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有偷渡一點希x海未的成分食用時請務必小心(?


「看來,小海未煩惱這件事情很久了、對吧?」
中午的屋頂上,
比海未年紀稍年長一些的希,像是大姊姊一般的,一邊輕撫著坐在身旁的海未的頭頂,一邊這麼開口說著。
「嗯...」
被這樣詢問的海未只是將臉埋進弓起的雙腿間,含糊地應聲道。
如果問大概煩惱了多久--大概從進了十月那時候起,就開始煩惱了吧。
海未在心中這麼想著。
雖然不是無時無刻都將那件事掛在心上,但是、每天,只要看到那位金髮少女,那個纏著自己的問題就會浮上心頭--儘管海未自己很清楚,自己煩心的問題,其實沒有一個正確解答。
所以,她才會在這裡。在這裡--單獨和她覺得整個μ's裡最了解那位少女的希,討論這個無形綁住自己的心的煩惱。
「...希...有什麼好提議嗎?」
琥珀色的眼眸瞄向身旁的希,像是捕捉無形的解答一般。
「好提議啊...」
希笑了起來--笑中帶著些微的不懷好意。「當然有啊~?」
海未那雙薄唇在聽到希的回答的同時,勾出了其實看上去相當明顯的弧度--只是海未自己以為很不明顯而已。
「不過--在告訴小海未妳之前,我必須要先確認些事情呢...?」
海未臉上的笑容在聽到希這樣的話語的同時消失。
「呃...什麼?」
海未感到有些不安--這個不安,或許是來自於未知的問題,也或許是來自於身旁的少女臉上那明顯表現出歡愉的笑。
希臉上的笑意更加滿溢,帶著淡淡櫻色的唇微張了開來。

事實上,海未從進入十月開始就一直煩惱著的,並不是多嚴重的事情。
生日禮物。
要送給繪里的生日禮物,僅此而已。
這個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會這樣困擾著海未,源自於那個送禮的對象--如果說,現在將那個過生日的人替換成小鳥(因為從小相處,所以大概都知道對方喜歡些什麼)、替換成凜(因為個性很鮮明,所以大概也都可以猜到對方喜歡些什麼)、甚至是真姬(雖然不是很擅長表態自我但是是個務實的人,送點實用的東西應該都會喜歡),或許對海未來說,「送禮物」這件事都不會太過困難。
但是,現在這個送禮的對象,是繪里。是那位自己一直崇拜著的--不、應該說,愛慕著的--名為絢瀨繪里的少女。
海未並不是想用生日禮物來表明自己的心意,
但身為正值青春年華的雙魚座少女,那細膩浪漫又好勝的心思,並不允許海未為自己愛慕的人隨隨便便的準備一份生日禮物。
最好是、只有自己才能送的、最為特別的禮物。
只是,
這種事情如果單純存有想法很簡單,
但一旦要實行起來,就很難搞定了。
所以,「為壽星絢瀨繪里準備生日禮物」這件事情,便成了海未這段時間,最大的一個煩惱。

