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完成了!」
海未興奮的用雙手抓著筆記本,大聲的宣告道。
海未的聲音讓本來坐在辦公桌前的繪里,以及站在書櫃前看書的希同時抬起頭看過去。
「真是辛苦妳了。」
和海未一樣坐在沙發上的真姬向海未坐過去了些。
「我、我可以看嗎?」
繪里趕緊站起身,跑到了海未的面前。因為有昨天的前車之鑑,繪里先行開口,尋求海未的同意。
「嗯嗯、這次可以了喔。」海未將筆記本交給繪里。
「欸~小海未寫的歌詞啊...」希也走到繪里身旁,將頭靠上繪里的肩膀,和繪里一起看海未完成的歌詞。「感覺會很不錯呢~」
「哈哈...」海未有些難為情的用笑回應希。
真姬看著海未那笑著的側臉。「我剛才大概看過了,果然是有喜歡的人所寫出來的歌詞啊。」
「哈--啊?」
本來笑著的海未一臉驚恐地轉頭看向笑的很刻意的真姬。「真、真姬,妳在胡說什麼啊?」
「不是這樣的嗎?」真姬轉過去背對海未,聳了聳肩,臉上笑容的刻意氛圍絲毫未減。「簡直就是在述說自己的心意呀?」
「才、才不是這樣的--」
海未紅著臉高聲否認道。
然而,眼神卻向旁飄去,望向正在認真一字一句背誦歌詞的繪里。
雖然真姬說的確實是自己心裡所想的沒錯,但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承認。
那實在是太難為情了。
「海未的歌詞寫的很棒呢。」
就在海未看著繪里出神時,繪里將筆記本闔起,交還給海未。
「啊、啊啊,啊啊...啊、這、這樣嗎...」
滿臉通紅的海未一時之間連話都說不清楚,含糊了一陣後才好不容易擠出三個字,並伸手接過繪里遞給自己的筆記本。
旁邊的真姬已經憋笑憋的快哭出來了。
「嗯嗯、是啊。」繪里鬆開了拿著筆記本的雙手。「我覺得就算我再練個三十年,應該都寫不出這樣的歌詞呢。」
「啊、啊啊...沒、沒這麼厲害啦...」
海未覺得自己的頭快燒起來了。
「不、繪里,妳誤會了,海未能寫出那樣的歌詞是因為...」
真姬才說到一半,就被海未用收回筆記本的手狠狠給了側腹一拐子。
「因為?」繪里一臉疑惑的看著抱著肚子發抖的真姬。
「啊、沒什麼,繪里妳別理她。」海未揮著手,要繪里不要繼續理會真姬。
「總之,這個歌詞是可以用的,對吧?」
一直看著一切的希再次從海未手上接過了寫有歌詞的筆記本。「我就先把它影印下來,待會分給大家練習囉?」
「好的,麻煩了,希。」繪里轉頭,看著希走到影印機前。「那麼,我也先回去繼續整理文件了。」
轉身的同時,繪里捂了下口,輕咳了一聲。
「啊、好的...」海未目送繪里走回到辦公桌前坐下,眼神中似乎有那麼一絲不放心。
「真是的...有什麼好不敢承認的...」
在繪里回到位子上坐下後,真姬壓低音量,對海未如此說道。「我怎麼看都覺得繪里對妳也有那個意思。」
方才眼中的不放心雲消霧散。
「這種事哪能隨便一口咬定...」海未將視線從真姬身上移開。「如果是一廂情願,那會很尷尬的。」
「但是這樣打啞謎也不是辦法吧。」真姬伸手拍上海未的肩膀。
「我...我有我的想法啦...我已經跟希討論過了。」
雖然沒有什麼具體的做法,但是確實是有跟希討論過沒錯。
「喔?跟希?」真姬露出驚訝的神情。「結果呢?」
「結果...」
沉默。
「原來如此,所以看來是沒有什麼具體的方法,對吧。」
這回海未只能默默的點頭承認。
「真是拿妳沒辦法呢...」真姬向後靠上沙發靠背。「我來幫妳想想辦法吧。」
「欸?」

