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練習到一個段落,中場休息。
繪里正站在舞台的最前面,跟其他團員討論剛才練習後覺得要再修正的部分。
雖然說是附身在繪里身上,但是海未還是可以跟繪里保持一段距離的。
現在的海未正坐在禮堂的第一排座位,陶醉的、直望著那個認真和穗乃果討論舞步的繪里的身影。
實在是、很耀眼。
明明同樣是跳著舞、唱著歌,海未的視線,卻不知道為什麼的,只能看著那個有著燦金髮絲的少女。

 

在過來大禮堂的路上,真姬和繪里便將她們的成員全部介紹了一輪。
目前她們是八個人的團體,由三個三年級生、兩個二年級生,以及三個一年級生組成。
三個三年級生,分別是繪里、希,以及剛才那位身高較矮、看起來像是小學生的少女。
少女的名字是矢澤妮可。雖然真姬不想承認,但從繪里說的聽起來,真姬似乎和那位妮可的感情不錯。
三個一年級生,除了真姬以外,其他兩位,一位是剛才那位看起來十分內向的少女--小泉花陽,另一位是剛才站在那位少女旁,留著橘子色短髮的少女--星空凜。
剩下的兩位二年級生,一位是現在正在跟繪里討論舞步的,據說是這個團體的發起人的高坂穗乃果,另一位則是剛才站在穗乃果身後,被穗乃果一把抱住的少女--南小鳥。
一群很有活力的高中女生。
海未看著一群穿著便服在舞台上休息聊天討論的少女,忍不住這麼想著。
如果自己不是妖怪的話,也很想像這樣在舞台上唱唱跳跳。
像其他人那樣...在繪里的身邊,和繪里牽手、擁抱,一起表演--
「不、等等,我在想什麼啊...!」
海未趕緊甩頭,將剛才自己腦中的幻想拋去。
「我是妖怪,我要做的就是要害死被我附身的人...」
雖然這樣想,但是,海未的心中卻有另一個聲音反駁自己。
這個人跟自己無怨無仇,害死她,對自己有何好處?
「......?」
雖然說海未並不是待在自己身邊,但繪里發現,當海未的情緒起伏時,自己也會些微的受到些影響。
「感覺自己腦中...好像閃過了其他的雜訊...」
繪里回過頭,看著那個在一般人眼中空無一物的第一排座位上端坐著的、穿著黑色和服的少女。
海未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嗎?繪里在心中想著。
「小繪里,妳在看什麼?」
正要走回練習位子的小鳥注意到繪里的異狀,湊到繪里身旁,開口詢問道。
「啊、沒什麼,」繪里笑了起來,「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一邊說著,一邊跟著小鳥走到了方才練習時站的地方。
「......。」
希站在距離繪里有段距離的地方,臉上面無表情的看著繪里。
草原色的眼眸中顯現出無盡的擔憂。

 

「呼...」
練習結束,繪里拿著毛巾,一屁股坐到了海未坐的位子旁邊。
「『辛苦了呢。』」海未在心中對繪里說道。
「『嗯...還好啦。』」繪里用毛巾擦著汗,瞇眼笑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繪里感覺自己流出的汗比以往多了很多。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汗,還是因為海未,讓自己周邊的濕氣比起其他地方更重而結在身上的水珠。
「......。」海未看著繪里臉上凝重的表情,微瞇起了雙眼。
海未順著繪里擦拭身體的動作,從那東西方混血的臉部輪廓、微尖的下巴、白皙的頸部,到那對線條分別的鎖骨。
海未認真的,盯著那些附在白嫩肌膚上的水珠。
海未很清楚,繪里身上現在流下的水珠並不完全是正常的排汗...除了濕氣高而出現的水珠,這些流出的汗也因為高濕度而無法蒸發。
就算自己不想危害繪里,隨著時間的流逝,繪里也會因為自己的妖力染病、死去...
「未...海未?」
「啊、咦?」
等到海未聽到繪里呼喚自己的名字時,整個大禮堂裡已經只剩下自己和繪里兩人了。
「真是的,想什麼想到出神了?」
繪里苦笑著,用自己剛才擦汗的毛巾的一角點了一下海未的鼻子。
「啊...」海未因為繪里的動作而緊閉起了雙眼。「沒...沒什麼啦...」
看著繪里臉上那燦爛的笑容,海未實在不想告訴繪里自己剛才心中所想的一切。
總覺得,只要看到這位少女對自己露出笑容,就會湧起一陣歉意...
...索性不看。
海未將頭轉開,環視著整個大禮堂,才發現整個大禮堂空蕩蕩的,只有她和繪里兩人。
「...大家都走了?」
「嗯、是啊,練習結束了,所以大家就紛紛離開了。」
繪里站起身子,對海未輕聲說道。
「這樣...」原來自己剛才想事情想得太過入神,連其他人離開這件事都沒有感覺到。
「我們也走吧,我還得回學生會辦公室處理一些事呢。」
繪里對海未伸出手,同時說道。
看著繪里那像是泡水過久而微皺起的指尖,海未遲疑了一段時間。「不..那個,我待在妳身後就好。」

