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 車票

 

「海未的收藏櫃上,真的收藏了很多特別的東西呢。」

一個晴朗的午後,一個相當適合出遊的日子,

繪里站在海未咖啡廳的收藏櫃前,像是走馬看花的觀賞著放於櫃子層板上的物品。

本來坐在座位上,出神的看著繪里背影的海未,因為聽到繪里這番話,而像是從白日夢中醒來一般的驚醒。

「啊...嗯、對啊...」其實沒有聽清楚對方所言,海未先是一陣慌張後,才用自己的猜測做了如此的回應。

「還真懷疑這些東西究竟都是因為什麼故事而被海未妳收藏下來的呢...」

蒼穹色的眼眸並沒有從物品上移開,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將腰稍彎下,讓自己更貼近櫃上的收藏。

聽到這個問題,與繪里有段距離的海未露出了一抹微笑。「繪里對哪一個故事感興趣呢?」

「嗯...?」

雖然說對於海未的回問並不算意外,不過這樣子的問話也讓繪里稍有些遲疑的回過頭,瞄了眼那掛著期待笑容的海未。「嗯...我想想...」

將視線轉回,繪里沒有多加思考的便將這個問題的答案加諸到了第一眼所見的事物上。「這張車票吧?」

蒼穹色的雙眸定睛的看著櫃子上,那寫著「東京➔博多」的乘車券,繪里輕聲的做了回應。

「乘車券的故事嗎...」

海未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淡去,琥珀色的眸稍向旁側望去,不再盯著繪里的背影。「那是一個...並不是為自己而旅行的...女子的故事......」

這故事的開端,要從自己的合夥人高坂穗乃果將自己的腿骨摔斷的那天開始說起。這天,咖啡廳很難得的,沒有準時在平常開業的時間開張。而原因,就如同上面所述。

「呼...呼...」

海未接獲消息趕到病房時,希已經在病房內了。希正坐在穗乃果的病床旁,用那雙草原色的眼眸,與病床上的穗乃果不約而同地望向那站在門口的海未。

「...啊、哈哈...早安啊,海未...」左腳上打著石膏並被高高吊起的穗乃果這麼開口。

這聽起來相當一般的招呼語在此時此刻這樣子的情境下,不知道為何的帶著些微的懼怕。

或許,是因為海未那垂下頭,並且渾身發著抖的反應使然。

「...我說妳--」

果不其然的,在海未再次抬起頭時,海未便用高八度的音調做了這樣子的開場白。「為什麼會把自己弄成這樣?」

雖然是句質問的話,但同時也充斥著擔憂的情緒。

「欸...」湛藍色的眼眸跟著海未走進,穗乃果臉上滿是苦澀。「今天早上要出門去上班前,不小心從家裡的樓梯上摔下來...嘿嘿...」

「所以就摔成這樣?」海未的眉毛豎了起來。

「呃...哈、哈哈...」

穗乃果垂著眉,傻笑著。她與海未也是相處了二十多年之久的知心好友了,她知道海未現在臉上帶著的不滿,全是源自於那擔憂的心情。但是自己也不是自願摔成這樣的,所以只能裝傻一般的傻笑。

只見海未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的僵硬。

「小海未,別怪罪小穗乃果了吧?」

然而,就在海未吸了口氣,準備開口繼續說些什麼時,坐在一旁看著這一來一往的希終於決定開口說點什麼。草原色的眼眸看著海未,希帶著溫柔的微笑,這麼對海未說道。「小穗乃果也不是自願讓自己變成這樣的...對吧?」

「而且啊,」草原色的眸轉回去望向穗乃果。「我覺得、這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什麼意思?」

這句話不出意料的換來了海未和穗乃果不約而同的問話。海未並沒有辦法理解希的想法--說什麼、有人受傷了這種事情,怎麼想都不會是件好事。不只是受傷要照護或是復健等等的問題,這段期間,咖啡廳的事情可能都必須由海未一個人接下,如果說生意冷清也就算了,如果說生意好,兩個人處理都忙不太過來了,更別說是單由海未一個人接下了。

「......。」對於海未及穗乃果的疑問,希沒有馬上回應,而是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下一站,品川站要到了--」字正腔圓的女性廣播聲透過音響傳了出來,將某些在睡夢邊緣來回徘徊的乘客喚醒。安靜的車廂中開始出現了一些小小的騷動聲,讓本來低著頭看書的海未抬起頭,看了一下四周圍後,再度的回到自己悠哉的推理小說世界中,準備享受自己的休閒假期。