 

於是,放學後的練習時間,希將歌詞發給團內的成員,並開始進行唱歌的練習。
因為今天的練習只有歌唱的部分,所以只是在一般的空教室練習而已。繪里幫海未拉了張椅子,讓海未坐在教室裡聽大家練習。
...感覺還是很新奇呢--自己寫的歌詞被這麼多人一起唱出來的感覺。
海未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大家練習的模樣,海未忍不住這麼想。
莫名的有種感動的感覺。
然而,這樣的感動卻被一陣突然且劇烈的咳嗽聲打散。
「繪里?」穗乃果跑到正捂著嘴咳嗽的繪里面前。「沒事吧?是感冒了嗎?」
繪里搖了搖頭。「沒有,只是被口水嗆到而已。」
儘管整張臉都變得蒼白,繪里還是不顧那麼多的逞強回道。
坐在一旁的海未臉上的神情一瞬間變得僵硬,琥珀色的瞳孔縮小,緊緊地盯著那彷彿離自己好遠的繪里。
「真的沒事嗎?」花陽也湊了過來。
「小繪里妳看起來不是很好呢,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站在繪里旁邊的小鳥也附和道。
「沒、沒事...」繪里勉強的擠出了笑。「給我瓶水,喝點水休息一下就會沒事了。」

 

雖然繪里這麼說,不過練習還是暫時中斷了。
「......。」繪里坐在海未身旁,垂著頭,讓瀏海完全蓋住自己的雙眼。
「......。」理論上應該是要說點什麼或是做點什麼,但此刻的海未卻只能靜靜的坐在繪里身邊,什麼都不能做。
不能做--因為海未知道,繪里是因為自己,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
繪里的咳嗽聲又傳進海未的耳中。
這是海未聽過她在這世上最不想聽到的聲音,簡直就像是宣判死刑前敲響的鐘聲一般。
她其實很想看看繪里此時的表情,但是卻沒有那個勇氣。
海未害怕,看到本來那亮麗的外表變得憔悴。
海未害怕,看到蒼穹色的眸失去原先的光澤。
海未害怕,無法承受最愛的人因為自己而苦。
海未害怕,很多很多。
「...海未。」
在一陣不間斷的咳嗽聲後,海未聽見繪里呼喚了她為她取的名字。
海未僵硬的轉頭,望向繪里,什麼,都不敢說。
然而,下一秒,繪里卻將手放上了海未那置於腿上的手。
繪里抬起頭,笑了起來,蒼穹色的眼眸直盯著海未,似乎正告訴她:不用擔心。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把妳所寫的那首歌,唱給所有觀眾聽的。」
繪里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溫柔。彷彿正在安慰受到驚嚇的小貓,那樣的輕柔。
但也就是這麼溫柔,才會讓海未更加的不捨。
唱不唱什麼的--根本不是海未所介意的,她只希望繪里繼續活下去。
「繪里...」
海未低下頭,看著繪里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手。輕輕的,想再次將手從對方手下抽出。
但這次,繪里卻緊緊握住了海未那冰冷的手。
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握著。

 

「好了,我沒事了,我們繼續練習吧?」
就這樣子握著海未的手一段時間後,繪里將手鬆開,站起身,很有活力的向其他人宣布道。
「真的沒事了嗎?」真姬先看了眼海未,然後將視線轉移到走過自己面前的繪里身上。
「嗯嗯、沒事了。」繪里笑著回道。「別因為我一個人而耽誤練習了。」
希一個人站在稍遠處,帶著微笑,看著被其他人包圍起的繪里。
「繪里里的意志力可是很堅強的。」
輕聲的,用其他人都聽不到的音量,說了這麼一句。
然而,這句理論上不是說給其他人聽的語句,卻進到了海未的腦中。
其他的人妳看我、我看妳。
「嗯、我知道了...」穗乃果收起擔心的表情,展露出信任的微笑。
下一秒,便將繪里抱入懷中。「但是,如果身體真的撐不住,一定要說喔,繪里。」
「別擔心,不會那樣的。」繪里聽著穗乃果在自己耳邊所說的,閉上雙眼,輕聲的回應穗乃果。
要倒下,也是在唱完海未所寫的歌之後。

