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 戒指

 

空無客人的咖啡廳,

夜晚十時近十一時,已經閉店的咖啡廳內,因為只有店長園田海未一人,所以只開著最側邊的兩排燈。雖然說亮度不如平時,但這樣子的光度,就足以讓坐在角落的海未有辦法看清楚手中的書上的字了。

「『海未,今天有事情要過去找妳,不過可能會晚點,如果我到妳們關店前都沒有過去,可以麻煩妳在店裡面稍等我一段時間嗎?』」

「......。」

這時間早已經是休息的時分了,但因為一早,才剛從穗乃果的車上下來的海未,手機便收到了繪里傳給自己的這麼一封訊息。

「?」這樣子的消息對於海未一直以來從對繪里的認識來說,是稍微突然了一點。或許是因為繪里一直以來光臨自己和穗乃果的咖啡廳的原因,其實都不是什麼相當急迫的事情,所以也都不會特別為了自己要光臨這件事情發訊息給海未--至少,在繪里從俄羅斯回來至今,這件事情從未發生過。而像這樣子也沒有說明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麼、為什麼會晚點到,只是給這樣子一個簡單的訊息這點,確實也讓海未稍有那麼些的不安心。

「『啊,沒有,因為今天是新書發表會,所以不會那麼早過去。』」

在回應上提問,繪里也有給海未這樣子的答案,

「『沒什麼,就只是有點比較私人的事情想跟妳說。』」

但在詢問到「究竟有什麼事情」時,繪里卻隻字不提。感覺似乎是刻意的再隱瞞什麼,但是海未不太理解,為什麼明明說是「私人的事情」,繪里卻連在這樣子的一對一對話窗上,都不願意向自己多做點解釋。

「『啊啊--海未妳就別問這麼多了嘛...』」

「...妳是繪里沒錯吧,這樣子的回應,會讓我懷疑妳是希喔。」

像這樣似乎是要給對方驚喜、賣關子的行為,還是比較像是那個有著草原色眼眸的女子會做的事情。

「『什麼、不是那樣的--我只是覺得這件事當面說清楚比較好啦!』」

在這個訊息之後,搶在海未思考完,準備打上回應前,便又跳出了一句:「『啊啊、這邊差不多要開始開幕了...晚點再說吧,海未。』」

「......。」

看著這個回應,海未默默地將方才正要做的回應刪掉,簡單的用「嗯」一字,暫時結束了這個話題。

 

這天,所有的消息,都像是算準繪里沒來光臨一般的,送到了海未這邊。

說「所有」,老實說也並不是那麼正確--總之,郵差今天的到來,捎來了許多的消息。

「穗乃果,小鳥她寄了信給我們喔。」

翻看著郵差送來的每一個信件,海未在看到小鳥的信件時,特別的向正在準備出餐的穗乃果提及了這麼一句。

「欸--我晚點再來看!」

聽著穗乃果端著客人的奶油蘑菇義大利麵慌忙跑出吧檯的腳步聲,海未先將小鳥寄來的信件放到了一旁。琥珀色的眼眸大略的掃視一陣,大概確認這邊收到了哪些人的消息之後,便將這些信件放回到了桌面上,打理了一下自己,準備回到吧檯後面幫忙。

 

在完成開咖啡廳這樣子的夢想之後,海未因為這個地方,與形形色色的人相遇,也收集到了各式各樣的故事。

人與事物的相遇,絕非無緣無故。有時可能是好友之間友好的證明、有時可能是家人之間親情的連繫、有時可能是戀人之間感情上的依據。同樣的一種物品,對於不同人來說,都有不同的意義--儘管這可能只是一張車票、一本書、甚至只是一張紙。

這家咖啡廳,對於海未來說,也算是這樣子的一個存在。雖然說,這家店對她來說最大的意義,還是因為這裡接待了來來去去的客人。這些客人,每一位都有著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背景,同時,也都有自己的堅持。而,選在這些客人想要分享故事的時候,與客人聊聊天、聽聽故事,便是這裡對海未來說,最大的收穫。