「小海未--對繪里里,是愛戀的喜歡嗎?」
從那雙淡櫻色的唇間滑出的,是輕而緩,如絲一般的氣息。
絲息拂過海未的耳際的同時,染紅了那原先黃白色的耳廓。
「啊--咦?!」
海未睜大了雙眼。臉上滿是驚恐、錯愕,以及不解。
「這...等、等等,怎麼突然問這個?」
「哎呀,這攸關到我打算給妳的提議嘛。」希只是嘻嘻笑著。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的來回輕撫著海未撐放在地面上的手的手背。「所以,小海未的答案是--?」
琥珀色的眼瞳向旁轉開,刻意的閃避著希那雙草原色的眼眸投來的視線。「我...這、要怎麼說...」
只是單純崇拜、還是真心愛戀--或許海未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自己對繪里的愛慕是哪一種。
就像是站在十字路口,向左走,是愛情;向右走,是崇拜,究竟哪邊才是自己的心真正的所在--
「嗯...小海未自己也不知道嗎?」
等待海未的回答良久,希臉上笑容變得苦澀。
「啊、呃、不、我...」
含糊一陣後,海未依舊無力的低下了頭。「...是的。」
「哎呀呀...」希再次伸手撫上了海未的頭頂。「那可真有點傷腦筋呢...」
並沒有抬起頭,海未抬眼,小心的瞄向安慰著自己的希。「...如果--我說如果,我的答案是『是』...我對繪里真的是愛慕...」
希、妳會給我什麼建議呢--
「嗯?」希將本來輕撫海未頭頂的手移下,慢慢滑上了海未的臉頰,臉上帶著那一如往常的笑容,望著海未那注視自己的雙眼。「什麼樣的建議嗎--」
像是確認般的說完後,希將臉向前傾,用那雙櫻色雙唇,在海未微白的唇上輕輕點了一下。
「嗚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的,海未的臉像是呼應著海未的慘叫聲的,漫上了深深的紅色。
「如果小海未對繪里里真是愛情的喜歡,那就送她一個吻吧?」
希帶著笑,用修長的食指輕點上自己方才輕吻過海未的唇,似乎不太介意海未的反應的說著--似乎覺得自己現在說出的這句回答,是表達自己所想、同時也能讓慌張的少女冷靜下來的不二所選。
「這、這種事,未免太失禮了...!」
滿臉通紅的海未提高了原先對話時所用的音量。「繪、繪里又沒有說喜歡我...就這樣貿然的親吻對方...怎麼可以這樣做?」
「哎呀、所以小海未在意的,並不是親吻這件事,而是擔心繪里里對妳不是那樣子的感覺--囉?」
臉上的笑意似乎變得更加濃密。
「啊--咦?不、我...」
我--什麼呢?
或許、希說的,確實是自己心中所想的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
或許,自己的心,其實是選擇向左轉的吧--
可是,就算真是如此,
如果現在繪里真的開口說喜歡自己,自己有那勇氣,像剛才希所做的那樣,在繪里那雙美麗的唇上,印下真心的一吻嗎--
「小海未。」
希的聲音將海未拉回了現實。
「啊、是...?」
輕咬著牙,海未有些疑惑的看著希伸手點上自己的唇。
臉上的紅暈尚未全部淡去,但相較起不久前確實是消去了不少。
琥珀色的眸直直盯著貼近自己的希。
「重點是『自己的心』--」
帶著笑,希輕聲的說道。「小海未曾經說過的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不放手一搏、嘗試看看呢?」
「...可是...」
海未垂下了雙眼。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
話不是那樣說--如果繪里沒有那個意思,我跟她就會--
儘管覺得希說的有理,卻沒有辦法敞開自己的心胸,照著希說的去做。
海未知道,這是懼怕--懼怕自己這樣貿然的行動後,之後和繪里的關係會變得尷尬。
那並不是海未所希望的--不管自己的真心是在十字路口的左邊,還是右邊,都不希望變成那樣子的發展。
「這樣啊。」
聽到自己所說的,希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嗯嗯、是啊--」
所以、我沒有辦法像希妳說的那樣,將那樣子的禮物送給那個人--
「那、可以讓我再問小海未妳一個問題嗎?」
帶著相較起平時平淡許多的笑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希伸手,牽起了海未的雙手。
「什麼?」
海未愣愣地看著希那雙有著修長指頭的手包裹住自己的雙手,臉上的神情滿是不解。
「小海未覺得、我為什麼會給妳這樣子的建議呢--」
獻上妳那真心的吻。
「呃...?」
風突然大了起來,
海藍色的髮絲被風吹動,被希緊握住雙手的海未只能任憑長長的髮絲散開、飛舞。
「不是因為...我...喜歡繪里嗎--」
或許是因為這突然變得強勁的風帶來的呼聲,
海未覺得這一句話,似乎...不是從自己口中說出的一般。
好遙遠、好渺小。
「當然不會那麼單純--小海未難道覺得,如果現在換作是我,在不知道對方的心意之前,我會毫不考慮的就這樣獻吻嗎?」
風聲稍稍蓋過了希的話語,
但那一字一句依然清楚地進到了海未的耳中。
「...欸?」
而這句話,讓海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何表情才好。
海未並不是笨蛋,海未知道希這句話背後真正的涵義。
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反而讓海未感到不知所措。

