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星座盤

 

「欸欸!海未!繪里!聽說今晚會有流星雨耶!」

手中抓著今天的報紙,穗乃果很興奮的跑到咖啡廳最角落的位子,對著正面對面坐著聊天的繪里和海未這麼喊道。

因為穗乃果這麼一句的「宣告」,店內還在喝茶休息的客人不約而同的抬起頭,望向了那正準備張開雙臂抱住海未的穗乃果。

「穗乃果、別這麼大聲!」

海未咬著牙,壓低聲,在伸出手將抱上來的穗乃果用力推開的同時嘀咕了一句。

「啊。」

聽到海未說的,穗乃果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舉動吸引了全咖啡廳裡的人目光——當然也包括了正無奈笑著的繪里。

「啊…啊哈哈、抱、抱歉…」

注意到自己做錯事的穗乃果帶著尷尬的笑對看著自己的所有人道歉道,接著便在看過來的視線一一消失之後,再次伸出了手。

「海未~我們一起去看流星雨嘛~」

這次很識相的壓低了音量,用快要聽不清楚音量再次說道。穗乃果手中的報紙從繪里的眼前晃過,臉上還有些無奈的繪里便順手的接過了那被捲起的報紙,開始閱讀上面的內容。

「…不行。」

海未甩開了頭,拒絕了穗乃果的要求。「怎麼可以在沒有先行公告前就為了自己的私慾關店休息呢?這樣太沒有職業道德了。」

「欸——可是這很難得的耶…」穗乃果像是被媽媽責罵的孩子一般的垂下了肩。「而、而且,晚上的時候客人比較少一些,只是一天臨時關店,應該也沒關係…」

「客人少可不是藉口啊,」海未打斷了對方,同時皺起了眉,語氣也變得強硬了許多。「只要是客人就應該要服務,怎麼能以假設去合理自己,去影響到可能會有的客人呢?」

「唔呃…」

被指責的狗血淋頭的穗乃果完全沒有辦法去反駁什麼,雖然還不願意放棄說服海未,但垂下的雙肩已經說明了穗乃果的啞口無言。

然而,就在穗乃果覺得這個請求已經沒有討論的餘地時,本來低著頭認真閱讀報紙的繪里抬起了頭。

「流星雨啊,聽起來很浪漫呢——如果要去的話也請算我一份吧?」

這麼開口說道。

「欸欸——?」

繪里說出的話語讓海未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繪里、妳也是站在穗乃果那邊的?」

雖然說海未本來就知道繪里推崇享樂主義,但她原先以為繪里會跟她站在同一陣線,一同說服穗乃果的——

「別那麼死板嘛,海未,」繪里咧齒笑著,站起身,將手中的報紙在桌上攤了開來。「妳們看這邊寫的…」

「目前預測流星雨經過地球的時間約為午夜十二點左右」——在新聞文章的最後寫了這麼一句。

「……。」海未有些難為情的瞄向了身旁一臉訝異的穗乃果。

「咦、咦咦?原來是這樣嗎?」

身為最早提案者的穗乃果也是一整個錯愕,只能帶著傻笑用這麼一句帶過自己的粗心。

「呵呵、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吧?海未。」

繪里依然笑著,將臉貼近了海未,輕聲的詢問道。

「唔、如果是這樣的話,當然是沒什麼問題…」

對於自己沒有多去詢問就一口否定這點感到抱歉,但又不願意老實的向對方開口道歉,海未的自尊心讓她不自覺的表現出了那麼些的不情願。「不過,這樣子的話,打烊後的清掃工作就要盡快的完成,不然會耽誤到上山的時間哦。」

聽到海未說的,穗乃果展露出了平常那滿是活力的笑。「嗯!沒問題!我現在就來打掃!」

說完,便也不等海未做出任何的回應,一溜煙的就跑回到了吧檯後方。

「啊、等等、穗乃果——現在就開始處理也太早…算了。」

嘆了口氣,海未帶著無奈的笑,轉頭望向了坐回座位的繪里身上。

「呵呵、這樣子不是很好嗎?」繪里用單手撐著頭,另一手順勢的將剛才攤開在桌上的報紙收起,放到了桌子靠牆的那一邊。「海未——也是很有興趣的吧?」

「……。」海未沒有回應這個問題,只是轉而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對了,這倒是讓我想起了一個跟星星有關的故事呢。」