「既然發生了這樣子的事情,那麼,何不如就用這機會,好好的休個假呢?」

對於海未和穗乃果的疑問,希在一段時間的賣弄關子後,終於說出了這麼一個提議。

「休假?」

希的提議讓海未和穗乃果又再次異口同聲。

「嗯嗯、」希瞇著眼,帶著漾開的笑容這麼說著。「小海未和小穗乃果平常也沒有固定的假期吧?我想啊,或許這是上帝的安排,就用這機會暫時店休幾天,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也不是不行,對吧?」

「嗯...」海未發出了一段似乎是同意這個說法的低吟聲。

「欸...那我...」

「當然,」並沒有讓穗乃果提問,希很快地接續開口:「為了懲罰小穗乃果讓我們大家擔心,小穗乃果的傷一好,咖啡廳就馬上重新開業--這樣子怎麼樣呢?」

「欸?」「我附議。」

對於希的提議,海未幾乎是毫無遲疑的做了如此的回應,琥珀色的眸還在說著的同時瞄向了一臉訝異的穗乃果。

「小穗乃果,下次可要多注意點呢。」

看著穗乃果那失落的垂下肩膀的舉動,希只是帶著笑,這麼對嘆氣的穗乃果說道。

「...不過...」

就在所有人達成協議之時,海未突然的這麼一句吸引了希本來定在穗乃果身上的視線。

「雖然說趁這機會休假好像確實也不是壞事...但...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呢。」

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在做自己可說是「夢想」之事,當現在暫時要暫停這個工作時,海未反而不知道自己該用這個時間去做什麼才好。

「......。」希收起了笑容。這確實是個...讓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的問題。

「嗯...不然、海未要不要趁這機會去旅行呢?」

然而,就在希煩惱時,病床上的穗乃果開了口。

「海未不是很喜歡收藏故事呢?」穗乃果帶著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張大著雙眼,這麼對海未說道。「不如就利用這個機會出去看看,說不定可以找到很棒的故事呢!」

「......。」

聽到穗乃果給自己的建議,海未睜大了雙眼,

然後,漾起了一抹微笑。

 

「我到車上囉,穗乃果,請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造成雪穗和希的困擾,知道嗎?」

坐上了往博多的希望號,海未用手機發了這樣子的訊息給穗乃果。一方面是報平安,另一方面也是表達自己的擔憂之心。

「我知道啦--海未要好好玩喔!要多拍點照片回來給我們看!」

大概十幾秒鐘後,這樣的訊息傳了回來。

看著那樣子的訊息,海未微笑了起來,「好的。」發送這樣子的回應。

就像是呼應海未的動作一般,在海未按下發送的同時,車子也慢慢開動。有著海色長髮的女子的旅途、就這樣地展開了。

 

「本列車往博多,下一站,新橫濱......」

伴隨著這樣子的廣播,一位身材嬌小的黑髮女子,揹著相機包,提著一大袋的行李,從門口緩慢的來到了海未的座位旁。

「!」

注意到那位女子的出現,海未很快的闔上書,在對方還沒有開口說話前趕緊移動了雙腿,讓對方可以坐進自己身旁那還空著的靠窗位子。

「...謝謝。」

看著海未的舉動,那名有著童稚外貌的女子拖著行李,進到了座位。

那袋行李裡似乎放了不少的東西,相當的沉重。身材嬌小的黑髮女子將行李抱入懷中,接著踮起腳尖,使勁地想將行李放到上方的行李架上,但試了好幾次都是徒勞無功。

「......。」本來已經將視線轉回到書本上的海未再次抬高了眼,琥珀色的雙眸望著那努力的女子,思考了一下後,決定闔上書本。

「那個,讓我幫妳吧?」

海未站起身子,同時開口,打算要幫那跟希綁著相同髮型的黑髮女子把行李放到架上,但這好心卻意外的換來了對方嫌惡的眼神。

「妮可我才不需要妳幫忙!」

自稱為妮可的女子抱緊了行李,惡狠狠的回頭瞪著比自己高出一些的海未。看著那個表情,海未雖然被對方兇狠的態度給嚇了一跳,但很快的就知道對方只是不想承認自己矮這件事,所以才會不想要自己幫忙。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傲嬌?