兩人的午時討論因為上課鐘聲響起而畫下休止符。
總之、小海未妳自己想想吧?我是覺得,只要是小海未妳送的,繪里里應該都會喜歡的。
在兩人在樓梯間分別時,希留下了這麼一段話。
當然,如果是「最想要的」...果然還是非小海未妳自己本人莫屬了吧?
最後還不忘小開一下玩笑地補上這麼一句。
「只要...是我送的嗎--」
坐在教室裡,個性一向認真的海未很難得的沒有將注意力放在講台前的老師以及桌面上的課本上,而是看著窗外出神。
這個答案確實是個方向,但同時,也讓海未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此時心上的感受大概就像是蒼穹中那些不知道究竟該飛往何處的鳥兒一般,迷途、困惑。
海未嘆了口氣。
稍稍回頭,海未望向那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進入夢鄉找周公的穗乃果。
或許,和其他的μ's成員討論看看...會得到些不錯的建議。

「欸~可是告訴小海未,不就沒有驚喜了嗎?」
聽完海未的問題,穗乃果似乎不是很願意在繪里生日前告訴海未她送了繪里什麼東西的這麼說道。
「沒...沒關係吧,我又不是繪里本人,告訴我也不會怎麼樣吧?」
聽到穗乃果拒絕自己,海未有些慌張地趕緊這麼說道,希望可以說服穗乃果。
「唔、小海未妳該不會是要偷偷告訴繪里吧?」
穗乃果鼓起臉頰,轉開臉,像是鬧彆扭的說著。
「我、我才不會這麼做呢!」海未的臉頰紅了起來。「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坐在一旁的小鳥並沒有想要阻止兩人的意思,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看著自己的兩位青梅竹馬的你來我往。
「那小海未妳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穗乃果拋出了大絕招。
「我...」海未的好勝心讓海未不願意說出自己其實是要用來做些參考。琥珀色的眼眸轉了一圈,思考一陣子後才娓娓開口︰「就...好奇而已。」
果不其然,穗乃果露出了不信任的神情。
「實在是太可疑了...從來沒有問過這種問題的園田海未突然提出這樣子的問題...怎麼想都不對勁啊!」
「我...」海未整張臉瞬間染上紅潤。「哪...哪裡可疑啊,好奇不行嗎--?」
或許是因為兩人來往的勝負已經很明顯了,小鳥在打算繼續逼問的穗乃果雙手抓上海未肩膀的同時開口:「小海是不是還不知道要送繪里什麼?」
只見穗乃果和海未同時望向說話的小鳥。
「不會吧?!」穗乃果用力的抓緊了海未的肩膀。「後天就繪里的生日了耶!」
「.......。」海未用有些僵硬的動作慢慢地轉開了頭,躲避開穗乃果直視自己的眼神。
「抱歉,小海未。」穗乃果坐回位子上。
「...沒關係、是我不對,」海未不好意思的回應道,琥珀色的眼眸中多了一些的不知所措。「我應該要老實把話說出來的。」
或許是覺得這樣子的氣氛有些尷尬,小鳥搭上海未的肩,將臉貼近了一臉抱歉的海未。「小海...應該是因為要送的對象是小繪里,所以才會煩惱到現在吧?」
小鳥的話語讓海未遲疑了一下。表面上很單純的句子,不知為何的和不久前希說過的話語重疊在了一起。
小海未--對繪里里,是愛戀的喜歡嗎?
海未甩了甩頭,試圖忘記閃過的語句。
她知道,這句話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不過是很單純的,在描述眼前的狀況罷了。
...儘管,她覺得這句話的出現,實在是太過突兀、太過多餘了些。