「跟星星有關的故事?」

繪里相當期待的看著海未站起身,走到在咖啡廳角落的櫃子前。

「是的,」一邊應著,海未一邊從上拿起了一個塑膠製的星座盤。「這是一個…跟追求自我夢想的少女…有關的故事……」

 

這是在這家咖啡廳尚未開張前發生的故事。那時的海未剛準備要從大學畢業,正在思索自己未來的下一步。

「嗯……」

海未手拿著筆,有些無力的、在社團社辦的桌上趴了下來。桌面上放著的是自己未來的計劃,紙上用筆寫了很多的想法,同時也有許多圈圈點點的記號。

實在是…很讓人困擾的問題啊。

海未閉上了雙眼,手腕也垂下,平放在桌面上。

雖然說自己理論上是要直接繼承園田道場的,但自己並不希望自己接下來的日子,就只能這樣子的,在教授弟子的時間中消逝。對於喜歡收集他人的「故事」的海未來說,她希望自己能有一個更佳的管道可以去聽到更多他人的故事——同時,她也希望自己能在平靜且無憂無慮的環境中,好好收藏那些對她來說不凡的小故事。

「不過…能做什麼呢…」

存有想法這點並不困難,但要如何實踐,就是個艱澀的問題了。

「…該怎麼做好呢…」

嘀咕了一句,

閉著的雙眼讓睡意攻其不備的席捲而來,趴在桌上的海未開始覺得思緒漸漸變得遙遠,四周圍的聲音也漸漸變得模糊——

「海~未——就知道妳會在弓道社的社辦裡喵!」

然而,就在海未正要深陷進疲倦的泥沼之中、意識變得恍惚的同時,一聲拉長的呼喚和緊抱上來的溫熱身子讓海未被硬生生的嚇醒。

「哇啊?」

海未定睛,低頭看著那緊抱著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到社辦裡了的橘髮少女。「凜——妳怎麼…?」

對於對方知道自己在這邊這件事並不訝異,但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突然前來找自己,海未一臉錯愕的,對跟自己一樣跪坐在地上的少女問道。

這位抱著海未,樣貌可愛,語尾還帶著喵的活潑少女是與海未不同系的學妹。名字是星空凜,有著橘子色短髮和一雙翠金色眼眸。在體育系專修田徑的凜在大一剛入學時,因為想嘗試各式的社團,所以接連在劍道社和弓道社的社團體驗時與當時在這兩個社團擔任主將的海未碰面,進而變成了好友。

至於為什麼不過是在社團體驗是見了幾次面就變成了跨年級的好友…只能說、一方面是因為緣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兩人的個性剛好互補了吧。凜的個性樂觀,活潑但有時又很衝動,是個很容易讓人操心的小女孩;而剛好的、海未又是個不自覺的會去照顧人的大和撫子,在這樣的「結合」之下,兩人便成了現在這樣子的關係。

「海未、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去觀星,好不好喵?」

凜將臉埋進了海未那其實並沒有多大起伏的胸中,雙手抱著的動作變得更緊了些。

「今天晚上?」

海未覆誦了一次對方的請求,琥珀色的眼眸也反射性的向上,望向了掛在牆上的時鐘。

「呃、是可以啊?不過怎麼這麼突然?」

時間上絕對是沒什麼問題——現在也才六點多,只要先打個電話跟家人說一下就好。但這要求來得太過突然,海未實在是想不透對方突然決定這麼做用意為何。

「喵!也沒什麼、只是臨時起意而已喵。」

翠金色的眼眸稍稍的閃爍了一下,凜在鬆開了抱著海未的雙手的同時這麼答道。

「…是這樣嗎。」覺得對方的反應不太自然,但似乎也不是說謊——總之,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自己也沒有理由多去懷疑,是吧?

雖然是這樣告訴自己,腦中卻還是不自覺的去思考今天是不是某個值得紀念或是特別的日子--就算對方確實是個喜歡出遊、熱情而且可愛的孩子,這樣子的突然要求還是太過令人意外了些。

 

這樣子的想法一直掛在海未的心上--等到海未在恍惚的應答之中意識過來時,自己已經吃完晚餐,站在夜晚中半山腰的公車站牌旁了。

公車並沒有開到山頂上,凜和海未便手牽著手,在這樣子清幽的環境中,沿著公路繼續的向山頂前進。

夜晚的涼爽以及對於爬山這件事情的熱情讓海未完全的遺忘了方才還掛記在心上的疑問,就這樣和對方一邊走著,一邊聊天。

「對了、因為太過突然了,所以還沒有機會問妳...最近過得還好嗎?」

牽著凜從道路上轉到林間,海未開口,向走在自己身後的凜問道。

「......。」

並沒有得到凜的回應,本來看著前方的海未擔心的回過頭,這才發現對方正努力的踢掉纏到自己腳踝上的枝條--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忘記回應了吧。