 

練習結束,
繪里和海未再次回到了學生會辦公室。
靜謐的辦公室中,兩人並沒有太多的對話。
簽署文件的沙沙聲,
以及翻頁的窸窣聲,
偶爾,加上幾聲繪里的咳嗽聲。
僅此而已。
「......。」希,繪里真的,不怕死亡嗎?
聽著繪里的咳嗽聲,海未翻開那本交換筆記本,在新的一頁上寫下了新的問題。
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夠為了別人捨棄生命嗎?
短短的兩行字,卻將海未的悲傷全夾帶在其中。
不管繪里怎麼說,海未都不相信--不相信這人真的願意就這樣丟掉她的生命。
第一次見面時繪里所說的話又在耳邊響起。
她有著美麗的外表、聰明的腦袋、姣好的身材、亮麗的金髮、不管是誰都無法討厭她的個性,
以及,大好光彩的未來。
為什麼是她?
為什麼那時看到自己,對自己做出回應的,是繪里?
「海未。」
繪里那呼喚屬於自己的名字的聲音又再次打斷了海未的悲痛。
海未抬起頭,用那水汪汪的琥珀色眼眸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繪里。
「......?」海未的沉默完全表達出了此刻海未的疑惑。
「沒什麼,」繪里笑著,坐到了海未的旁邊。「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了,但是還不想回家,所以決定坐過來跟妳聊聊天。」
「......。」
海未默默地將放在膝上的「大師與瑪格麗特」闔上,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看到海未的舉動,繪里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濃厚。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呢。」
繪里看著一面潔白、什麼都沒有的牆,輕聲說著。
「才一轉眼,我跟海未妳已經在一起生活快兩個月了呢。」
海未並沒有吭聲,只是靜靜的聽著繪里說著。
「海未,」繪里轉頭,看著默默坐在身旁的海未。「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事嗎?」
那種事怎麼可能忘記呢。
海未在心中這麼想著。
但是,海未並不想跟繪里討論任何一點跟第一次見面有關的事情--因為那會讓海未覺得,繪里現在正在回憶人生的跑馬燈。
「我不想討論那個。」
非常冷淡的拒絕了。
繪里帶著無奈的笑,嘆了口氣。「不要過去。那、未來呢?」
沒有未來--妳自己明明也很清楚。
海未張口,本來想這麼樣回應繪里,卻在話語滑到舌尖時,將差點衝口而出的話吞了回去。
而這一切,都被繪里看在了眼裡。
「海未。」
繪里又再一次開口呼喚了她為面前的妖怪少女取的名。
「抱歉。」
海未輕聲的向繪里道歉。
為了很多事情。
為了自己方才的失態,為了自己一直的懼怕,
以及,所有的、繪里在碰到海未後發生的一切。
「沒什麼的。」繪里只是將海未輕輕抱入懷中,輕聲的在海未耳邊說著。
海未沒有回應,只是輕輕點頭。
然後,小心的,將繪里推開。
並不是躲避繪里,純粹是擔心繪里會受到無謂的妖氣影響。
「...繪里...聖誕節有什麼打算嗎?」
海未輕聲地開口提問。
「妳是說聖誕夜嗎?」繪里確認的回問。
海未點了點頭。
「目前就只有表演而已。」繪里思考了一下後,這麼回答。「表演的時間目前是安排在下午六點半開場,大概七點左右就會結束...所以,接下來的時間都是空的。」
「海未想要我陪妳去哪裡嗎?」
繪里笑得燦爛的開口道。
「...目前還沒有想法。」
海未看著繪里臉上燦爛的笑,緩緩的低下了頭。「不過,真姬說會幫我安排,所以...可能再看看吧。」
只希望,不要在醫院裡度過聖誕夜。
小小的願望。卻也同時是海未最想對流星許下的願望。
「這樣啊。」繪里只是笑著,用以往那一派輕鬆的態度,回應海未。
完全,不像是個死亡就在眼前的人,能夠擺出的態度。

