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照片

 

「歡迎光臨、繪里!」

一個下著雨的陰暗下午,

正當繪里撐著傘,站在自己時常光臨的咖啡廳前,困惑的看著門上掛著的「Close」牌子時,穗乃果已經從裡面推開玻璃門,帶著燦爛的如陽光一般的笑容,向繪里這麼開口詢問。

 

「呃...那個,我進來沒關係嗎?」

看著並未開啟所有燈光的咖啡廳店內,繪里跟著穗乃果的腳步,有些擔心的開口詢問道。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繪里又不是一般的客人,就當作是邀請朋友來家裡玩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到繪里用不放心的語調說出的語句,穗乃果瞇起雙眼,相當愉悅的說著,並將繪里帶到了平常繪里常坐的座位上。「而且啊,今天海未離開前也有特別吩咐我,說如果繪里妳來了,一定要把妳留在店內坐一下呢!」

「......!」

穗乃果的話語提醒了繪里方才一直堵在喉頭的疑問。「啊、所以,今天會突然沒有營業,是因為海未不在嗎?」

「嗯嗯,因為有廠商說想跟我們推銷商品,所以海未就去和對方接洽了。」

據說是帶有清甜茶香的麵粉--這部分,穗乃果也說不清楚,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傻笑,說出了一個讓繪里難以理解的說明。

「呃...總之,就是新產品就是了。」

不論那是什麼,總之,在繪里的理解之下,應該就是這樣子。

「嗯嗯!」穗乃果湛藍色的雙眸閃著光,似乎對於這件事感到相當的開心。「沒想到我們這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小小咖啡廳,居然也會有被這樣子推銷的一天...!」

「呃、不,那個...我想廠商在選擇時,應該沒有想這麼多吧。」

不過,真要說的話,本來繪里以為以海未這樣子膽小害羞的性格,會去和陌生人接洽這種事情的,應該會是更擅長這種事情的穗乃果才是--

「另外啊、海未除了要我將繪里妳留下外,還託付給我另一個任務喔。」

穗乃果端著巧克力鬆餅,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繪里的座位旁,將手中的盤子放到了繪里面前。

「?」不出穗乃果所料的,聽到自己這樣說的繪里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穗乃果沒有馬上接著做解釋,而是先在繪里對面的位子上坐了下來。「繪里幾乎每次來的時候,海未都會跟妳說個故事對吧?」

穗乃果用認真的表情,這麼對繪里說著。「所以,海未特別轉告我,要我一定要為妳準備一個故事。」

「欸...?」穗乃果說的又再一次讓繪里睜大了雙眼。自己沒想到這件事情,已經被海未歸類成當自己光顧時,一定會附送的一個「餐點」了。

「雖然、我應該比不上海未說故事的能力...就是了。」

穗乃果方才認真的表情散去,瞇著雙眼,帶著有那麼幾分無奈的笑說著。

「嘛、無所謂的,」繪里笑著。雖然說自己喜歡聽海未說故事,多少有一點是因為「是海未」的原因——不過,就算除去了這樣子的因素,繪里也不會因為這樣子,就拒絕海未和穗乃果的好意的——畢竟,自己也確實想從這些故事裡面找出靈感。「那麼、穗乃果想跟我分享什麼故事呢?」

「嗯——」湛藍色的眼眸望向一側,穗乃果抿著唇,像是在思考般的賣著關子。「因為我並不像海未會去收集有趣的故事...所以,我只能說說我和海未自己的故事了。」

說完的同時,湛藍色的眸轉回到了繪里身上。果不其然的,繪里雖然沒講出來,但臉上的表情一副就是:「我很感興趣!」的模樣。

「...那麼、我就來說說我跟海未剛開店時的故事吧?」

早就決定好的題材。穗乃果先深吸了口氣,接著便緩緩的、開了跟海未說故事時一樣的開場白:「那是一個...夢想可以開家屬於自己的咖啡廳的少女,實現夢想的故事......」

 