「吶、海未,這個可以嗎?」

在結束中午時分的尖峰時段,穗乃果趁著空閒,照著海未的意思,到後場找了個軟木塞板。

「啊,太好了,我的印象果然沒錯...」

站在自己收藏櫃前的海未看著穗乃果拿著自己在印象中存放在後場倉庫裡的東西朝著自己走來,手中捧著一盒圖釘的海未帶著笑,對穗乃果這麼說道。「而且,以這大小看來,應該是沒有問題...」

「海未要做什麼啊?」

看著海未從自己手中接過軟木塞板,並將之掛上牆的一連串動作,穗乃果終於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沒什麼,只是想把這些收到的信件,收藏在這邊而已。」

歲月時光總是流逝,一直到今天收到了一些值得紀念的、意外的禮物,海未才發覺到,自己原來和穗乃果一同經營這家咖啡廳,已經經歷了三年多的時間。

而、過去自己曾經經歷過的故事,現在,也都有了結局—或者該說,有了一些結果。

「接下來為各位聽眾帶來的歌曲...」店家內的音響還播送著廣播,但店內卻只剩下海未一個人。這時分已經是打烊的時間了,不過,因為自己今早已經跟繪里約定好了,所以,今日還未見到繪里的海未,才會一個人坐在咖啡廳裡,等待那跟自己約好的女子光臨。

「......。」聽著音樂,琥珀色的眼眸直盯著前方那、不久前才被自己和穗乃果一同掛上牆的軟木塞板,

盯著,被自己收藏於上面的,照片以及信件。

「『小海未、小穗乃果,我在這裡過的很好唷。這裡有很多和東京很不一樣的風景,如果有機會的話,也希望小海未和小穗乃果,能夠也到法國巴黎這裡看看呢。咖啡廳那邊的狀況還好嗎?這邊已經完成了第一年的學業,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等到前輩們的個展結束後,我會趁假期回去看妳們的唷!

                                               最喜歡妳們的兒時玩伴  小鳥  筆』」

小鳥寄來的信裡,除了這些消息之外,還附上了一張明信片和幾張照片。明信片上印著的是清晨時分的巴黎鐵塔,而寄來的其他照片,則是小鳥在巴黎的服裝設計學院中,參加個展時拍攝的照片。有些單只有服裝或是景色,有些則是小鳥和同儕或是設計好的服裝合照的照片。

而在一張小鳥和一套婚紗合照的照片後面,小鳥留了一段話:

「婚紗這種衣服,就算再怎麼漂亮,不是跟自己最愛的人一同步上紅地毯,都沒辦法將它的亮眼,表現給所有人看到。」

雖然說已經過了一年多快兩年的時間,但是,看到小鳥留的這段話,海未很快的就將這段留言,和「婚紗」的故事,連結在了一起。

究竟...最後,小鳥會穿著那件婚紗,與誰一同...

琥珀色的眼眸從那擺在收藏櫃旁的婚紗上移開,重新回到了軟木塞板上。

「『喵—海未!好久不見了喵!還記得凜嗎?我在幾個星期前回到了日本了喵!回到學校後跟妳以前的弓道社老師詢問,才知道原來妳現在開了家咖啡廳,就在網路上搜尋了一下地址,才好不容易能將這封信寄到啊喵。嘿嘿、我想海未妳應該會想問我比賽的結果、也想問我為什麼不直接上門拜訪吧喵?喵—凜想啊,依照海未的聰明才智,我不在這裡說明這些,妳在看到照片時應該就也會有答案了吧喵!先這樣囉喵!等到放假,我會找時間過去親自拜訪的喵!