「我知道了...那麼、我就不插手了。」

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海未也覺得自己不需要多去插手,便一邊說著,一邊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聽到海未這麼說,黑髮女子先是露出了有那麼些不知所措的表情,然後瞪起雙眼,繼續試著將行李放到架上。對於這樣子的發展,海未並不繼續的將注意力放在書上,而是瞄著身旁那身材嬌小的女子,看她是會堅持到最後成功,還是會在中途就決定要求助於自己。

大概過了一分鐘之久吧,自稱為妮可的黑髮女子終於成功的將那一大包行李扔上了行李架上,「看吧!妮可我啊可是很厲害的!」並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全身放鬆下來的坐臥上了自己的座位。而對於這一切的發展,海未沒有對此表達太多的意見,只是帶著一抹像是鼓勵對方一般的微笑。

就在回以對方微笑時,海未瞄到了對方還揹在身上的相機包。「那個相機包...不用放上去嗎?」

表達疑惑的開了口。

「嗯?」聽到海未的問題,黑髮女子低下頭,順著對方的視線望向了自己身側的相機包。「啊、這個不用...這是待會要用的。」

「...待會要用的?」海未不太理解這個回答的意思。在新幹線的車廂裡,為什麼會用到相機呢?難不成...對方是記者,或者是攝影師,所以要趁在車上時看照片?

這麼想著的海未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身旁那位自稱妮可的女子從相機包中拿出單眼相機,然後面向窗戶,將鏡頭對到了車外。

右手的手指調動快門的速度,而另一隻手則轉動著焦距--看起來相當熟練的樣子。

「.......。」看著妮可的動作,海未微張著雙唇,琥珀色的眼眸帶著期待的看著這一切--甚至有那麼幾分的出神。

直到按下快門時發出的喀嚓聲響起。

「啊。」聽到了那樣子的聲響,海未這才回神過來。而那本來將鏡頭對著窗外的妮可則已經收下相機,開始檢視方才的成品了。

「嗯...」

低著頭,看著相機螢幕中的照片,妮可稍稍的皺起了眉頭。絳紅色的眼眸映照著相機螢幕裡的畫面,認真的端詳著方才被收錄起來的畫面。

然後,笑了起來。

「嗯、好,這張有到妮可我的標準,保留!」

帶著滿意的笑容這麼說道,妮可放下雙手,閉上雙眼,將身子暫時的靠到了椅背上。

「......。」暗色卻因窗外光線而閃爍的琥珀色眼眸訴說著滿腔的好奇心,海未整理了一下內心的問題後,輕聲地開了口:「是...工作嗎?」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但當對象是素不相識的人時,個性悶騷又有那麼些膽怯的海未實在是沒辦法完全敞開心胸的去問對方比較私人一些的事情。

「嗯?」聽見了海未的問題,像是在休息的妮可睜開了眼,望了過去。「嗯...並不算是工作...」

說到這裡,妮可突然稍做了一下停頓。「啊、不對,嚴格說起來的話,應該是...聖誕老人的工作吧?」

聖誕老人?

看著妮可臉上的笑容,海未的疑惑更上了一層。海未知道,對方口中說的「聖誕老人」應該只是個比喻,但是...

「啊啊、不是——」聽完了海未的問題,妮可用拉高了八度的音調,又好氣又好笑的開口:「雖然說妮可知道自己很——有——女人魅力,但是妮可才正值二十多歲的青春年華,還沒有結婚生子唷!」

妮可放下了相機,將右手指尖併攏,點上了自己的胸口。「妮可照顧的是我的弟弟妹妹們——這些照片,都是要送給他們的禮物。」

「禮物?」

海未並沒有去回應妮可前面說的那些有關於女人魅力或是結婚生子的內容,只關注在妮可所說的禮物這件事上。

「嗯,因為弟弟妹妹年紀都還小,平常都只能待在家裡,所以想用這種方式讓他們可以見識到外面的世界...之類的。」

就在妮可說完的同時,列車的廣播又響了起來。聽到了要到站前的廣播,妮可重新拿起相機,繼續將鏡頭對到了窗外的風景。

喀擦--

伴隨著漸慢下來的車速,妮可慢慢地調整焦距,食指也扣上了快門,拍下了進入名古屋站的前一刻。

 

雖然說自己在東京也是居住了好一段時間,不過個性較為內向怕生的海未,過去其實並沒有像是現在這樣子的搭乘新幹線到遠方的經驗。這一次的休假,不僅僅是心靈上的放鬆,對海未來說,更是一個可以放開膽識、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見識的機會。

