的目標…就是可愛甜美的海未妳唷?」

不只是「身體」,而是,連同「心靈」——

「什…」

「嘛、想要知道更多的話,未來我們應該會常常見到面的——」

並沒有給海未太多詢問的機會,繪里一邊說著,一邊推門,朝門外走去。

「不妨…之後試著從我口中,套出更多的線索吧?海未警探。」

語尾的四個字刻意地放了慢。

話語隨著門的闔上而淡去,那不知真實身份及目的的金髮女子,也消失在了那厚重的門板之後。看著這樣子的畫面,本來還呆愣在原地的海未趕緊衝上前,猛地將那才剛閉上的門扉打開,但那有著優雅氣度的女子已經如同雲霧般的消失了。

「……。」

讓人不解——只能說,果然不愧是至今還沒有人能逮捕到的怪盜。

海未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空地,心上不自覺的,起了那麼些自己也說不上的惆悵。

剛才那個,究竟是不是告白呢?這個、海未也無法確切的說出解答。

不過,或許,真如對方所說的,自己的心…其實已經被偷走了…也說不一定。

不過——

「為什麼會說…『未來應該會常常碰到面』呢…?」

廣場邊的路燈閃爍了一下,或許是嘲笑,或許是應答,

琥珀色的眼眸被那閃爍的燈光吸引,海未注視著那明顯忽明忽亮的光好一段時間後,便決定不再待於廣場,轉身回到了會場內。

「呵呵…」

而那彷彿憑空消失的繪里,在海未進入會場後,便從會場的牆邊落回到地面上。

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時換成了緊身的無袖背心和貼身的皮短褲,繪里帶著愉悅的笑,回頭,看著那亮著橘黃色溫暖燈光的會場。

「海未…這世界上,可沒有我偷不到的東西…」

稍有些尖銳的犬齒從嘴角邊露出了些,繪里輕聲的,對著那早已消失在眼前的少女這麼說道。

妳的心,在不久後的將來,也將會被我奪去的唷。

那笑容的底下,似乎說著這麼一句話。

看著海未的方向好一陣子後,繪里便也轉身,離開了那宴會場地外的廣場。

 

---------------

 

(小小的說明一下,這篇故事其實是有一個很大的架構的(就是所謂的Realm)。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所以我最後決定將這系列的故事的一部份公開出來。那因為故事本身有說明,再加上這部分是獨立出來的,就算沒有個人故事的部分也不會看不懂,所以就決定當作單篇的故事發表出來,還希望大家喜歡這篇。

 

《The Story of the Realm》這個系列的作品裡面,總共有三個王國。 μ's的大家身處於不同的國家,同時也都擁有一個身分。當時在設定時,因為Aqours還沒出來所以...之後會不會出那邊的設定,可能就是看心血來潮了吧。畢竟我還是比較喜歡 μ's 多一點OwO

這邊的海未是奧賽爾的貴族,而繪里則是雲遊四方的怪盜。其他人的身分...就還是先賣關子好了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領悟♐世界
  • 啊啊又是一個大坑
    我跳!
    上次去FF有看到兔子的本本
    但是、我沒有、滿18呢qwq

    果然繪里就是要輕浮(x)點才是繪里呢w
    海未也是一如既往地是被操控(受)的一方
    看到怪盜就會想到那張怪盜繪呢w
    個人很喜歡那張卡(雖然自己從來沒有抽到

    我也是比較喜歡μ’s多一點w
    aqours目前還沒找到感動得點
    只好期待解散的那時候了(咦?!
  • 因為現在正在進行畢製,所以更新應該就會變得比較慢一些了QwO不過還是會找時間寫寫的,因為這個故事的整個架構,打算在明年年初場公開販售,但是是否能順利就不確定了(抹臉

    我也很喜歡那張w不過我也抽不到那張XD
    畢竟海未的個性就是會讓人想好好欺負她一下...害羞的海未實在是太可愛了,讓人無法自拔XD(欸

    哈哈w可能等劇情的發展,感情上就會有所轉變了吧?我自己因為放不下μ’s,但又不想將Aqours排除在外,所以總是會在故事中,盡可能的將兩方都放入。但是這樣子的做法多少也是會有些人覺得接受不能的...XD

    順帶一提,這邊發了個悄悄話過去,還請查收OwO/

    兔子瀲 於 2016/11/01 00: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