                                                 終於看到流星的大學後輩   凜  敬上喵!』」

而在信件旁,海未也將凜附送給她的照片訂釘了上去。照片除了凜在國外比賽時得名的照片之外,還有凜穿著體育外套,和看起來是田徑隊的美國學生合照的照片。由此得知,凜不僅在比賽中得了名,應該也在國外當了不久的指導老師。不過,只單純依照照片上的畫面,海未實在不能確定在照片裡的人們的年紀--尤其外國人長得又比較老成一些,身高和五官臉型什麼的,實在都不能作為參考值。

雖然說這張照片凜並沒有說明自己帶領的究竟是什麼年紀的孩子,但真正重要的,還是凜留在後面的、給自己的一段話:

「在美國的這段時間,凜啊、看到了很多很多明亮的星星喔!雖然已經過了很久,也不知道海未還記不記得我們一起去觀星的那件事,不過,凜知道,海未一定看得懂這句話的意思的。」

琥珀色的眼眸又往旁移去--就如同將書頁翻到了下一段故事那般。

「『海未店長,沒想到一轉眼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呢。還記得我嗎?其實本來在畢業時過去拜訪的,不過因為接下來就開始做一些進入職場的準備,所以一直到現在一切都定下來了才來做這些聯絡。我現在在距離妳們的咖啡廳有段距離的幼兒園當老師,在幼兒園裡,有一隻感覺很像小花的貓孩子。如果有空的話,希望能找妳、穗乃果店長和希一起過來看牠,也可以好好坐下來敘敘舊...雖然、結局不是那麼幸福,但是也是個值得讓人回憶的過去,對吧?

                                     曾和妳們一起照顧小花的大學生  花陽  敬上』」

在這封信件裡,另外附送的,除了已經成為社會人士的花陽與幼兒園的孩子們合照的照片外,還有花陽提及的、那隻與小花很像的貓的照片。黑色的貓在陰影之下,彷彿只有兩隻眼睛一般。黑貓如同孵蛋一般縮著身體,圓圓的眼珠子直盯著鏡頭,看起來雖然不是那麼親人,但是眼神中,卻也沒有透露出對於拍照的人的排斥。

看著照片中的貓咪,海未的回憶開始有了回溯。雖然說故事已經過了數年之久,但當時的感動,都還存於心上。

當然、分離時的悲傷,也是。

視線再一轉,海未看向了在花陽的信旁的照片。照片上的影像是真姬和妮可兩人,兩個人站在看起來是國外的禮堂的舞台上,上方還掛著寫著 "Congratulation" 的布條,由此,海未猜測這張照片,應該是某場真姬的鋼琴演奏會結束後的合照。

而在照片旁邊,是真姬和妮可兩人一起寫給海未的信件:

「『海未,還記得妮可吧?沒想到一轉眼,距離我們第一次見面,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呢。還記得妮可我拜訪妳的咖啡廳的那次說的嗎?妮可我啊,現在跟著英國的舞台設計工作室,在世界各地幫忙做設計...也因為這樣,所以只要有國際性的活動,妮可的家人就可以跟著妮可,一起到世界各地遊玩...該怎麼說、算是完成了最初的『夢想』吧--妮可果然不愧是妮可呢!

啊、對了,關於這張照片啊,我到了英國之後,因為幫這位那時正在世界巡迴演出的鋼琴家設計舞台,所以就和她小聊了一下...妳應該還記得她吧?聽說,海未妳很喜歡她的鋼琴曲,她說等到哪天有空時,要再回去與妳見個面...我們現在正在美國,大概要等到下個月才會回去日本,等到那時候再跟妳連絡吧!