從大學畢業的半年後,海未藉著自己家裡的協助,在東京都的巷子裡,買下了一個店面。

這並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園田家本來就有相當的財力,所以為自己的女兒準備一間大約25坪的店面,並不算是太難的事情。當然,以海未的個性,海未只把這看做是家人「借用」自己的錢,所以,雖然說家裡在自己畢業後,用半年的時間就準備好了店面,但海未並沒有馬上就開始做開店的準備,而是在這一年間努力的工作(有時也會去參加一些弓道或是劍道的比賽,賺取獎金)不僅是為了準備咖啡廳內所需的座位、餐具等,同時也是將這些錢還給家裡——一直到從大學畢業後的一年後,海未才正式的,和自己的青梅竹馬穗乃果開始開店的準備。

「嗯...」

因為穗乃果的家裡畢竟是販售日本甜點的,既然要開這種咖啡廳,當然少不了要從自己的家裡學一些做甜點的技巧。於是,在大學時培養了一定的烹飪技巧的海未,便和穗乃果一起在穗乃果的家裡學習做甜點的方式。

「首先是外皮啊...」

看著穗乃果的母親給的甜饅頭食譜,海未來回研究了好一陣子後,終於要準備開始製作了。

「嗯...所以第一步驟是要製作冰淇淋...」

在此同時,在廚房的另一個角落,穗乃果站在鍋前,研究著宇治金時的做法。

廚房的流理台上放滿了各式的材料,像是鮮奶、麵粉、砂糖等。除此之外,在廚房的地上,也疊放著各式各樣的食譜。不只是甜點的食譜,義大利麵、燉飯等正餐的食譜也有好幾本——當然,也少不了飲料調製的教學。
海未在大學時期雖然有學習過正餐以及咖啡的沖泡,但是對於甜點什麼的,並不是非常擅長。這是其中一個自己會選擇跟穗乃果一起合作的原因——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穗乃果是自己最親的好友。不過,海未知道,雖然自己的青梅竹馬有時少根筋,也常給自己帶來一些困擾,但是像這種要一起經營什麼的事情,沒有比穗乃果更適合的人選了。

「啊、等等海未!麵皮那樣包得不夠均勻,饅頭會不夠緊實的!」

在自己要將混合好的鮮奶和砂糖放到平的鐵盤上,準備要將之放進冰箱時,穗乃果注意到了海未正在將紅豆餡包入麵皮中的步驟,趕緊開口提醒了一下。

「啊、咦?」聽到穗乃果這麼說的海未很明顯的表現出了慌張。

「要像這樣...」放下自己手中的鍋子,穗乃果湊上前,從海未手中接過了圓球狀的麵團,開始很熟練的將包在餡外的麵皮抹平。「每個地方都要是一樣的厚度...要平均分配...」

