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呃、我沒想到第一個問題就讓我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海未坐在學生會辦公室的沙發上,看著希給自己的回應。
中午時段結束後,繪里便和希回教室上課。一放學,兩人又趕去做練習。好不容易等到練習結束,繪里又回到辦公室裡處理文件,海未才有這個機會裝作是在看書的樣子,好好的翻開這本筆記本。
「她到底是不是喜歡女生...這我並不是很確定。繪里里確實一直以來都很受女生歡迎,但是她對這件事似乎挺困擾的...繪里里有沒有跟妳提過類似的事情呢?」
海未在心中思考了一下。印象中,繪里並沒有親口告訴自己過。不過,從上次那群花癡的女學生,以及繪里對那件事情的態度看來,繪里應該是挺困擾的沒錯。
「我是覺得,以我對繪里里的認識,她應該不是喜歡女生...只是她不會介意性別而已...小海未妳也知道,她這人比較享樂主義一些,我想性別這種事情她應該不會太在意的。」
嗯...了解。確實很有道理。
海未看了眼正低著頭,認真處理東西的繪里。
究竟是什麼,讓自己這樣被對方吸引呢?
海未忍不住在心中反問了自己。
是因為她很特別嗎?
還是因為她對自己很好呢?
海未想不到一個確切的答案。唯一確定的,只有自己在跟對方第一次見面時,那不明的吸引力,就已經在兩人中間運作了。
「嗯...好的,謝謝妳的回答。」海未低下頭,提筆,慢慢寫下自己的回應。

 

隔天一早,希便到了學生會辦公室,確認繪里和海未兩人不在後,從書櫃上將海未留下的筆記本拿走。
反正上課也挺無聊的,就趁著上課的時候回應筆記本上的內容吧。
「其實我是擔心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想太多...雖然我也不能明確說出自己是不是喜歡繪里,也不知道繪里是不是對我有好感,但總感覺,繪里對我好像確實也比較特別一些...」
確實是比較特別沒錯。真的說起來,就算繪里沒有明說,她也感覺得出來繪里對海未的情感並不是很單純。
這也是希一直猜測的。
那天晚上--小海未和繪里里見到面的那個晚上。繪里里之所以會見到小海未,並非是因為小海未的能力怎麼樣,也不是繪里里真的容易吸引女性--純粹是命運之神的小小惡作劇,為這兩人牽上了紅線。所以,本來不會碰到面的兩人才會莫名的與彼此碰面,變成現在這種曖昧的關係。
就像是一些有趣的故事裡,丈夫和妻子可能小時候就已經有在某個地方見到面,甚至還意外的一起拍了合照--這種可說是再巧合不過的命中註定一樣。這兩個人在巧合和命運的捉弄下,用這種奇怪的方式與對方見到了面。
當然,這也只是希的猜測。是不是真有這種被未知的力量牽起紅線的事呢?希也無法一口咬定。但如果是這樣,不是也挺浪漫的嗎?
當然,希並沒有把自己猜測寫下來。反正現在已經是這樣了,再告訴對方這種她自己也不確定的事也沒什麼樂趣。
希決定將自己的猜測放到一旁,回頭繼續往下閱讀。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看出繪里是不是真的對我有好感呢?」
這是這次海未留給希的問題。

 

「這實在是個很難的問題耶,小海未...別說妳了,我也想知道繪里里對我有沒有好感啊~」
看到希的回應,海未突然有種罪惡感。看來自己問的問題讓對方煩惱了很久吧,真是對不起希了。
海未繼續將頁面翻到了下一頁。
「從妳們倆的一些互動看起來,我覺得繪里里對妳應該是有好感的。不過,這種事情旁觀者說也是不準的,小海未妳直接主動問她,或許比較快些。」
主動問嗎...可是這種事情要怎麼開口才好呢?
海未嘆了口氣,又跟前幾次一樣,抬頭,看著那正在忙碌著的繪里。

 