「嗯、所以,穗乃果妳果然是要送妳親手做的特製甜饅頭嗎?」
穗乃果的禮物不出海未所料的,是自家特製的饅頭。
「然後...小鳥妳是打算送繪里她的娃娃?」
看著小鳥不久前遞給自己的「手提娃娃設計圖」(雖然這麼說,但其實只能說是只有小鳥自己看得懂的草稿),海未臉上變得愈發複雜。
面前的兩人露出無奈的笑容,不約而同的點了頭。
這些禮物都只有這兩人才能送--而且是獨一無二的禮物。自己不像穗乃果可以做出好吃的點心,也不像小鳥有那樣子的巧手可以縫出漂亮精緻的娃娃--
海未忍不住嘆了口氣。或許,可以從其他成員那邊,得到其他可以作為參考的答案。

「嗯?問我送給繪里什麼生日禮物嗎?」
放學時間,海未在希的指引下,來到音樂教室找正在練琴的真姬。
「我準備送她一首我自己寫的歌。」真姬一邊說著,一邊從書包裡拿出了一份樂譜。「不過...還沒有完成就是了。」
真姬垂下了雙眼,稍稍皺起了眉頭,華美的面容上多了一絲苦澀。
樂譜已經完成了,唯獨歌名處還是空白的。
海未低頭,默默的看著那個空白的區域。
這個空白,彷彿就是現在自己的心呢--海未忍不住這麼想著。
如果,可以把這個空白填滿--或許就能解決目前的困擾。
「......。」紫羅蘭色的眼眸小心的瞧向身旁、似乎正在想要如何幫真姬填上歌名的海未。
「...海未,妳還在煩惱要送繪里什麼,對吧?」
「欸?」真姬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海未猛地抬起頭。琥珀色的眼眸表露出了海未滿腹的疑惑。
真姬嘆了口氣,將海未拿在手中的樂譜抽回。「我說妳啊,這可不是一個逃避的方法啊。」
「呃、什麼意思?」
順著真姬抽走樂譜的動作,海未抬頭看著真姬,心中的問號也愈來愈多了。
真姬的眉頭更加深鎖了些。
「海未,」
真姬伸出手,用食指前端輕點了一下海未的胸口。「繪里對妳來說,是特別的人吧--」
不同於穗乃果和小鳥她們倆的、特別的人。
「呃。」
或許是這問題太過一針見血,海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因為、自己、喜歡她。
超越朋友、不單純的、喜歡。
這樣子的答案很快的出現在海未的腦中。
海未低下了頭。
我是覺得,只要是小海未妳送的,繪里里應該都會喜歡的。
真姬的問題讓她又再次想起希對自己所說的--或許,自己真的不用太過在意那個物質上的事物。
可是,這麼做真的好嗎?
海未抬手,輕撫過自己的唇,如同回味一般的、思考著所有人對自己說過的一切。
「海未,」真姬撫上海未的手,語調溫柔地開了口。「有時,要躲得放開自己--」
有時,要懂得放手一搏。
要懂得、去看清自己的心。