「啊、好...」

海未很認真的看著穗乃果的每個動作,並將穗乃果所說每一個注意事項都牢記在心中,口中也會小聲的覆頌一次,相當用心的在學習每件事情。

「那兩個孩子、很認真呢。」

而在廚房外面,

海未和穗乃果的母親站在門外,看著正在廚房裡忙東忙西的自家女兒。

「是啊,」聽見了自己的兒時玩伴的話語,穗乃果的母親也笑著做出了這樣子的回應。「畢竟,能夠距離夢想這麼近,對海未來說,現在一定是興奮不已吧。」

「不過,老實說,還真是有點意外呢。」

「意外?」

對於海未的母親再次開口的句子,穗乃果的母親睜大了雙眼的望了過去。

「我本來以為海未那孩子,對於作詞或是小說家什麼的比較感興趣呢,」

海未的母親盯著前方,盯著在廚房裡學習做甜饅頭的海未的身影。「畢竟那孩子喜歡看書,文筆也不錯,本來以為那孩子會比較喜歡那樣子類型的工作呢...」

「而且...」

停頓了一下,海未的母親沒有馬上說下去,而是瞇起了雙眼,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

「而且?」

「那孩子...明明很怕生的,做這種要跟人接觸並且服務他人的工作,真的沒有問題嗎?」

海未的母親依舊笑著,雖然口中說著如同問句一般的話語,但似乎並沒有想要提出問題--彷彿認為、不論那孩子適不適合,只要海未願意去做,什麼事都能做得很好。

「...不會有問題的。」

穗乃果的母親也跟著笑了起來。「雖然我家穗乃果少根筋,而且有時常常會找麻煩...但我相信,她一定會好好協助海未的。」

「......。」海未的母親微笑著,在沉默了數秒後,輕聲地開了口:「...總覺得...好像看著過去的我們倆呢。」

「咦?什麼意思?」

並不理解自己的兒時玩伴的意思,穗乃果的母親音調忍不住拉高了八度。她可不記得過去的自己有像自己的女兒一樣,常常給對方帶來麻煩--

...應該是沒有啦。也或許、對方說的,是其他的事情、吧。

 

在一個月左右的學習期之後,穗乃果和海未正式的開始處理店內的擺設、服裝、以及餐具等物品的購買。

「海未啊,以我們的座位數,我們需要多少餐具呢?」

穗乃果抬起頭,向身旁正在設計咖啡廳內座位與擺設的海未開口問道。

「嗯...等我一下...」

海未並沒有抬起頭,手中轉著筆,很認真的研究著桌面上的平面設計圖。桌面上放著的是25坪咖啡廳的平面圖,上面已經稍微有了一個雛形,但是桌椅什麼的還並未放入平面設計圖中。而在旁邊,還放著一疊的資料--包括桌椅的擺設、後場廚房擺設、以及吧檯擺設等跟咖啡廳場地有關的書本。而在海未的左側,則是上面已經記滿筆記的筆記本--像是雙人桌、四人桌的大小,以及走道必須要留下多少空間等筆記密密麻麻的記在本子上。

海未歪了下頭,將視線移到了旁邊的筆記本上,口中無聲的喃喃一陣後,開始在平面圖上隨意的打了下草稿。「目前的設計是...雙人座七桌、四人桌四至五桌,再加上吧檯約四至五人...」

「餐具大概準備三副的話,假設全餐廳坐滿的話,一種餐具準備120副可以嗎?」

湊到了海未的旁邊,穗乃果看著海未在平面圖上打出的草稿,確認般的問道。

「我想應該可以。」海未勾起了一抹微笑。「穗乃果,別忘了還有我們廚房自己要用的餐具--另外,碗盤什麼的,也要算一下數量。」

「我們廚房裡面需要什麼特別的用具呢?」

低頭,穗乃果一邊在本子上記錄目前需要購買的東西,一邊向身旁的海未問道。「我現在想到的...像是打蛋器、平底鍋、咖啡機、湯鍋、果汁機...還有什麼其他的嗎?」

聽到「果汁機」時,海未琥珀色的眸閃出了一分疑惑:「我們需要果汁機嗎...?」

「呃、我們不會賣到需要打成果汁的東西嗎?」

看著抬起頭來望向自己的海未,穗乃果歪著頭,如此地反問道。

「......。」海未很認真的沉思了起來。以目前想到的菜單來看,店裡面是沒有供應果汁類的...但是、果汁機啊...

「呃、那個、海未,我想果汁機先不要訂吧?」

注意到那思考的焦頭爛額的海未頭上開始冒出了白煙,穗乃果趕緊開口阻止了海未。「等到之後如果真的有需要,我們再來準備吧?」

「啊...好...」

接受了穗乃果的提議,海未方才的緊繃瞬間消去,對於得到了這樣子的解答而鬆口氣。而看著這樣子的海未,穗乃果只是勾起了一抹苦笑。她知道,海未就是有時太過認真了。雖然說這並不是件壞事,但是一不小心,海未可能就會將太多的壓力放到自己身上--

所以,當海未開始煩惱或是煩心時,自己就必須要隨時幫她踩下煞車。

「我想,這或許就是當時海未決定找我的原因之一吧。」

穗乃果站起身子,走到吧檯前,為自己倒了杯水。「雖然說我並不是個細心的人,也不是個聰明的人...但是,我想海未,應該也是認為,我可以在必要的時候為她踩煞車吧--」

就像當自己要做出些沒有多加思考的事情前,海未也會拉住自己...一樣的道理。

「妳們倆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繪里看著穗乃果拿著水杯走回到座位上,同時這麼說著。「那時還在音乃木坂時就有感覺了...看著妳們三個人一起為了阻止廢校而奔走時,就常常覺得...穗乃果和海未,果然是天衣無縫的組合呢。」