 

如果妖怪會做夢的話,此時此刻的自己,會夢到什麼呢?
凌晨三點。
海未坐在繪里房間的桌前,看著那雖然熟睡著,卻滿身冷汗的繪里,在心中這麼問著。
會是...死亡的繪里嗎?
那大概是自己有史以來看過最痛苦的畫面。
會是...自己和繪里幸福美滿的生活嗎?
那大概是自己最想夢到的美夢吧。
或許,抱持希望的話,能夠看到些什麼。
海未闔上了雙眼。
什麼都好--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還是現在。
什麼都好。

 

但是,不管自己怎麼希望,終究只能看到一片黑。
什麼都沒有的,一片漆黑。

 

「姊姊,妳感冒了嗎?」
從走廊的另一端就不斷聽到繪里咳嗽的聲音,
亞里沙一邊端著剛沖好的咖啡走出廚房,一邊開口詢問穿著學校制服大衣的繪里。
「嗯、大概有一點吧。」繪里笑著,輕聲的對亞里沙回應道。
「要不要待在家裡休息呢?」
亞里沙看著繪里走進廚房。
「不用了,沒有什麼大礙。」
繪里並沒有回頭,只是咳了幾聲,然後拿起鍋鏟,準備開始做早餐。
站在廚房門口的海未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默的看著臉上帶著不明顯笑容的繪里的側臉,
儘管這樣子的舉動並沒有什麼意義。

 