海未。
繪里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輕聲細語的、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我喜歡妳。
告白的語句在短暫的寧靜後,擊中了自己的心。
「繪里...我...」
含糊的呢喃著。
「我也...喜...」
...嗯?
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海未有些害怕的睜開了眼睛。
「海未,妳再不起來,我就要親妳囉?」
只見那個和比自己年長一些的姊姊低著頭,微瞇著眼,帶著不懷好意的笑,一邊慢慢地貼近自己的臉,一邊這麼說著。
「哇啊!我、我起來了!」
海未整個人像是觸電般的彈了起來。
「真是的,還真是難得呢,」被海未稱作姊姊,看上去跟海未幾乎可說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女子帶著無奈的笑盯著面前慌張的海未。「海未居然會睡到這個時間。」
「......。」海未的臉紅了起來。她不敢照實的說,自己是因為對今天的事情緊張到睡不著覺,才會一不小心睡過自己平常起床晨練的時間。「就...晚上沒有睡好。」
又是一個謊言--一個其實沒有辦法說明任何事情的謊言。
「沒睡好的原因,是因為那個叫繪里的人嗎?」
自己家姊姊提出的問題差點沒讓海未從床上直接摔到床下。
「剛才海未妳自己說出來的喔。」海未的姊姊用一手扶助住了差點跌下床的海未,另一手則用手指輕點了一下海未的鼻尖。
唔,看來自己果然是睡迷糊了,居然把夢境外的事情當作是夢裡真實發生的事情了。
這下可糗了。海未覺得自己的頭疼痛了起來。
「嘛、海未也到這個年紀了,會喜歡一個人也是很正常的。」
海未的姊姊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窗前。
「妳看,今天的天氣可是這麼好呢。」
從鏤空的窗透進的光線讓海未無法直視,
不過,她可以看清楚,今天是多麼燦爛的一天。
「海未--」
兩情相悅這種事,不一定只有童話故事裡面才存在的。

海未深吸了口氣。
所以,自己選擇相信了那些話語。
選擇、相信希。
所以,自己現在才會一個人,站在空無一人的學生會辦公室裡,
等著今天的主角,前來赴約。
心兒蹦蹦跳著,彷彿隨時都會蹦出來似的。
什麼時候、那個人會出現呢?
海未抬手,撫住了自己的胸口,希望能夠壓抑下自己此時此刻的期盼及緊張。
至少,不能在那個人出現前,就讓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門無聲無息的滑了開來。
不知道是那個人來得太過悄悄,還是自己的心跳聲掩蓋過了世界上的其他聲響。
「海未,妳在嗎?」
唯獨那個人的聲音,不曾被掩埋。
「繪、繪里--」
抱歉、讓妳特別跑了這麼一趟。
「不會。」繪里笑了起來。「所以,海未準備了什麼禮物給我呢--」
海未的禮物讓我期待了很久呢。
「啊、啊嗯...」繪里臉上的笑容讓海未一時之間無法直視--就像今早的陽光一樣,燦爛、卻又如此刺眼。「希、希望不會讓妳失望...」
嚥了口唾沫。
繪里依舊笑著。
「不會的--」
只要是海未妳送的,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好好珍惜的。
「......。」海未垂下了雙眼。「這可是妳說的唷--」
可不能...反悔。
海未一邊說著,一邊朝著繪里走去。
一步、一步。
心跳跟著步伐愈發加快。
但同時,想抱住對方的衝動卻也愈發滿溢。
「繪里--」
指尖碰上了對方的背,
鼻尖滑過對方的胸口,
嘴唇貼上了對方同樣微張著的雙唇。
我想,我的心,無庸置疑的,轉向了妳所在的左邊。
而妳的心--我想,在妳也伸出手,將我緊緊擁住時,
就也已經選擇了,跟我相同的方向。

生日快樂。
不知道是只在心中,還是真實說出了口的,
簡單的四字祝福。

 


To You , My Love.
Fin.

「對了,希,」
隔天,同樣是午休的時間,
海未再次將希單獨約到了屋頂上。
和之前那次一樣,風和日麗的日子。
「那個、我還沒有機會好好向妳答謝。」
海未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對閉著雙眼、靠在護網上享受風兒的希這麼說道。
「答謝?」
希並沒有睜開雙眼,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語調,重複了一次海未所說的。
「如果小海未妳是說繪里里的那件事,我早就已經收到謝禮了唷。」
希接下去的話語打斷了本來想說明一切的海未。
「...欸?」
只見海未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有趣--彷彿聽不懂希說的,露出了尷尬的笑。
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睜開雙眼,用那雙草原色的雙眸,直直盯著一臉錯愕的海未,
輕輕的,在自己的粉色的唇上,輕點了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