然而,出乎意料的,這次的旅行,更是讓海未遇上了有趣的「故事」。

「下一站,京都站、到了--」

車上的廣播又響了起來。窗外的景色變得與東京的周遭相當不一樣了,這周遭並不像滿是現代感的東京,京都站的周遭有著自然的風景,同時,空氣中也帶有了不知從何而來的古色古香,連車站都與現代化的東京很不相同。

「這裡就是京都啊...」

雖然說希望號並非是新幹線中速度最慢的車種,但是畢竟東京到博多是相當長的距離,全程少說也是四小時左右的車程,所以到了京都站時,新幹線列車暫時的暫了停,讓車上的乘客有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可以下車呼吸新鮮的空氣、動一動筋骨。

身為因緣際會同行的旅客,妮可和海未便一同下車,在車站內隨處的走走,等待列車的再次行駛。利用這個機會,妮可帶著相機,一邊低聲說著,一邊像是個好奇寶寶般的到處拍來拍去。

「京都比想像中的更漂亮一些呢...」

走在妮可的前方,海未將雙手背在後頭,緩而輕的跨開腳步,視線張望四周,看著這個對自己來說有那麼些陌生的地方。「來到這裡,就好像是來到了新世界一般...沒想到一個國家裡面,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景色差別...」

聽到海未說的,妮可放下了眼前的相機,轉頭看向了海未。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想這樣做的喔。」

很突然的一句話。這樣子的一句發言讓海未停下了腳步,用訝異的神情望向妮可。

「現在因為弟妹的年紀都還小,再加上旅費的費用實在很高,所以只能用拍照的方式讓他們見識到這世界各種不同的景色...」

絳紅色的眼眸雖然望著海未,但卻似乎沒有定焦在海未身上,而是望著其他的事物。「但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他們、親眼看到更多更美好的景色...!」

絳紅色的眸中閃爍著某些海未說不上來的情感——這並非是要傳達給自己的話語,但那為了他人而想努力去完成某些事的想法,卻毫無保留的流露出來。

「……。」

海未沒有回應,只是為因訝異而睜大的雙眼拉上眼簾,掛起了笑。

並不是嘲諷、並不是否定,

而是發自內心的祝福。

「欸欸、妳笑什麼啊喂!」

看到自己臉上的笑容,妮可皺起了眉,不悅的開口道。

「嗯嗯,沒什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差不多該上車囉。」

並沒有告訴對方自己內心所想的,只是隨性的,應了個與話題並無太多關聯的應答。

 

吃完午餐後,兩人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海未繼續自己尚未讀完的故事,妮可則繼續自己的攝影「工作」。

「?」

而在到達廣島站時,深陷於自己手中的推理小說的情節中的海未突然發覺身旁的妮可不知何時已沉沉睡去,手中還緊緊的抓著相機,大概原先只是想稍微閉眼休息一下,結果一不小心便受到睡魔的誘惑了吧。

看著這樣子的畫面,海未先是思考數秒,接著便放下手上的書本,站起身子,將妮可座位上方的冷氣出風口調整了一下,讓冷風不會直直吹到妮可。

要將窗簾也拉上嗎--海未在坐下前思索起這個問題。雖然說拉起窗簾的話,外頭的光比較不會那麼刺眼,但同時也有可能會因為這樣子的舉動而吵醒妮可。

想到這裡,海未便還是決定不要這樣做--自己也是不喜歡在睡覺時被吵醒的人,一開始出於好意的事,如果沒有給予對方該有的幫助,那就有失一開始的原意了。

不過有件事、就算有可能吵醒對方,海未還是決定要做--

海未傾身,貼近那正熟睡的妮可,伸手,將對方手上的相機先接了過來。剛剛因為用餐,妮可將相機的帶子從頸上拿了下來,海未擔心妮可睡得太熟,一不小心會把相機摔掉,所以便決定還是要暫時的幫妮可保管相機。

「......。」然而,看著妮可那熟睡的模樣,這樣子的動作卻讓海未有了突發奇想。

緩慢的將有那麼些重量的單眼相機拿到面前,第一次嘗試用單眼相機拍照的海未將鏡頭對準了那靠在座椅上的妮可,右手食指扣上了快門。

 