                                                    曾和妳一起旅行過一段時間的妮可 筆』」

上面的內容,是妮可的信。

「『海未,我現在正在美國辦演奏會--我想妳應該多少有所聞吧?這次的活動算是大型的慈善募款活動,聽說各地的新聞,都有稍微的播報過相關的內容...雖然,我想妳也沒什麼太多的機會看報紙就是了...畢竟,『當時』、妳連前往日本辦演奏會的我都沒有認出來呢。

...嘛、還是不調侃妳了,讓我回歸正題吧。

在到英國演出時,意外的認識了也認識妳的舞台設計師...我想我也不用多去贅述,妮可她在上面,已經有寫到我和她的事情了,這部分就讓我帶過吧。這世界實在是小的讓人意外,沒想到居然會在那種情況下,與同樣認識海未妳的人碰面。我們彼此都分享了當時與妳發生的故事,妮可也跟我說了海未妳那喜歡收藏人們『故事』的興趣,等到這邊的活動結束後,我和妮可會前去拜訪,希望海未能分享一些故事給我們了呢。

P.S. 比起美國的咖啡,還是海未妳們的咖啡順口多了。

                                                    鋼琴家   西木野真姬   敬上』」

而下面的、便是真姬寫的內容。

這是自己收到的最後一封信,琥珀色的眼眸轉著,視線來到了旁邊的收藏櫃。旁邊的收藏櫃上,最側邊的過去自己送給穗乃果的書。海未並不知道穗乃果放那本書上去的真正原因--或者該說、真正想讓海未保存的故事--是什麼,所以海未打算如果未來有人真的問到了那本書的故事,就說一個自己和穗乃果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有可能會以自己和穗乃果一起開店的故事為主吧?總之,如果可以,還真希望不要有人問到那本書的故事。

在那本書的旁邊,是希留下來請海未保管的塔羅牌。距離希留下這副塔羅牌的時間,至今也已經過了一年多一些。這一年多的時間下來,自己都沒有再見過希,有時真的會想,希她真的照約定好的,回來拿這副塔羅牌嗎?還是其實打從一開始,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會回來拿走這副塔羅牌--

想到這裡,海未閉上了眼,將自己的思緒從那樣子的方向下拉回。

是逃避,也不是逃避,

單純只是、不想去想那些可能是生離死別的事情。

再次睜開眼睛,視線停留在了在那副塔羅牌旁的、不知是無意還是有意留下的、一個空位。

這邊原先就有個空位嗎?畢竟,有些客人也會在光顧時,到這個櫃子前看看,說不定是客人無意留下的--

也可能、這個空位,是某人有意的,希望未來,在這個空位,放進新的故事--

叮鈴。

然而,就在海未做出如此猜測時,那已經掛上「Close」的牌子的店門,突然、但不讓人感到意外的,被推了開。

「...歡迎光臨,繪里。」

勾起了微笑,海未轉頭,看向了那和自己約好的、有著燦金色髮絲的女子。

「抱歉、讓妳等了這麼久。」

原先那有些慌張的神情在看到海未透出的笑容時淡去,身穿著黑色套裝的繪里也對那捧著書坐在座位上的海未回以微笑。

 

「繪里今天早上說的、必須要當面談的私人的事情,是什麼呢?」

在繪里坐到座位上,並將手中的筆記型電腦提包放到桌面,安置好一切後,海未輕聲的向那一如往常坐在相同位子上的繪里這麼問道。

「...嗯...」

眼簾稍稍低垂著,讓繪里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的神秘。「這說來或許是有些奇怪,不過,會特別跟海未妳約這個時間,是想請海未說一個只有我們倆彼此分享的『故事』...」

「?」海未對此回答產生了疑惑。就一開始在訊息中繪里提及的,她們倆並非是「約定這個時間」,而是「不得已所以這個時間碰面」才是--

「......。」對於海未提出的問題,繪里並沒有給予答案,只是從帶來的電腦包中,拿出了一個絨布材質的小盒子。也因為繪里這樣子的動作,海未這才注意到,在繪里左手的中指上,不知何時的,多了一枚銀質素色的戒指。