說到這裡時,心稍稍的揪了一下--雖然說知道她們倆本來就是兒時玩伴,兩人的感情會好是正常的。但是,就算自己的理智這麼告訴自己,感性上還是稍微對於自己無法介入兩人之間這件事有那麼些的放不下。

「呵呵,是這樣嗎?」

穗乃果笑著,坐回到了繪里對面的座位上。「不過,那樣子的情感,就只是那麼的單純不過了...」

聽到穗乃果說的,繪里睜大了雙眼,但還來不及多問什麼,穗乃果已經緩緩的再次開了口--

 

在穗乃果和海未完成了咖啡廳的平面圖,也透過穗乃果的母親找到可以提供材料的廠商後,穗乃果和海未正式的進到了咖啡廳的預定地中。

現在的咖啡廳只完成了大多的外型--鋪好了木頭地板、架好了吧檯、設好了落地窗,其他的桌椅、電器什麼的都還沒有正式「入住」。

「雖然說還沒有完全完成,但是現在這樣感覺就很棒了呢!」

這家咖啡廳的位置是在一條巷子裡,位於兩條路的轉角處,老實說並不是個差的位置--雖然是在巷子裡,但並非深巷之中。從巷子外走過,木頭地板以及桌椅吧檯的深棕色色調,總是可以吸引路過的人的視線。

穗乃果跟海未走進巷子,踏入了那在周圍的平房之中看起來格外突出的、未來兩人的咖啡廳,穗乃果看著眼前寬敞的店面,很興奮地說道。

「...是啊。」

海未仰著頭,琥珀色的眼眸閃動著感動的流光,看著眼前已經很有咖啡廳感覺的店面。

今天兩人會來到這裡的原因,便是要準備安置座位和電器。搬家公司以及家具店晚點就會將物品送過來,身為店長,海未和穗乃果當然必須要來做指揮以及看成果,所以才會來到這裡,等待晚點將會到來的送貨員。

然而,在搬家公司和家具店的貨車到來前,一位意外的訪客卻先出現了。

「哎呀...沒想到,居然會是小穗乃果和小海未呢。」

身後透明的玻璃門被無聲的推了開,聽見了這樣子的招呼聲,穗乃果和海未不約而同轉過身,望向那突然走入店內的人。

「...咦?」

走入店裡的人她們倆並不陌生,但是,「這個人」的出現,卻讓兩人表露出了驚愕的神情--

「希?」

同時不約而同的、喊出了走進店內的女子的名字。

「呵呵,好久不見了呢。」

緩步的朝著海未和穗乃果走去,名為希的紫髮女子笑著,開口做了招呼。「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子的重逢呢--實在是,讓人意外呢。」

雖然這樣說著,但是那雙微瞇著的眼中的草原色眸卻似乎不是這麼說的。海未盯著這意外的訪客,琥珀色的眼眸捕捉到了那雙眼眸中的不對勁,但卻沒有辦法明確說出那「不對勁」之感,究竟是從何而來。

「希妳怎麼會出現?好突然啊!」

穗乃果並沒有注意到海未盯著希的視線,對著自己過去所認識的朋友張開了雙臂走上前。

「呵呵,並不是突然唷,」希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將視線轉移到了一把抱住自己的穗乃果身上。「我家剛好就住在附近,這幾天路過這邊時,突然發現這邊新開了一家還沒有開始裝潢的咖啡廳,所以就關注了一下...」

草原色的眼眸又移了開,望向那露出了微妙表情的海未。「結果剛才路過時,看見兩個熟悉的身影,所以便走進來打了招呼...」

接著,便漾開了天真無邪的笑。「沒想到這裡居然是小海未和小穗乃果的咖啡廳呢!真是讓人意外。」

「......。」是我多心了吧。

看著對方那開心的樣子,海未放下了剛才因為那不對勁的感覺而起的戒心,跟著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也沒想到居然會以這種方式跟希妳重逢...以後如果有空,歡迎來這邊喝喝咖啡、吃吃甜點。」