「本列車往博多,下一站,小倉站......」

在離開德山站沒多久,廣播聲才剛落,那本來熟睡著的人便醒了過來。

「嗯...」

睡眼惺忪的妮可揉著眼睛,稍稍仰起頭,看向前方的跑馬燈。「要到小倉站了啊...看來我好像也沒有睡很久呢...」

「嗯?」聽到了妮可的聲音,快要將故事看完的海未這才注意到妮可醒來了。「嗯...大概...半小時左右吧?」

說完,海未便想起對方的相機還在自己這邊這件事。「啊、對,因為看妳剛才睡得很熟,所以暫時幫妳保管了一下相機。」

一邊說著,海未一邊從自己的身旁,將妮可的單眼相機從椅子上拿了起來,並將之遞給了妮可。

「啊、謝謝。」

看著海未將自己的相機遞給自己,還有那麼些迷茫的妮可沒想太多的接過了相機,並向海未答了謝。

海未看著妮可沒有多質疑自己的接過相機,轉身準備繼續朝著窗外拍照,稍稍的鬆了口氣。

「...啊。」

然而,就在海未以為對方不會有所懷疑時,妮可又突然開了口。

「妳應該沒有趁我睡覺時,拿我的相機偷拍什麼吧?」

妮可的問題讓海未再次的繃緊了神經。

「啊--當、當然沒有的啊!」

很快的做出了回應,但那拉高了幾度的音調,連海未都覺得這聽起來就是個謊言。

「嗯--?」

果不其然的、妮可對海未的回答產生了質疑。雙眼瞇成兩條線,皺著眉頭,一臉就是不信任的表情。「真的沒有嗎?很可疑喔?」

「真的沒有啦!」

海未閉起了雙眼,雙手擺在身前,帶著心慌的在次覆頌了一次。

「嗯--」妮可緊緊盯著海未。

「嗚嗯...」冒著冷汗的海未看向旁邊,不與妮可有所視線接觸。

「...好吧、妮可我就相信妳吧。」

大概在這樣十幾秒的對峙(或者應該說是單方面的壓制)後,妮可終於說了這麼一句,並在同時間笑了起來。

聽到妮可的話語,海未這才完全的放鬆下來。雖然說妮可是這樣說的,但是海未並不認為妮可是真的相信自己所說的話,畢竟,剛才自己的反應,連自己都覺得太可疑了。

 

不過,讓海未不解的是,如果妮可真的很介意這件事的話,根本不用像剛才那樣子的逼問自己,只要打開照片的歷史紀錄,馬上就會知道有無了,不是嗎?

 

到達小倉站後,距離到達終點站博多、就剩下十餘分鐘的車程了。在停靠在小倉站的車子再次開動後,海未便跟著車上其他乘客的動作,開始整理自己拿出來的物品,並將自己的行李預先從架上拿了下來。

「吶、妮可。」

將自己的行李拿下來後,海未順便將妮可的行李拿下,放到了自己和妮可中間的地上。

「啊、謝謝。」

剛拍完外頭那艷陽高照的景色的妮可聽到海未的聲音而將視線轉了過來,並在看到對方幫自己拿下行李的同時做了答謝。

.「啊、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

或許是因為聽到了海未稱呼自己的方式,妮可像是被提醒一般的提起了這件事。

名字--對呢、自己還沒有跟對方介紹過自己。

琥珀色的眸中多了幾分笑意,海未沉默了數秒後,輕聲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園田海未...」

妮可覆誦了一次對方說出的名字。絳紅色的雙眸中映出了海未那海色的長髮,彷彿說著海未的名字,與她那頭秀麗的長髮十分相襯一般。而新幹線列車在妮可重複著海未名字時,駛入了有著港灣的博多區,窗外的景色也很剛好的,變為了博多灣的海景。

 

「海未接下來打算去哪裡呢?」

下了車後,妮可提著自己的行李,對著站在月台上傳訊息的海未提問道。

「嗯?」

按下了發送,海未回過頭,望向那身材嬌小的女子,臉上的表情有那麼些疑惑,似乎是沒聽到妮可的問話。

「海未是來玩的吧?」妮可像是確認般的加上了這麼一句。「海未的第一個行程是什麼呢?」

第一個行程?