等到弄掉了自己腳踝上的枝條,凜便很快地對海未笑了開來:「嗯嗯!過得很好喔!」

稍稍的收起了笑,凜微著低頭,雙眼盯著和海未交握在一起的手,停頓了一下後又開了口:「前不久得到了可以出國比賽的機會,所以現在正在進行更密集的鍛鍊呢喵。」

「好厲害啊--」不是敷衍、而是發自內心的感嘆。沒想到才大三,就已經可以出國比賽了,雖然少根筋,但果然一直以來都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努力...相較起來,自己...好像只是得過且過的在過生活而已......

「海未呢?」

凜的聲音喚醒了海未。

剛才還低著頭的凜抬起了頭,湊近了海未。「海未在畢業後,想做什麼呢?」

「欸?」

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將話題重點轉到自己的身上,對這樣的發展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海未轉開了視線。「啊、呃...我...還在思考...」

確實是還在思考。或許就按照一開始的繼承家業也沒什麼不好,但是--

突然亮起的四周拉回了海未那雙琥珀色的眼眸,海未重新望向了前方,這才意識到自己和凜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山頂。

「啊啊、到了!」

興奮的凜毫無預警的拉著海未衝上前,差點讓海未一個沒站穩的側身跌上草地——幸好海未一直以來的鍛煉讓海未的反射神經很快的穩住身子,才沒有因此而摔倒。

「海未妳看——好漂亮啊喵!」

凜並沒有注意到海未方才的踉蹌,很開心的鬆開拉著海未的手,像是要擁抱整個星空般的張開了雙臂。

「……。」

海未看著那與面前璀璨景色有著相同姓氏的少女大開雙臂的背影,露出了微笑,同時仰頭,望向了那在頭頂上的星空。

「…是啊。」

在受到光害的都市裡看不太見的銀白色光芒閃爍著,如同春季被風吹落、散落在地面上的櫻花花瓣一般撒滿整片漆黑的夜空。夜空中銀河蜿蜒,往著無人知曉的遙遠彼方而去,而四周圍的眾星不只拱月,同時、也與旁側那條星光閃爍的銀河道無聲的爭奇鬥艷起來。