印象中,希最喜歡的食物是燒肉,或許自己也可以考慮買個平底鍋,就可以為對方準備最喜歡的食物了。

「會的,」希放輕了聲音,草原色的眸與海未琥珀色的眼眸對上。「我空閒的時間並不少,所以,應該是會常常來光顧的...」

「當然,」嘴角的微笑弧度更加的揚起。「如果有需要幫忙的,也可以跟我說唷。」

「謝謝妳,希。」

對於希的承諾,雖然海未並不太理解對方背後的意思,但是她依然先行的向希道了謝。

「呵呵...」

而那抱著希好一段時間的穗乃果則在鬆開雙臂的同時,突然的笑了起來。太過突然的笑聲讓海未的臉沉了下來,「穗、穗乃果,妳怎麼了?」

「嘻嘻,沒什麼--」只是,希這樣子的一句話,讓我想起了過去、跟希和繪里,一起阻止音乃木坂被廢校的事情而已--

這段話,當時的穗乃果並沒有說出口,但在兩年多後的今天,卻突然的向聽故事的繪里說出了當時的真心話。

「...那段時光,確實是很值得懷念的事情。」

一直默默聽著故事的繪里在穗乃果在這裡打住時,輕聲的說出了這樣子的感想。那時候,雖然自己和海未等人並非是打從一開始就是同伴關係,但是到了後來,和她們三人一起並肩為音乃木坂努力時,那段時間確實是充滿了歡笑。

不僅是因為這三個人給了那時無助的自己帶來了希望,同時,也是因為--

「現在想想,那時候,如果沒有音乃木坂要廢校的事情...現在的我們,會是怎麼樣的呢?」

也是因為遇上那有著海色長髮的少女,才讓那時無助的自己有了解答。

如果那時,我們彼此、沒有因為音乃木坂要廢校的事情而相識的話,

現在的「我們」,是不是只會變成偶爾在路上擦肩而過時,會讓彼此回眸的...素不相識的人呢?

「......。」看著繪里那雙蒼穹色的眼眸中那分落寞,雖然不知道繪里在想什麼,但是穗乃果卻稍稍的感受到了繪里沒說出口的感傷--

「繪里要不要喝水果茶呢?」

穗乃果收起了被沾染到的落寞,睜大雙眼,像是平常那樣有精神的向面前的繪里詢問道。

「啊、好?」

突然被這樣問的繪里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並沒有詢問太多的便做出了回應。

看著繪里那雙蒼穹色的眼眸又再次透出精神,穗乃果趕緊跳起身子,回到了吧檯後。「海未不久前調整了我們原先水果茶的材料比例,這樣子感覺會比較清爽,喝起來應該也會比較順口喔!」

「原來如此,所以是要我幫忙試試味道嗎?」

繪里對著在吧檯後方忙碌起來的穗乃果這麼說道。並不是嫌棄的語氣,而是對於自己意外的接下了這樣子的工作這點有幾分訝異。

 

於是,大概過了幾分鐘後,穗乃果拿了一壺水果茶回來。

「那麼,接下來呢?」

看著穗乃果放下茶壺後坐回到自己的面前,繪里開口,對於故事--或者該說,往事--接下來的發展提出了疑問。

「接下來...」

湛藍色的眼眸看著繪里倒茶的動作,穗乃果的思緒也隨著那流動的茶水,流回到了方才中斷的地方.......

 

在所有的桌椅按照海未的指示一一放置到店面裡之後,這家原先只有木質氣味的店家終於更有咖啡廳的感覺了。

「喔喔--!感覺好棒啊!」

在搬家公司的工人走出咖啡廳之後,本來在店外面站的離門口有段距離在聊天的穗乃果和希走回到了店門口前。看著現在咖啡廳的樣貌,穗乃果忍不住地發出了讚嘆的驚呼。

潔白、但被暖色澤的燈光打亮的牆面,搭配上閃著微光的木質地板,木色的座椅整齊的擺放著,高腳的吧檯椅也像是守衛般直立在深棕色的吧檯前,為棕色的咖啡廳點綴了幾點不同--