「記得之前還有的...」
中午時分,吃完午餐後,繪里便蹲在辦公室的櫃子前東翻西找,嘴裡還不時嘀咕幾句。
海未坐在沙發上,看著繪里的背影。「...在找什麼?」
繪里輕咳了幾聲。「之前學校辦聖誕晚會時剩下的包裝盒。記得去年沒有全部用完的...奇怪,去哪裡了?」
海未默默的飄到了繪里身後。「我幫妳找吧?」
「啊、好啊。」
繪里漾開了笑,向旁移了移身子,讓海未可以看到櫃子裡的東西。
「妳要多大的盒子啊?」
海未伸手,捧出了一個大概跟自己上半身差不多大的盒子。
「不用這麼大的,」繪里忍不住笑了出來。「可以一手掌握住的那種禮物盒就好。」
「一手掌握的禮物盒...」
海未又伸手進到櫃子裡掏了一陣,拿出了一個黑色的、跟海未的手心差不多大的盒子。「這種的?」
「啊、對,這種大小的--不過,我想要紅色的盒子。」
「紅色的...」
海未將頭整個探進了櫃子裡。
「......。」
繪里看著海未那穿著黑色和服的身子。
雖然並沒有所謂的前凸後翹,但是線條非常的漂亮滑順,讓人忍不住想將頭枕上微凹著的細腰。
繪里又咳了幾聲,臉頰微微紅了起來。
不、那有點失禮了,如果那樣做,海未或許會認定自己是個變態吧?
「啊、找到了--」
海未模糊的聲音隔著櫃子的門傳進了繪里的耳裡。
「這個可以吧?」
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個紅色、上面還綁有黃色緞帶的小禮盒。
「啊、太好了。」繪里伸手,接過了海未拿著的禮物盒。「謝謝妳,海未。」
「沒什麼的,」海未站起身子,往本來自己坐著的地方走去。「本來就是我自願幫忙的...」
「海未。」
就在繪里喚著自己名字的同時,一雙手環抱住了自己。
繪里將整個身子貼上海未的背,緊緊的擁抱著海色長髮的少女。
「...繪里。」海未直直站著,低著頭,讓繪里抱著自己。
「我知道。」繪里只是淡淡的回應,但並沒有要放開對方的意思。「我只是想這樣做。」
「繪里...意外的任性呢。」
海未的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聲音、似乎也跟著顫抖著。
「任性嗎--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情...」
繪里一邊說著,一邊將唇湊近海未的臉頰。
然而,就在繪里的雙唇距離海未的臉頰只剩大約一公分時,希滿臉春風的將辦公室的門打了開來。
「繪里里~小海未~......」
繪里目瞪口呆的看著邊大喊著邊衝進來的希,雙手還緊緊抱著海未。
「啊、啊啊,希...」
依照繪里一直以來的經驗,希待會百分之百又要對自己生氣了。
「...糟了。」
被抱著的海未只是偏開頭,露出無奈的笑。
「哎呀,還真是恩愛呢~」
然而,意外的是,希臉上的笑意絲毫未減,關上門,走上前,將手上的本子遞給繪里。
「這是?」
放開海未,繪里有些緊張的從希的手上接過本子。
聖誕夜晚會計畫--上面這麼寫著。
「我跟真姬花了點時間討論出來的。」希開心的說著。「因為是專門舉辦給妳跟小海未的,所以是只有我們四個人的小小派對。」
不然,如果讓其他看不見海未的人一起來,可能會變得一團糟。
「專門舉辦給我跟繪里的?」海未錯愕的重複了一次希方才說的。
難道這就是真姬所謂的,幫自己想想辦法嗎?
「喔...原來如此...」繪里看著本子上寫著的「蛋糕」、「聖誕大餐」等字詞。「妳們可還真是有心呢。」
希笑得燦爛。「這都是為了妳和小海未啊?」
說完,希便將雙手撐上海未的肩。「這是小海未第一次和人類一起過聖誕節吧?」
「啊、是的。」應該說,這是海未第一次過聖誕節這種節日。
「所以,繪里里,我們就來辦個讓小海未難以忘懷的,最棒的聖誕晚會吧?」
希一把抱住海未的腰,相當期待的對繪里說道。
「希...」海未感到心暖,臉頰也不自覺的熱了起來。
「當然沒問題。」繪里闔上本子,展露出興奮的笑。
接著,望向難為情的海未。「一定會讓海未妳度過一個最美好的聖誕夜的。」
「嗯...」海未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自從繪里的身體狀況明顯出了大狀況後,海未幾乎沒有再笑過。
「謝謝妳們。」而這抹笑,是發自心底的歡笑。
「那、繪里里,我們來討論本子上的東西吧?」希一邊說著,一邊將繪里往辦公桌的方向推去。
希對海未眨了下眼,偷偷望向書櫃。
「啊、好...?」繪里一臉不解的讓希將自己壓回到辦公椅上。

 

看著希彎身,打開筆記本,和繪里討論聖誕夜派對的事情,
海未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按照希的暗示,從上面拿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到書架上的交換筆記。
「不怕死什麼的,一定是假的--當然,我不是繪里里,我並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怕。不過,我在神社打工的這段時間內,看到了很多貪生怕死的人類...我並不認為這世界上會有不害怕死亡的人--就算是在熱血漫畫中,那些標榜最有勇氣的男主角們,也是不可能的。」
希對海未之前留下的問題寫下了這樣子的答案。
...希也覺得不可能啊。
海未瞇起了雙眼。畢竟,生命這種東西可是得來不易的,如果自己現在是個人類,必定也會害怕死亡的吧。
或者該說...就算自己是個妖怪,也會害怕消失、害怕死亡。
「至於...奉獻生命...我只能說,那不是所有人類都能做到。但是我相信,如果是繪里里,她一定可以的。」
要相信她。希在最後寫下這四個字,並在後面畫了個可愛的笑臉。
相信嗎...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可以相信她。
海未拿起筆,寫下了下一個問題。
「為什麼人類會願意這樣做呢?到底要怎麼樣,才會願意為別的事物付出生命呢?」