「嗯...怎麼開口才好啊...」
某天放學練習的休息時間,
希穿著練習服,靠在屋頂的護欄上,看著正在遠處喝水休息的繪里,和站在旁邊,低頭看著坐著休息的繪里的海未,希認真的思考著海未這次留給自己的問題。
「『呃...這確實是最有效也最實際的方式...可是,要怎麼開口還好...而且,如果繪里沒有那個意思,關係會變得很尷尬...』」
這次海未並沒有多作回應,只是對「主動問她」這點提出了自己的不知所措。
當然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抓著繪里里,對她告白,然後看她的反應。
但總覺得,如果繪里里自己也不清楚她自己的想法,想必會帶著一臉無所謂的笑,然後傻傻地說著:「哎呀,原來是這樣啊?」帶過一切。
希瞇起了雙眼。
身為一個讓許多女生為妳傾心的人,在這點上,繪里里那優柔寡斷的性格還真是令人討厭。
「怎麼了希,有什麼事煩心嗎?」
看著希瞇著雙眼,盯著遠處的繪里,妮可拿著水瓶走到了希的身旁。
「嗯...沒什麼啦,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希掛上平常的笑,轉頭對妮可回答道。
「如果有什麼不知道要怎麼辦的事,身為偶像的妮可可是可以幫妳的唷!」
妮可挺起胸膛,很得意的說著。
「......。」希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伸手將剛好經過的真姬抓了過來。「小真姬,小妮可這次又再動什麼奇怪的腦筋?」
「嘛、反正就是一些沒什麼意義的事情...」真姬瞇起了雙眼,一副好像看到行徑詭異的人的樣子。「這次大概是什麼『專門為別人解決煩惱的偶像』...之類的吧。」
「對了、希。」
剛好自己有事情想找希討論,真姬稍微拉了拉希,示意要希將耳朵湊近自己。
「這樣下去...沒有問題嗎?」
「...小真姬在說什麼呢?」
希收起了臉上的笑。
雖然是明知故問,但希還是開口提問。
「繪里的身體...」真姬將聲音壓得更低。「感覺繪里最近體力似乎愈來愈差...」
希反射性的將視線移到了繪里身上,這才注意到,雖然剛才繪里確實有喝水,但瓶子裡的水量看起來卻幾乎沒有減少。
以往這樣子的練習量對繪里來說確實也不算什麼,但繪里現在卻全身是汗,而且露出了疲憊的神情。
不...或許那些並不全是汗...
看來,繪里里自己應該也已經感覺到了。
「我想可能是因為海未...使得繪里體內的溼氣過高,影響了她的身體狀況...」真姬繼續對希說著。「雖然繪里的身體一直都算健康,但再這樣下去,我擔心繪里的身體會撐不住。」
聽完真姬說的,希表露出了無奈卻難過的笑。
「這我知道...」希輕聲的說著。「但是,我也無能為力。」
除靈什麼的並不是難事,
要怎麼樣切斷這兩人中間的羈絆,這才是最困難的。
一個是知道對方對自己會有所害,卻不知為何的,不想讓對方離開自己身邊的平凡人類;
另一個則是知道自己會對對方有所害,但卻因為某些情愫,無法明擺的離開對方身邊的妖怪。

 

看來這次回問的問題對希來說是個大難題。
連續等了幾天後,那本筆記本終於又出現在書櫃上。海未將「大師與瑪格麗特」從書櫃上拿下的同時,一起偷偷的拿下了那本筆記本。
「不然...找一個節日怎麼樣呢?像是情人節之類的。在情人節那天送繪里巧克力,讓她知道妳真正的心意,怎麼樣呢?」
情人節。
海未抬頭,看向掛在辦公室中的時鐘。
這個時鐘除了報時的指針外,在鐘面上還有標註月份日期。
11月。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轉眼之間,自己已經和繪里相處快一個月了。
情人節嗎...聽起來好像不錯。如果還能跟繪里來場情人節浪漫的約會,一起去街上逛街,然後一起去吃個晚餐,最後坐在河邊,來個刻骨銘心的吻--
「啊。」不行,自己終究是個水女。和繪里接吻的話,可能會變成「魂飛魄散」的吻。
想到這裡,海未那雙琥珀色的瞳中閃過了一絲不捨。
海未再次的看向那個坐在辦公桌前,低著頭的繪里。
海未感覺得出來,繪里的身體因為自己的妖力所致,已經開始有了相當大的影響。
繪里開始變得很容易累,身體也常莫名的痠痛--這些都是因為體內的溼氣給了她的身體巨大的負擔導致的。
「......。」不行,情人節...太遠了,可能等不到那個時候。
海未在筆記本上這麼寫下。

 

「.......。」看來,小海未自己果然也注意到了。
希坐在班上,撐著頰,低頭看著海未這次的回應。
命運之神的惡作劇...實在是很惡劣啊。
妖怪是不可能跟人類在一起的。尤其是,她們倆又是以附身與被附身的關係相處著。
如果說現在繪里里是靈感體質,而且是能力很強的那種也就算了,
但,繪里里就只是個一般人,怎麼可能撐得住妖怪的妖力。
真的說起來,如果不是因為小海未拚命壓著自己的妖力,繪里里大概早就送命了。
「...到底要怎麼做才好呢?」
希轉頭,看向窗外那些已經開始凋落的楓紅。
過不久,這些豔麗的紅色,就會被銀白給取代了吧。