看上去,就像是外面已經在開業的咖啡廳一般。

「......。」

站在穗乃果身旁的海未並沒有回應穗乃果,只是微笑著,琥珀色的雙眸盯著前方、未來屬於自己的咖啡廳。

呼吸不自覺的急促起來。或許是因為興奮,或許是因為緊張,

心上此刻的感覺很難說明,興奮、期待、感動、擔憂--各式的情緒似乎都在自己的心中醞釀,化成了含在自己眼眶之中的淚水。

「咦?」

驚覺到那稍稍收起臉上笑容,眼眶中打轉著淚水的海未,穗乃果也跟著慌張了起來。「海、海未?妳怎麼了?為什麼哭了?」

「啊...」五味雜陳的海未聽到穗乃果的問句,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何時漫出的淚水。「奇怪、怎麼...」

是興奮感動的淚水?對於自己居然可以距離自己的夢想這麼接近這點而感到開心。

還是,這是因為畏懼緊張而發出的淚水呢?擔心自己無法好好的堅持,也擔心這一切會變得跟過去的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害怕自己沒辦法讓這個地方,變為是自己「希望」的地方--

「......。」

穗乃果看著海未將眼眶中的淚水抹去,臉上的表情認真,就像是在思索自己應該做什麼一般--

或者是,在思索海未此刻,究竟在想些什麼。

這樣子的沉默並沒有停滯太久,很快的,穗乃果又再次勾起了微笑。

「不會有事的--」

穗乃果伸手,輕輕的撫上了海未的背,臉上也重新的漾開了笑容。

「如果是海未的話,絕對可以讓這邊、變成讓人覺得安心放鬆的地方。」

簡單的一句話,卻正中了海未煩惱的事情。變為自己「希望」的地方--不僅是收藏了人們的「故事」,也收藏了人們的感動、人們的笑容--這樣子的地方。明明連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自己的兒時玩伴...卻只用了這麼簡單的一段話,就讓海未知道了自己所害怕的--

溫熱的掌心輕撫著海未的背,穗乃果看著前方,看著未來屬於兩人的咖啡廳。「我相信,海未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又再次的說了一次。

「...嗯。」

眨了下眼,海未再次的抬起頭,跟著穗乃果一起看著彷彿已經漫有咖啡香的咖啡廳--

看著那屬於自己的「夢想」。

「......。」

聽著兩人的對話,本來待在咖啡廳外的希緩步的走到了海未和穗乃果的身後。希帶著輕柔的微笑,什麼也沒有說。好似這一切的發展,都已經在她的預料之中。

 

「那麼、既然是這麼值得紀念的事情,要不要來拍張照呢?」

就在海未將上面寫著「Open」和「Close」的雙面門牌掛到門上時,被海未和穗乃果邀進來休息的希轉頭,對著那正站在門口的海未這麼說道。

「拍照?」

對於希的提議,海未先表達出了她的錯愕。「可是我沒有相機...」

「海未、妳在說什麼啊?用手機就好啦!」

聽到了海未的話語,站在吧檯裡的穗乃果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機。

然而,相對於穗乃果,希拿出來的更是「有備而來」的東西。

「別擔心,我有準備的哪。」

希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隨身包包中,拿出了一台微單眼數位相機。

 

「嗯嗯--我們未來的兩位服務生,準備好了嗎--?」

站到了暫時無人經過的巷子的中央,

希雙手拿著相機,拉高聲音,對著站在咖啡廳前的穗乃果和海未喊道。

穗乃果和海未都身穿著咖啡廳服務生的服裝--白色襯衫、黑色西裝背心和黑色長褲--並排的站在一起,對著鏡頭,開始調整兩人的位子及角度。

「呃、啊,那個...等一下...」

一看到鏡頭,海未那容易害羞的性格又被激發了出來。雙手放在併著的雙腿前,支支吾吾,並扭捏的轉開了視線。

而身旁的穗乃果對於海未會有這樣子的反應完全不意外,很迅速地湊上前,用右手勾住了海未的左手。「準備好囉!」

笑容燦爛的同時,穗乃果也用另一隻手,對著鏡頭比出了「YA」。

「啊、等、等等--」

喀擦。

然而,就在海未高喊出聲的同時,希毫不猶豫的按下了快門,將這樣子的畫面永久的記錄了下來。

「這感覺說來也真的很奇怪...明明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情了,但、只要想起當時的一些事情,就會覺得這些...都好像是幾天前...才剛經歷過的事情呢...」