「海未,」

就在海未睜大著雙眼,看著繪里手上多出的那枚戒指時,繪里一邊打開拿出的小盒子,一邊輕聲地喚了聲。

在這樣的呼喚後,繪里並沒有馬上接著說下去,蒼穹色的眼眸只是盯著對面的海未,

盯著海未那雙滿是訝異的看著盒中物品的琥珀色雙眸。

在繪里打開的小盒子中,並不出乎海未所料的,是一枚和繪里戴著的戒指相同款式的戒指。從那偏右側的放置位子、以及左側還有一塊空缺看來,這和繪里的戒指是一對的。

而讓海未最感驚愕的、是在那留下的戒指的前方放著的字條。

「願意讓我、為妳戴上嗎?」

在注意到海未頰上暈開了粉紅後,繪里才輕聲的,接著說出了這麼一句。

「......。」

羞澀的情緒表露無遺,在自己的耳根被對方溫柔的話語給染紅後,海未才像是從驚訝中清醒的、展露出了羞澀的笑。

「我願意。」

得到了不僅是回覆問句、同時也是回應字條的問題的回應,繪里才終於完全地放下了心上的忐忑,小心翼翼的避過前方的字條,從盒中拿出了戒指。

「那、我還要一個要求,不知道海未願不願意接受...」

捧著海未的左手,繪里輕輕的,將剩下的那枚戒指,套上了海未的左手中指。尺寸大了那麼一些,但並不是說是會滑掉的那種情況,所以整體來說,還算是合適。

「能不能請海未,為這對戒指說個故事呢?」

輕撫著海未的手,繪里輕聲的,向海未提出了這樣子的要求。

「......。」該怎麼說、還真是個...有那麼幾分艱難的請求。

不過--「嗯...好啊。」

不過,海未也並非完全沒有想法。畢竟,這個「故事」,打從自己開始對繪里有所心動的那刻開始,就一直都在進展著。

儘管自己方才做出了承諾,這個故事,也還是會繼續下去的。

「...這是一個...看似畫下了句點,但是事實上...其實正要開始的故事......」

一如往常的開場白。海未輕聲的,為「正要開始的故事」,做了這樣的「結局」。

 

 

 

 

 

=============

各位好,這邊是兔子瀲OwO感謝各位看完這個故事。

這個後記是在這裡限定的版本,因為這個收錄了八段故事的故事實在是太長了(目前已經有11萬字了呢!)所以兔子之後決定要將這個故事印製成本子。這個消息之前只有在噗浪上告知,但在這邊一直沒有提及,所以在發完這「暫時」的最後一章後,便在這邊附上了這段後記。

印製成本子的原因,除了這篇文章很長外,其實還有其他的原因:因為這故事的時間(實際上寫作時間)太長了,讀者在閱讀時整個故事其實是很瑣碎的,再加上這個故事裡面其實有一些時間上的Bug,所以才決定要將這篇印成本子。

當然,本子裡面會有一篇本子才有的附錄,算是給購買本子的人的特典。這篇故事到之後也不會發表於網路上,是只有書本中才有的內容。

那關於整個故事的後記,會等到本子販售之後打上來。那在這邊發表的後記,將會是網路上限定的版本--也就是以這八章作結的故事專屬的後記。當然內容可能會大同小異,但是會是以這個故事在這裡的結局為說明的後記。

 

以上,應該差不多就是這樣了!真的非常謝謝從2015年看到現在的各位讀者(?

如果對於後來這個故事將會印製出來的本子有興趣的人,歡迎在留言區中留言...不過之後等到確定一切的內容之後,這邊也會再發表新的印量調查。

總之,謝謝各位的支持,希望各位會喜歡這個(時間長達一年的(?))故事!

 

 

兔子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鳥
  • 兔子大大!!!!!!!我很有興趣!!!!!!!如果要出本子,請告知!!!!!!!

    繪海甜我一臉。
  • 好的XD到時候這邊也會發印量調查的,謝謝!

    兔子瀲 於 2016/08/06 2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