 

「啊啊--不行了--」
盤腿坐在地上的穗乃果向後,大字形的躺在屋頂的地上。
「嗯嗯...小鳥也不行了...」
本來坐在穗乃果旁邊的小鳥也躺了下來。
「妳們倆怎麼了?」
站在一旁,正跟繪里討論聖誕節要在學校裡表演的事的真姬回過頭,看著躺在地上,一臉疲憊的穗乃果和小鳥。
繪里和海未也因為真姬而將注意放到了穗乃果和小鳥的身上。
「就小真姬妳做的那首...要在聖誕節表演的歌曲...」
「小鳥跟小果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要寫怎麼樣的歌詞...」
穗乃果跟小鳥一人一句的將困擾著兩人的事情告訴真姬。
因為團體中沒有專門寫歌詞的人,所以每次新單曲的歌詞,都是由大家討論,或是讓每個成員「認領」。但這次的這首歌卻讓每個成員都陷入了苦惱之中。
「感覺想要多一點浪漫的感覺...可是卻又覺得跟曲風有點不搭...」
穗乃果翻了個身,變成趴倒在地上的姿勢,將臉頰貼在地上,含糊地說著。
「小鳥想要多一點像是雪一樣軟綿綿的感覺...可是感覺太柔了...」
小鳥則跟穗乃果翻向相反方向,閉著雙眼,用那軟綿綿的聲音失望地說著。
「......。」海未看著穗乃果和小鳥,思考了一陣子後,伸手拉了拉繪里的袖子。
「『繪里,可以讓我聽聽看那首歌嗎?』」

 

「海未,這首歌怎麼了嗎?」
看著海未將接著手機的耳機拿下,真姬搶在繪里開口說話前,先行詢問海未道。
三個人--繪里、海未和真姬躲在屋頂的角落,用真姬的手機讓海未聽她們準備要在聖誕節時上台的表演歌曲。
「不、這首歌...沒有什麼問題...」海未將耳機和手機交還給真姬。
「海未,妳有什麼想法嗎?」
繪里看著海未臉上帶著的微笑,輕聲詢問道。
「嗯...有的。」海未點頭,用那雙琥珀色的雙眸望著面前的真姬。「真姬,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讓我幫這首歌作詞嗎?」
「嗯、當然可以,」真姬笑了起來。
然後,將視線移到了繪里的身上。「作詞的部分我會跟團內的大家說是繪里妳寫的,所以不用擔心。」
「好的,謝謝妳。」繪里如此回應道。
海未低頭,看著方才還給真姬的耳機。
這段時間以來,海未只能坐在台下,看著繪里她們表演。
海未一直很想為她們做點什麼--這次,海未找到了就算不能上台,也能夠和她們一起演出的方式。
琥珀色的眸中滿是堅定,不管說什麼,海未都一定會好好將這首歌完成。

 

於是,海未跟繪里拿了另一本筆記本,準備開始創作歌詞。
海未一邊思考著自己想寫的歌詞,腦中一邊浮現剛才在繪里要去練習前,海未在跟希交換想法的筆記本上看到的,希的回答。
「那聖誕節呢?現在已經11月了,距離聖誕節只剩下大概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應該,來得及吧?
海未盯著希最後留下的這個問句,心裡面很清楚希這個問題的意思是什麼。
聖誕節。
或許就是因為看到了希給自己的建議,所以方才在聽那首歌時,才會覺得腦中閃過了想法。
燈火通明、人來人往的街道。
緩緩飄下的白色雪花,飄落在每個人心中的行囊中。
不冷、不寒,反倒感到窩心。
為了自己心上的那個人,而準備了特別的聖誕節禮物。
一切,都是為了將喜歡對方的心意傳達給對方。
「沒錯...」
我也...想給繪里一個特別的聖誕節禮物,
將我對她的心意,傳達給她。
就將這份心情,取名叫做「雪色光暈」吧。

 