故事畫下了句點,

外頭的雨不知何時停了,坐在繪里對面的穗乃果微低著頭,帶著感懷的神情,看著放在桌面上的照片,輕聲地說道。

桌面上的照片正是方才故事結尾裡提及的、那張由希為自己和海未拍攝下來的紀念照。明明已經是經歷了兩年的照片,這張照片中的畫面,卻像是昨日才發生過般的,清晰的印在穗乃果的心上。

或許是因為,這張照片,一直都好好「保存」著的關係--

「......。」繪里也垂著雙眼,和穗乃果一起注視著那張、剛才才被穗乃果從角落的收藏櫃那邊拿來的書裡拿出來的照片,「為什麼會把這張照片...夾在書裡呢?」

輕聲地問道。蒼穹色的眼眸也下意識的將視線帶到了放在穗乃果手邊的書上。

「...這本書,是以前海未送給我的書。」

穗乃果一邊說著,一邊將那本書拿了起來。那本書的作者是國際上相當知名的推理小說家的作品,也因此,繪里雖然說沒有拜讀過那本書,但是對於那本書的劇情也算是稍有耳聞--就如同它的書名一般,這本書講述的故事,是一家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面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的一家雜貨店。從形式和劇情上看來,這本書似乎不像是推理類的小說,但只要看過這本書,相信每位讀者,都會打從心底的認為這是一本推理小說的、一本非常特別的書。

「雖然說我不像海未那麼喜歡看書,不過因為是海未特別送給我的,所以我還是看完了...」

雖然,劇情什麼的,我現在也沒什麼印象了--穗乃果吐了吐舌頭,自嘲般的加上了這麼一句。

「我想,海未她、想必是因為這本書的啟發,所以才會想開這樣子的一家咖啡廳...」

穗乃果低垂著眼簾,帶著一抹溫柔的微笑,輕聲的說著。「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將這本書放到了海未的收藏櫃上。」

「海未她啊,雖然說喜歡收藏他人的故事,但是卻意外的不喜歡與別人分享『她自己的故事』。所以,儘管這張照片對她來說有相當大的紀念價值,她卻堅持不要將這張照片,跟著其他過去曾經『收藏』過的物品,一起放到收藏櫃上。」

因為,那對海未來說,是她實現她的夢想的--

穗乃果並沒有給予方才說完的「故事」一個名詞,就像是要繪里自己填上字詞般的,將「名字」留了白。

「原來如此,」聽到了這邊,繪里對於這件事的發展已略知一二。「所以,穗乃果妳,為了將這張屬於她的故事的照片放到那個櫃子上,所以才會將它夾進書裡面...對嗎?」

「嗯。」穗乃果點頭,原本稍稍低垂著的臉也在做完回答後抬了起來。「因為,這本書對我來說,也有一段值得留存的故事,所以我便以這個做為理由,將照片夾進這本書裡,一起放到了收藏櫃上。」

儘管,就算放到了收藏櫃上,這個故事,也不會被海未...分享給其他的人們。

說完,穗乃果便將書攤開,將照片重新的、小心放回到了書中。

「好了、差不多該把這本書放回去了--」

穗乃果展露出了平時的笑,同時伸了個懶腰。「故事結束了,海未應該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如果讓海未看到這本書的話,感覺會很難跟海未解釋我說了什麼故事啊。」

「.......。」

聽著穗乃果說的,繪里沉默了數秒,

「故事...可還沒結束呢。」

接著,很突然的說了這麼一句。

「咦?」

雖然說繪里壓低了聲音,但在只有兩人的咖啡廳中,穗乃果還是聽得相當的清楚。正要將書本放回到櫃子上的穗乃果因為聽到這樣子的一句話而回過了頭,與那轉過身子看著自己的繪里對上了視線。