美麗的景色讓海未一時之間恍了神,全副心思全到了夜空的銀光之中。等到回過神,海未這才注意到方才站在前方的凜不知何時坐了下來,在包包裡翻找了什麼東西起來。

「嘿嘿,為了要觀星,我可是有所準備的喵!」

聽到海未的問題,凜一邊得意的說著,一邊從背包裡拿出了…星座盤。

「…是星座盤啊。」

本來以為凜會拿出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的海未沉下了臉。

「海、海未,妳那是什麼反應啊喵!」海未的反應讓凜慌張了起來。「星、星座盤很重要不是嗎喵!」

「…或許…吧…一般來說、是望遠鏡…比較重要吧…」

當然海未並無怪罪凜的意思,只是如果現在她有時間先行準備,她一定會選擇帶望遠鏡,而不是星座盤。

「喵、可是、有這個的話,就可以知道現在看到的是什麼星星了嘛喵!」

「嗯…是這樣嗎?」

海未也不是沒有傻傻拿著星座盤觀星的經驗,以她過去的經驗,她知道一個外行人就算有星座盤,也依然是個外行人。

海未走到凜的身旁坐了下來,抬起了手,往前方的星空指去。「那麼、那個是什麼星座?」

「嗯——…」

凜照著海未說的開始操作星座盤,在對好日期後,很認真的比對了起來。

「嗯…」

只見凜將星座盤像方向盤一樣的右轉、左轉、轉轉轉…轉了好一陣子後垂下了頭。「對不起,我不知道喵。」

完全在意料之中的發展讓海未忍不住笑了起來,並不是嘲笑對方,純粹只是自己的好勝心得到了滿足罷了。

「不知道也沒關係的…」

海未繼續仰著頭,仰望著星空,臉上帶著笑的開了口。「就算不知道,他們依然照著自己的方式存在著…是吧?」

「……。」

凜回以了一抹微笑——一抹有些苦澀的笑。「吶…海未…」

凜將手中的星座盤放到了一旁的地上,彎起了本來席地而坐的身,環抱住了雙膝。「凜…其實…真的很害怕…」

「害怕?」對方突然提起的話語讓海未表示不解。

「……。」凜將下半臉埋進膝間,掩擋住自己的嘴。「對於出國比賽這件事…我一直很害怕…」

凜輕聲的說著,本來閃爍著光芒的雙眼也瞇了起來,掩蓋住了原先的光亮。「我覺得自己…害怕…背負著大家的期待…」

聲音顫抖了起來,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落淚一般。

「……。」

海未沈默。她知道對方的恐懼不安是很正常的——也就是因為如此,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些什麼,或是做點什麼,去安慰、或是鼓舞對方。

「…凜。」

海未將手放上了對方的頭頂,對方橘子色的髮絲如同絨毛般的觸感掃上了海未微熱的手心。

輕聲的呼喚讓凜重新睜大了雙眼,翠金色的雙眸中的淚光反射著銀色的星光,讓那雙眸子看起來更加的閃耀動人,更又添加了那麼些的楚楚可憐。

「妳看,是流星哦。」

「欸?」

因為海未的語句,凜重新的抬起了頭——但除了方才看見的那片閃爍的星空外,並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錯過…了喵?」

海未微笑著,用溫柔的眼神注視著凜的側臉。「是啊、是錯過了…」

當然、錯過什麼的都只是幌子。從頭到尾,夜空就還是如同現在以及方才那樣,沒有絲毫的轉變。

「…有的時候、難得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用藉口去逃避、放棄,這機會可能就再也不會回到妳的手中…」

海未一邊說著,一邊輕撫著凜的頭。凜瞇起了雙眼,像是貓咪在享受他人的撫摸一般。

「可是,害怕…是必然的呀——就像海未、也會害怕畢業後的未來吧?」

凜噙著淚水,輕聲的這麼回應。

「…害怕是必然的,」海未笑著,琥珀色的雙眸卻望著佈滿星光的夜空彼方。「但是,如果因為無法克服恐懼而去逃避它,那麼就注定失敗了,對吧?」

輕聲的說著——不只是告訴對方,同時、也是在說服自己。

「凜,」海未偏頭,帶有溫情的眸子轉而停在了身旁的少女身上。「妳喜歡跑步嗎?」

「…喜歡。」在一小段的沈默後,凜開口應答道,本來帶著哭腔的聲音變得堅定許多。「因為喜歡,所以才想不斷的奔跑…不停的努力…」

「那麼、就要更相信自己。」

海未收回了手。臉上帶著的笑容溫柔,但同時也顯露出了堅定不移。「就是因為是喜歡的事情,所以、會不斷的去努力、去追求…」

追求、自己真心喜歡的事物。

追求、自己真正想完成的夢想。

那本來注視著遠方星空的雙眼閉了起來,「只要盡力去做,不愧對於自己…那就夠了。」

海未笑著,用很輕、很柔的語調,對身旁的凜這麼說道。

不、事實上,這不只是對凜的鼓勵——這同時,也是說服自己的、一段話。

凜翠金色的眼眸閃爍著。

「嗯…!我知道了、海未…」

眼中的淚光依舊,但臉上、卻漾起了平時那富有精力的笑——甚至,比平常、更多了分對未來的堅定。「我不會再用害怕作為藉口…我一定會盡全力去贏得比賽的!」

因為那抹笑容和這樣子的承諾,海未不再繼續多說,只是再次的、望向了夜空中的星。

黑暗之中的星子是那麼的晶瑩剔透。每一顆肉眼可見的星,銀色的光芒都沒有絲毫遜色,就像是為此而盡全力的閃耀著。

「…就像是…為了達成夢想和目標…而努力著的人們一般…」

「嗯?海未、妳剛才說了什麼嗎喵?」

喃喃自語的一段話吸引了身旁的人的注意,凜轉過頭,開口這麼向海未問道。

「…沒什麼。」

對於凜的問題,海未只是搖頭,沒有將自己方才喃喃的話語告訴對方。

「嗯——好吧喵。」

雖然對對方方才說的相當的有興趣,但凜還是接受了對方話語後委婉的回絕。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下山囉。」