「嗯--」
時鐘的時針逼近鐘面上的數字九,
海未高舉起雙手,伸了個懶腰。
聽到海未的聲音,繪里放下了手上的工具,從一疊文件的上方看向海未。
「海未,歌詞寫完了?」
繪里帶著溫柔的笑,輕聲地詢問對方。
「嗯...沒有,還剩一點...」海未將膝上的筆記本闔上。「不過暫時沒有靈感了,想說等到明天早上再來把它寫完。」
「這樣...」繪里看著海未站起身,將手中的筆記本放到書櫃上。「可以讓我先看看嗎?」
不知道海未會寫出什麼樣的歌詞。
繪里按耐不住好奇的,開口向海未如此要求道。
海未對繪里露出了非常甜美的微笑。「這可不行。」
「咦?」
本來以為對方露出那個笑容是會答應自己的,沒想到居然被打了槍。
「在全部完成前,歌詞都還不夠完全...」海未輕撫著書櫃,對繪里輕聲地如此說著。「所以,在我宣告完成前,是不能讓任何人看的。」
「呃、好的,我知道了。」
繪里覺得有點失禮的吐了吐舌頭。「抱歉。」
「沒關係的。」海未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繪里的面前。「繪里呢?文件批閱完了嗎?」
「嗯、已經完成了。」繪里將書包從桌子底下抽出。「回家吧?」

 

「冬天...馬上就要到了呢。」
看著掉落在地上枯黃的楓葉,海未帶著淡淡哀傷,輕聲地說著。
「......。」繪里回頭,看著放慢腳步的海未。「海未不喜歡冬天嗎?」
海未點了點頭。
其實海未對冬天是沒有什麼意見的,對海未來說,相較起夏天,冬天容易存活的多了。
但是,現在的狀況不同。海未很清楚,繪里的生命,大概就只能到今年的冬天了。不管自己怎麼努力,繪里終究會因為自己而死。
所以,海未討厭冬天--至少現在,她討厭,希望冬天永遠都不要來臨。
繪里瞇著眼,注視著那一臉哀愁、低著頭的海未。
「海未。」
突然,呼喚出了少女的名字。
海未抬起了頭,望著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自己面前的繪里。
繪里臉上的笑容,淡淡的,似乎有點開心,似乎有些憔悴,似乎還帶了點哀傷。
「妳並不用覺得難過,這本來就是我遲早要迎接的結果。」
如同微風一般輕柔的聲音。
這個少女,果然什麼都知道了。
「...繪里妳...笨蛋。」
海未將臉偏開,不願與繪里正面相對。「妳不會懂我現在的心情的...」
如果不是因為水女一旦附身在人類身上,就和人類死死綁在一起,海未現在一定會鼓起勇氣,選擇離開繪里的身邊,再也不與繪里見面。
但是,現在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都讓自己沒辦法下定決心的離開。
繪里臉上的笑變得有些無奈。「嗯...是,畢竟我不是妳,沒辦法理解妳內心的想法...」
接著,伸出了雙手,將海未擁入自己懷中。
「但是,我自己的內心,我很清楚。」
所以,我希望妳一直能陪著我。
繪里在心中這麼想著。
就算我會因此而死,也是死在妳的手中。這樣子的結果,我很喜歡。
「...繪里。」
海未閉上了雙眼,伸手,將繪里推了開來。
「?」繪里錯愕地看著海未將自己推開。
「既然妳說妳很清楚妳的內心...」海未沉著臉,用低沉的聲音開口說著。「那,妳告訴我,妳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希?」
「欸?」
哇啊、這還真是個勁爆的問題啊~
繪里忍不住在心中這麼想著。
「果然答不出來吧。」
就在繪里回過神時,海未已經走到前方、離自己有段距離了。
繪里嘆了口氣。
「怎麼會...答不出來呢?」
看著海未漸漸走遠的背影,繪里帶著笑,小聲嘀咕這麼一句後,小跑步的追上海未。

 

----------------------

後記(四章Ver.)

 

其實我本來是想賣關子的

其實我本來是想到後面才說出那首歌是什麼的

不過我知道應該很多人看到「雪色光暈」就知道是哪一首歌了(抹臉)

為什麼是那首呢?請再讓兔子賣個關子吧?後面就會知道了XD或許、大概(欸

 

第四章基本上是希的回合

重心全部集中在那本其實很重要的筆記本上,將她們倆你來我往的問答全部寫了出來

另外一個就是時間的交替--除此之外也是文章的交替

接下來的第五章是個小小的番外

然後第六章就要開始急轉直下了

嗯?什麼急轉直下...?嗯、我相信大家都猜得到的(欸

 

歌詞會由海未來寫完全是想帶一下原作的設定

不過其實單曲的部分好像應該是沒有那兩個設定的(思)

 

順帶一提

天秤座的人確實很容易表現的優柔寡斷(超突然#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