 

「希,妳是想跟我討論什麼祕密活動嗎?」
繪里帶著意味深長的笑,開口問將臉湊近自己的希。
「當然囉?」希壓低音量,咧齒笑著。「總是要有點驚喜的嘛。」
「所以,繪里里妳準備好聖誕禮物了嗎?」
「嗯、準備好了。」繪里將剛才海未找給自己的小禮盒亮給希看。「在妳進來前,還花了點時間找了這個出來呢。」
「欸~果然不愧是繪里里,真有心。」
「當然囉,是要給海未的東西,可不能含糊啊。」繪里輕咳了幾聲。
希帶著微笑,將手放上了繪里的肩。「那我呢?有我的禮物嗎?」
「每年都有的,這年怎麼可能少呢?」繪里輕撫希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妳可是我多年的好友呢--這段時間也謝謝妳了。」
「沒什麼好謝的。」希睜開了瞇著的雙眼,雙手環上繪里的脖子。
草原色的眸中有那麼些哀傷--不是因為繪里只把她當作好友看待,而是因為她知道繪里這樣突然向她道謝的真正原因。
希很清楚,繪里對她不是那種情感;也很清楚,自己對繪里也不是那樣的情愫。
繪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帶著滿足的笑,將頭輕輕靠上希的手臂。
「吶、繪里里,妳準備了什麼禮物給我呢?」
希決定轉換一下氣氛,低頭看著繪里,眼神中滿是好奇與期待。
「嗯、我準備了一年份的巧克力給妳喔!」繪里哈哈笑了起來。「很有心吧,哈哈?」
希臉上的笑容變得僵硬。
「繪里里...那根本是準備給妳自己的禮物吧。」
「欸?什麼意思?」
繪里帶著傻笑,如此回應希。
希嘆了口氣--她不記得水女的妖力會讓被附身的人變笨啊?但是為什麼最近繪里里總是會在一些奇怪的地方變傻呢?
「算了...不提那個了...」
希將雙唇貼近繪里的耳朵。
「繪里里,妳覺得妳還能活多久呢?」
聽到希的問題,那對美麗的蒼穹色眼眸眼神閃爍了一下。
「...不知道呢。」繪里勾起了平淡的微笑,彷彿就是在說著別人的事情、而非自己的事情一般。「不過,我會努力讓自己活到聖誕節結束的。」
「聖誕節結束嗎...」希撐起了身子。「可不能食言喔。」
「不會的。」繪里看著希慢慢從自己身旁走開。「這是我對所有人做好的約定。」
不只是對希,也是對穗乃果她們,
當然,還有海未。
Live表演、聖誕夜晚會,這些,說好一定會辦的活動,說什麼都不能因為自己一人而全部灰飛煙滅。
然後...
繪里跟著希的腳步,順勢的將視線移到了坐在沙發上的海未身上。
這條命,就要奉獻給妳了,海未。

 

 

 

----------------

後記(六章Ver.)

 

啊、兔子忘記說了

這篇文章有十章

所以已經快到結局了(還早好嗎#

 

六章之後,文章會從歡樂的氣氛,變得更沉重一些

繪里的身體終於開始明顯的出毛病了

嗯?繪里的身體是感冒嗎?

兔子為這件事也查了很多資料。按照兔子所預想的,繪里是因為體內的濕氣過重(因為海未)支氣管和肺部遭受黴菌感染,所以演變成肺炎

而肺炎會因為海未的關係,不但沒有好轉,而且會愈來愈嚴重,最後死亡

這大概是文章中繪里的狀況

不過,事實上,變得沉重的意思

就是繪里跟海未兩個人會比前面更閃更閃....

不過會點開這些篇章的人應該本來就是想看她們倆放閃吧?所以兔子不擔心XD但是請各位自備墨鏡就是(欸

 

第六章之後,希和真姬會變成很重要的角色

然後...傳說中的第四個看得到海未的人將要出場了(笑

有人要先猜猜是誰嗎(?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