「妳們倆的故事...現在不還在繼續進行著...嗎?」

繪里帶著微笑,為自己方才的語句做出了解釋。

不只是現在,未來也是--就像是那本書裡面的那家雜貨店一樣,雖然已經結束營業了,但卻還不斷的、為那些有煩惱的人,做著解憂的解答。而繪里也相信,不論發生什麼事,這家咖啡廳的故事,也會不斷的傳唱下去。

「...說的也是呢。」

穗乃果並不知道繪里話語之後另外暗藏的弦外之音,但儘管如此,穗乃果也深信繪里說出來的這番話。

看似畫上了句點的故事--事實上,這不過就是一個故事的開端...而已。

不論是對自己,還是海未,都是如此。

 

接下來的發展,就如同穗乃果所猜測的那樣,在穗乃果重新坐回到座位上沒多久後,海未便帶著滿面春風的推開了咖啡廳的玻璃門。

「穗乃果--成功了!」

興奮的海未快步的來到了穗乃果和繪里坐著的雙人座旁,一邊高喊著,一邊將一大袋裝有許多麵粉的布袋放到了兩人的桌面上。海未這完全忽視桌面上其他餐具的「毀滅性攻擊」讓繪里趕緊一個伸手,扶住那些被布袋撞倒的杯子,才沒有造成慘劇的發生。

「本來還以為場面會很可怕的,沒想到店長人很親切,不但送了這麼多的麵粉,而且還說以後如果還有需要什麼原料,都可以向他們詢問有沒有適合的材料呢!」

「呃、海未,妳應該不是要跟我說吧?」

注視著海未那雙發亮著的琥珀色雙眸,不知道為什麼海未要盯著自己說這段話的繪里忍不住地做出了吐槽。

「海、海未,我才是穗乃果啊!」

而那本來就有點少根筋的穗乃果,也在繪里將一切說明白的同時,意識到海未剛剛明明喊的是自己的名字,但是卻對著繪里說話的這件事。

「啊、抱歉,因為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

海未一邊說著,一邊帶著笑彎的眼,轉過頭望向穗乃果。

「不!這應該不是因為太開心就會弄錯的事情吧?」

海未的回答又讓繪里忍不住的做出了第二次的吐槽。

 

總之,在一陣混亂之後,店門口的門牌被轉為了「Open」,海未和穗乃果一同的回到了吧檯裡,趁著還沒有客人進來的這段空檔時間準備三個人的晚餐。

而那被當作是客人、單獨留在座位上的繪里,雖然知道自己應該要繼續寫稿子,但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心上還掛念著方才穗乃果說完的故事的緣故,繪里完全無法好好的思考自己現在手上應該要寫的故事的劇情。

「......。」蒼穹色的眼眸直視著前方,直視著那在吧檯裡面忙東忙西的海未和穗乃果。

突然,一個靈機一動,繪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啟了手機裡的相機功能,並將鏡頭對上了那正在吧檯裡忙碌的兩人。

「來--笑一個!」

故意要吸引兩人的說了這麼一句。

「咦?」

「耶--!」

正在洗杯子的海未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穗乃果已經一個跨步的撲到了海未的身上,並對著鏡頭比出了「YA」。

 

喀擦。

就像是紀念今天所說的故事一般的,拍下了與過去的那張照片相似的--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鳥
  • 我想那本書是"解憂雜貨店"吧?我也很喜歡那本書。

    一如往常讓人舒服的文筆。很開心這次是穗乃果跟海未的故事,我好奇很久了,雖然主繪海,但我也喜歡海未與其他角色的互動。最後也請作者加油,我很喜歡兔子的文章 : )
  • 是的、是解憂雜貨店沒錯XD看來真的很明顯wwww因為很多人都看出來了ww
    事、事實上這篇一開始原先的預想其實並非完全是繪海,而是偏向海未中心向,所以和其他人的故事發展其實才是這個故事的重點,繪里和海未的相處比較少...XD(欸
    我會加油的、謝謝你!

    兔子瀲 於 2016/08/06 2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