看著凜失望的垂下雙肩,海未無奈的舒了口氣,用輕柔的語調這麼對凜提醒道。

「啊、好的喵!」

凜將雙手後撐準備起身,手指尖卻碰到了差點被自己遺忘的星座盤。「啊、差點就忘了喵。」

「?」已經走得離凜有段距離的海未回過頭,看向那笑的一臉難為、雙手捧著星座盤的凜。

「哈哈,沒什麼 只是差點把這個給忘記了…」

凜站起身,邊小跑步到海未身旁,邊向海未說明道。

「…凜、可以把這個星座盤送給我嗎?」

海未看著凜手中的星座盤好一陣子後,很突然的、對凜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喵?」

凜不解的歪頭,臉上呆然的將捧在手中的星座盤遞了出去。「可以啊?不過、怎麼突然…?」

海未笑著。「沒什麼,只是想將這個,作為是餞別禮而已…」

雖然這麼告訴對方,但事實卻並非這麼單純。海未想藉著這個星座盤,好好的保留下今晚這個「鼓舞人心」的故事。

海未伸手接過了凜遞給自己的星座盤。「所以,比賽可要好好加油唷,如果失意,隨時可以跟我聯絡。」

「嗯、我會的!」

凜咧齒笑了開來。那笑容充滿了活力,也充滿了面對未知未來的勇氣。「凜啊,一定會好好表現,絕不輕言放棄!」

「因為、半途而廢,可是武士之恥——」

就像是已經知道對方會開口一般的,凜抓準了海未開口的時機,與對方用截然不同的語調同時說道。

「…加油,凜。」

收起了因為和對方異口同聲而出現的訝異,海未帶著溫和的微笑,再次的開口鼓舞對方。

如貓一般的少女笑得暢快,沒有用言語回應,笑容卻回答了一切。

 

「再見了,海未。」

下了山,回到了市區,

凜輕聲的對海未做了隱含承諾的道別。

夜晚的路燈照亮著凜橘子色的髮絲,那亮麗的短髮反射出了金黃色的光芒。

「再見,凜。」

而站在路燈光外的海未,帶著淡笑,回以了相同的道別。

那總是活力的少女揮著手,慢慢的消失在黑暗的道路另一端,

慢慢的消失在海未可見的視線中。

「呼…」

直到完全看不見凜的身影,海未才收起笑容。

「…那麼,」海未從自己帶著的側背包中抽出了手機。「接下來,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吧…?」

雖然時間很晚、對海未那傳統的禮節來說不應該這樣子打電話打擾他人,海未還是在通訊錄中找出了自己青梅竹馬的電話。

「喂?太好了,妳果然還沒睡呢,穗乃果…」

勾起了一抹放心的笑,海未對著話筒另一端的人,說出了自己未來的「夢想」——

「妳願不願意、陪著我,一起開一家咖啡廳呢?」

在黑夜中,

海未一邊走上與凜離去時相反的方向,

一邊緩步的、下定決心走上與凜相似的道路。

 

「呵呵,結果意外的又得到了小說的題材呢。」

聽完海未那拿掉了人名的故事,繪里一邊笑著,一邊對低著頭注視著報紙的海未這麼說道。

「說什麼呢,本來就是為了給妳題材才說給妳聽的啊。」

對於對方到故事結束才意識到自己的用意這點,海未忍不住的笑了出來。「雖然說,算是因為意外才想到的…」

「我知道,」繪里伸手,輕輕的用單手捧起了海未垂著的臉。「真的很謝謝妳,海未。」

「……。」海未的頰上染上了羞澀,琥珀色的眼眸下意識的逃避著繪里的微笑,向旁滑了開來。

然而,就在海未咬緊下唇,不知所措時——

「海未——故事說完了嗎?快點來幫我整理東西——」

就像是算準了時機一般——或者、真的就是看兩人結束了方才的話題——在吧檯後收拾杯子的穗乃果開口,用全咖啡廳都聽得見的音量呼叫道。

「啊、好的——」

看著對方收回手,海未注視著繪里,

緩緩的勾起了帶有微些歉意的笑。

「去忙吧?」

知道對方的意思,繪里指向穗乃果,輕聲的回應了海未的笑。

「嗯。」

雖然不討厭方才的感覺,但多少在心中感激了一下穗乃果給了自己這麼一個可以逃開的藉口。

「那麼…晚點見了。」

笑著,海未一邊站起身子,一邊對坐在自己對面的繪里說道。

「嗯。」

簡單的應聲,蒼穹色的眼眸盯著海未慢慢走回到穗乃果身邊後,便再次的將視線低下,喝著那已經涼了的水果茶,等待晚點跟正在忙碌的兩人的「約會」。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