海未在腦中浮現出的第一個答案是飯店,不過她知道妮可要問的並不是這個。

「目前是打算...Check in完後去櫛田神社參拜。」

海未照實的做了回答。

「唔、櫛田神社啊,還真是傳統的參觀景點呢...不過確實是很像海未妳會做的選擇呢。」

是這樣嗎--聽到妮可說的,海未在心中有那麼些質疑。不過、或許是自己身上真的有某種氣質,才會讓這個跟自己不過相處了四小時多的人有這樣子的想法吧。

「這樣子的話,說不定我們還會有機會見面呢。」

提著行李,妮可一邊說著,一邊跨開了腳步,朝著博多車站的改札口走去。看著妮可漸走遠的身影,海未也趕緊跟了上去。

「我的第一個行程是博多運河城,距離櫛田神社並不是很遠,說不定逛一逛,還會有機會巧遇呢。」

注意到海未跑回到自己的身旁,妮可娓娓的、說了這麼一句。

「.....。」海未並沒有做出回應,她並不知道這樣子巧遇的機率有多高,不過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發展,確實...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將乘車券和新幹線特急券放入改札口,走過閘門,並將唯一吐出來的乘車券取出。博多車站外燦爛刺眼的陽光映入了眼簾,讓先行走到出口的海未抬起手,遮掩住那強烈的陽光。

博多--自己第一次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看著前方的馬路,海未覺得自己的心跳漸漸的加快。

「海未,怎麼了嗎?為什麼站在這裡不動?」

注意到那一動也不動的海未,妮可帶著擔心的心情,走到了海未的身旁。

「啊啊、沒什麼...只是、有點緊張呢...」

海未僵硬的轉過頭,看向了身旁的妮可。

「嚇!」看到海未臉上的表情,妮可受到了極大驚嚇的倒退了三步。「海、海未,我說妳,冷靜一點好嗎?既然是出來玩的就好好放心玩嘛!」

「可是...」

「可是什麼!又不是沒有光沒有電沒有空氣的地方,放心的好好玩很難嗎?!」

妮可覺得自己的腦神經快要斷裂了。「來、放輕鬆,深呼吸--吐氣--」

聽著妮可的指示,海未跟著做了起來。是稍微覺得放鬆了一些--至少沒有像剛才那麼緊張,但是心上的擔憂還是沒有淡去。

「...好了。」大概。

「嗯、總之,就好好放心玩就對了,不會有事的。」

妮可這麼說著,同時向海未展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看著那抹笑,海未覺得自己安心了一些--不明所以的。

或許,是因為這樣子的表情,讓海未想起來「那個時候」,穗乃果告訴自己的那番話吧。

不會有事的--如果是海未的話,絕對可以讓這邊、變成讓人覺得安心放鬆的地方--

「那麼、海未,我也該走了。」

妮可的話語截斷了海未通往過往的思緒。

「再不加快腳步的話,會趕不上Check in的喔。」

說完,妮可便轉過身,朝著計程車乘車處的方向走去。「之後...再見囉...海未。」

絳紅色的眼眸中有那麼幾分的不捨--妮可也不知道這樣子的情緒從何而來。明明,對方不過是意外認識的人...罷了。

或許,自己是將對方,視為是「可以信任的朋友」了吧?

 

看著妮可遠去的身影,海未呆愣數秒後,突然像是想起什麼的清醒了過來。

「等等、妮可--」

跨開了腳步,海未提著行李追了上去。聽到海未的叫喚,妮可回過頭,望向那正朝自己跑來的海未。

「怎麼了嗎?」

看著氣喘吁吁的海未,妮可輕聲地問道。

「那個、」海未嚥了口唾沫,轉而笑了起來。「可以...跟妮可妳,拿走妳的乘車券嗎?」

「原來如此,所以這張車票,並不是海未妳的...」

故事說到了這個段落,繪里看著上面寫著東京➔博多的乘車券,說了這麼一句。「我本來想說,是不是海未妳在旅程中碰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所以打算特別保留下來呢...」

「自己的故事的話,或許就不會想要特別收藏在這裡了吧...」

雖然這樣說或許並不是那麼正確--畢竟,這些故事雖然不是以「自己」為主體,但自己確實也是親身經歷了這些事情。所以,解讀成是自己的故事,或許也並沒有錯。

 

後來,自己在離開櫛田神社時,特別繞去了博多運河城。不過,在那邊晃了兩三個小時,都沒有見到妮可。

而之後,在博多的三天兩夜行程,也都沒有再與那位自稱是妮可的女子見到面。

或許,和她的緣分就這麼結束了吧?海未這麼認定。

「唉--我也好想出去玩喔--」

在海未收拾桌面時,

在吧檯裡的穗乃果將上身趴在吧檯面上,鼓著雙頰,像是小孩子一樣的說著。

「誰叫上次妳要受傷呢?」海未露出了一抹苦笑。雖然真的說起來,如果不是因為穗乃果把腿摔斷、如果不是因為希給了那樣子的建議,或許自己也不會給自己這麼一個放假的機會吧?