 

其實,是很想牽手的。
海未跟著繪里離開大禮堂,往學生會辦公室走去。
但是,總覺得自己太靠近繪里的話,繪里會死得更快。
腦中突然閃過第一天和繪里時,自己說的。
「『在妳的生命被我奪去的那天到來前,還請多多指教了,繪里。』」
如果可以,希望這天可以不要到來--
「?!」
眼前的視線突然從延伸下去的走廊和教室,變成了繪里那張東西方混血而成的美麗面容。
這是海未第一次知道,繪里那雙蒼穹色的雙眸原來是像寶石一樣,漂亮的讓人想將它們收藏起來。
這也是海未第一次知道,繪里那雙薄唇,是如此讓人想親吻下去。
「繪...繪里?」
海未忍不住喊出聲。
「...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妳...」
繪里認真的看著海未,一邊開口,一邊抬起了手,用手指輕輕纏起海未那蓋住半張臉的海色瀏海尾端。
「為什麼要留這麼長的瀏海...?」繪里輕撫著海未的頭髮,輕聲、像是惋惜一般的,問道。
海未半闔起了唯一顯露在外的眼睛。「另外一邊...不能見人。」
「不能見人?」繪里疑惑的歪著頭。
「...我是妖怪...可以用妖力維持住一定的人形,吸引男性...」海未的眼神向旁飄開,臉上本來就佈有的水珠沿著臉頰輪廓緩緩滑下。「但是,我畢竟不像高階妖怪,有那麼強的妖力可以做出完整的人形...」
「所以,妳的右臉...」繪里將本來觸碰著海未頭髮的手收回。「還是妖怪的模樣囉?」
海未沒有回答,只是點頭。
這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一般,是不能隨便被揭開的秘密。
「...這樣啊...」
繪里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接著,像小孩子一般的嘟起了嘴。
「...真是的,本來想把海未妳那很~長的瀏海剪掉的,不過既然如此,看來也是不行了。」
「...咦?」
海未露出了尷尬的笑。「為、為什麼要剪我的瀏海~留這麼長也礙著妳了嗎?」
就在海未喊完的同時,繪里伸出手,撫上海未露出的左臉頰。
「因為,我想看到海未全部的面貌。」
不做任何保留,真真實實的,全部。
「......。」
又是這種說不上來的溫暖...
大概真的是因為從來沒有人對自己這麼溫柔,所以...才會被這個少女深深吸引住...
這個少女,一定很了解要怎麼捉住女孩子的心--
「...繪里...」
海未低下頭,讓瀏海蓋住了眼睛。伸手,將繪里的手慢慢拉下。
「海未...?」看著海未有點不對勁的模樣,擔心的開口,喚著對方的名字。
「剩下的...我們回學生會辦公室再說吧...」
海未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指向一群躲在牆後,看著這裡的女學生。
「那看起來,是妳的愛慕者啊。」
「咦?」
就像是呼應海未的句子一般,繪里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一股不對勁的氣息。
「呼呼呼...是絢瀨學姊...一個人在那邊做什麼呢?」
「好想要裝作沒事的過去搭訕...嘿嘿嘿...」
「感覺好像在跟什麼東西對話...難道繪里會長正在模擬跟未來的妻子求婚時的場面嗎?」
充滿各種妄想的句子全都傳進了繪里耳裡。
「...那些人...真是的...」
繪里皺了皺眉頭,接著,收起了煩悶的神情,轉換成了燦爛的笑容看過去。
「哎呀,好像有什麼人躲在那裏呢--」
「啊啊~被發現了~」
一群花癡的女學生大喊著,一窩蜂往走廊另一邊跑走了。
看著這一切的海未都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是。

 