「嗚--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穗乃果像是鬧彆扭的整個人趴平在吧檯上。「吶--海未,我們找時間休假然後出去玩嘛--」

「看狀況吧。」隨口的說了一句,但腦中其實已經開始計畫這回事了。

然而,就在海未端起盤子,準備要把用過的餐具收回吧檯時,店門上的鈴響了起來。

「啊、歡迎光...」

然而,海未的招呼聲,卻因為進來的那個人而硬生生遏止。

「...妮...妮可?」

看著那身材嬌小的黑髮女子,雖然說髮型與自己第一次與對方會面時的印象不太相同,但那童稚的面貌,讓人一眼就可以認出面前的女子,是當時與自己一同搭往博多的乘客妮可。

而對方臉上那訝異的神情,也說明了對方確實就是自己所知的那個人。

「果...果然是...海未?」

身上穿著與外表不太相符的黑色套裝,名為矢澤妮可的女子睜大著雙眼,這麼說道。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相遇呢。」

倒了兩杯冰紅茶,海未一邊坐下,一邊對著對面的妮可這麼說道。

「我也很意外,」妮可看著海未坐下,伸手,端起了方才海未放到自己面前的桌面上的冰紅茶。「剛結束工作,正要去搭電車時經過了這裡,本來也沒多注意的,結果沒想到居然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就走進來確認一下...想不到真的是呢。」

「或許,也是個命中注定的安排吧?」

妮可喝了口茶,做出了這樣子的結論。

「...命中注定,是嗎?」

或許,比起那時在博多相見,這樣子的再見,也許真的更加適合呢。

「是說,妮可妳剛剛提到『工作』...」

從妮可的裝扮看來,妮可所做的工作,應該是做辦公室的吧?喜歡看推理小說的這點讓海未常常會不經意的猜測他人的事情,因此也對於對面的女子起了好奇心。

「是舞台設計師喔。」聽到了海未的問題,妮可做了解答。「剛才去和外國廠商協商,如果對方答應的話,之後說不定可以到英國去為活動設計舞台了呢。」

「如果說這次的舞台設計夠吸引人的話...」稍做了停頓,妮可臉上的表情多了幾分陶醉。「以後說不定能跟更多的外國廠商合作,能夠出國的機會就會變得更多了...如果說順利的話,說不定之後還可以帶著家人一起去呢...!」

「......。」看著妮可臉上的表情,海未也笑了起來。她並沒有說出口,不過,之前在京都時,妮可跟自己說的事情,她都還放在心中--她知道,這樣子的發展對妮可來說,可是可以完成夢想的航道。

真希望、能看到面前這位女子,完成自己的夢想呢--

就跟自己一樣。

「那麼、當作是慶祝,我就特別招待一份蛋糕吧!」

很突然的站起了身子,海未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吧檯。「妮可想要什麼樣的蛋糕呢?巧克力、奶油的、還是水果蛋糕呢?」

「欸欸、不用啦--」聽到海未說的,妮可慌張了起來。她知道做這種咖啡廳的工作很辛苦,進貨的成本也不便宜,隨便這樣子招待,一不小心可能是會賠錢的。

「別客氣,」

聽到了妮可說的,海未稍稍回頭,望向了那滿臉驚訝的妮可。「我也希望、妮可妳能完成妳的夢想...」

說完,海未便將視線拉回,與身旁那站在吧檯內看著自己的穗乃果對上視線。「畢竟,『夢想』這種事情要達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聽著海未的話語,穗乃果也笑了起來,接著便回身,開始準備做蛋糕的材料。

「...唔、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的話...」

無法反駁--或者該說,有人這樣子的支持自己,自己也並沒有必要去拒絕對方好意。「不過我可先說、如果這個月賠錢的話,可不要來找我哭喔!」

「才不會那麼小氣呢。」

海未並沒有多做反駁,只是簡單的說了這麼一句。「所以、要什麼口味的蛋糕呢?」

 

「真的沒關係嗎?」

站在吧檯前,妮可一邊接過包裝精美的六吋蛋糕,一邊這麼問道。

「沒關係的。」海未微笑著,輕聲的對妮可說道。「那麼,就預祝一切順利囉,妮可。」

「......。」妮可沒有做出回應,但臉上卻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情。

「...怎麼了嗎?」

看著妮可臉上的表情,先開口詢問的並不是海未,而是海未身後的穗乃果。

「...啊嗯、沒什麼啦,我只是在想...」

說到這裡,妮可又停頓了數秒。「妳們咖啡廳沒有名片嗎?」

名片?

穗乃果和海未不約而同的互視了一眼。

「呃...真的沒有嗎?」

妮可臉上多了幾分的難以置信。「不然,拿個紙記個店面地址給我吧,這樣子我出國後,還可以偶爾寄些明信片回來給海未妳。」

 

於是,按照妮可說的,海未拿了一小張紙,用黑筆在上面記下了自家咖啡廳的地址。

「謝了。」

接過了海未給自己的、記有店面地址的紙片,妮可打開了自己的皮夾,將之收了進去。

也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的,在對方的皮夾裡,放著一張照片。那張照片上的主角海未再熟悉也不過--因為、那張照片拍的主角,正是自己。

從上面的畫面看來,應該是在京都的時候,和妮可在月台上亂晃時,被妮可偷拍的吧--不過、為什麼會拍自己呢?

琥珀色的眸更加專注的盯著那張照片,發現在那張照片角落,用麥克筆寫了一行字,但是因為太小了,海未真的看不清楚上面寫了什麼--只能勉強看到上面好像寫了「海」還有「朋友」...之類的字樣。

海未專注於照片上的思緒跟著妮可闔上皮夾的動作而回到了現實。

「那麼,之後有空的話,我會再來光顧的。」

妮可將皮夾收起,提起了蛋糕。「再會囉...海未。」

說完,妮可便沒有太多留戀的,走向了玻璃門。

「...嗯。」

眼前的畫面與在博多時、兩人別離的場景有所重合。當時,在自己叫住對方之前,看到的也是這樣子的身影--

「對了、海未。」

然而,就在自己準備要向對方道別時,

妮可回過了頭,帶著笑,向海未開了口。

「妳拍的那張照片,失焦了喔。」

「...啊。」

「不過...」

海未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已經拉開玻璃門的妮可又開了口:「後面的風景,拍得很漂亮喔,謝謝妳,海未。」

 

叮鈴--

門上的鈴噹巧妙的接上了海未的回憶,但卻將海未從中拉回到了現實。已經說完車票的故事有段時間了,但是海未還沉醉在後面這些沒有說出的故事--或者該說、往事--裡。

琥珀色的眼眸並沒有先望向走進店內的客人,而是先定焦在了還在櫃子前看東看西的繪里身上。

很巧的,繪里也轉頭過來,看向了海未。似乎知道這樣子的發展,海未一定會有話要跟自己說一樣。

「...那麼、我先去忙囉,繪里。」

看著對方臉上的笑容,海未輕聲地開口說道。

「嗯,」

繪里笑著,對於這句話的出現完全不覺得意外。「快去忙吧?」

聽到繪里說的,海未就像是得到了同意般的笑起,然後朝著吧檯的方向過去。

「...對了,繪里。」

然而,走了幾步後,海未突然的又回過頭來,向那手中正拿著一副塔羅牌的繪里開口。

「下星期...找一天妳有空的時間,我們一起出去玩...好嗎?」

琥珀色的眸與蒼穹色的眸對上視線,海未帶著有那麼幾分羞澀的笑,這麼提議道。

「咦?海未,終於有休假了嗎?」

在繪里回應前,先有反應的是正在幫進來的客人點餐的穗乃果。不過海未並沒有回應這句,只是伸手在穗乃果的背上拍了一下,示意要穗乃果繼續幫客人點餐,不要分心。

「哈哈,好比說像是博多之類的地方嗎?」

看著眼前的畫面,繪里臉上的笑更加的漾起。雖然沒有明確表達,但其實已經暗喻自己答應海未的邀約了。

「看妳。」

而聽著繪里那滿是暗示的話語,海未只是收起了羞澀,用看上去十分幸福的笑容,做出了如此簡單的回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霜
  • 非常喜歡作者你的文筆,淡淡柔柔的又很流暢(不太會形容但就是很棒!),總能讓我覺得自己是故事中的一員,他們真的活在我的眼前,親眼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每個角色的故事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風格,能看到你的文章真的很高興,一看下去就無法停止,請繼續加油,我會支持你!
  • 能讓你喜歡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的支持,我也會繼續加油的!

    兔子瀲 於 2016/06/16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