「海未,妳說的對。或許我們應該回到這裡,再來談事情。」
繪里一邊打開學生會辦公室的門,一邊對海未說著。
「所以,海未的右臉,是不能讓別人看到的嗎?」
就像是漫畫裡的情節,一旦知道了真面目,就會消失...之類的。
「呃...是沒有那麼嚴重。」海未靠在繪里的辦公桌側邊,淡淡的開口應著。「只是...長得很畸形,而且又沒有一定要讓別人看到的理由...所以乾脆遮起來。」
或者該說,如果不遮起來,把一開始前來搭訕的男人嚇跑的話,可就前功盡棄了啊。
「這樣...」
本來站在辦公室中間,距離海未有段距離的繪里瞇起雙眼,踏出步伐,走到了海未面前。
「那、如果是我,海未願意讓我看嗎?」
「......。」海未愣愣地,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繪里。
然後,笑了起來。
「嗯...我都不知道繪里妳有這種喜歡看怪奇物品的嗜好呢。」
像是調侃一般地說著。
「才不是海未妳說的那樣呢。」
繪里咋了咋舌,否定了海未的調侃。伸出了雙手,擁住海未的頸子。
向前,將額頭貼上了海未的額頭。
「剛才說的可不是玩笑話唷--我是真的,很想看到海未全部的樣子。」
繪里再次重複了一次方才在走廊上時說的話。
海未睜大了雙眼。
「...妳一定...有哪裡不正常...」
海未臉紅的垂下了頭。
「欸?或許吧?」繪里傻笑了幾聲,不以為意。
海未並不理解,到底是什麼驅使,讓這個少女想更靠近自己。
明明很清楚,身體正因為自己的妖力而變差,
明明很清楚,生命正因為自己的妖力而減少,
海未不管怎麼想,都想不透。
難道,這人,真能連生命都願意捨去嗎?
而且,我覺得,我會很願意為了妳而死。
腦中突然又想起了和繪里第一次見面時,繪里曾經說過的話。
「......。」海未轉開了視線,嘆了口氣。
「既然如此...就給妳看吧。」
雖然不理解這少女為什麼會想這麼做,但...反正自己和對方都沒有任何損失,就給她看吧。
說完,海未便掀起了那一直以來,從未在繪里面前掀開的瀏海。
先行映入繪里眼中的,是黑色的眼睛。
黑色中沒有瞳孔--或者該說,瞳孔被那深沉的黑完全的淹沒,乍看之下就像是沒有瞳孔一般。
眼睛輪廓外布滿了細而長的黑色傷痕。最長的傷痕一直從眼眶裂到下頷骨,簡直佔據了海未整張右臉。
繪里看著海未的右半臉,露出了難過的神情。
「就說了不好看吧。」海未將手放開,瀏海順著面部輪廓落回一開始的位置。「後悔了嗎?」
本來以為繪里會後悔要求看到自己遮掩住的部分的,沒想到,繪里在聽到自己的問話後,微笑了起來。
「一點都不後悔...」繪里將手伸到了海未長長的瀏海底下,輕撫著那可說是慘不忍睹的面頰。「只是覺得可惜...」
海未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任憑繪里輕撫自己那其實不想給別人看到的臉。
或許是因為她是個妖怪吧,不知道為什麼,海未聽不懂繪里話中的意思。
聽不懂--或者該說是,不理解吧。
「吶、海未...」
繪里向前,將海未抱入懷中。
「如果我因為妳死了,妳就可以成佛,投胎轉世了,對吧?」
「......。」海未沒有回答。這種問題,就像是問人類死後是不是上天堂下地獄一樣,在真的發生前,誰能一口咬定呢。
但是,至少,海未並不希望現在繪里口中說的事情,會真的成真。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夠一直陪在這位少女身邊。
儘管,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這樣做...
海未瞇起了雙眼,琥珀色的瞳中帶著哀愁。
「如果真是那樣,那我更希望自己能把生命獻給妳...」
繪里將海未抱得更緊,輕聲的,用只有自己和海未能聽見的音量,在海未耳邊說著。
「像海未這麼漂亮的人...這樣子的身體,太可惜了...」
「...繪里...」
海未閉上雙眼,讓自己那由水組成的身體,能認真的享受現在抱著自己的,少女的懷抱。
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這人,會讓自己感到如此舒服、如此不捨...
海未也伸手,抱住了繪里。
好溫暖。
溫暖的,都要融化了。
不管幾次,都覺得繪里的身體,像冬天的火爐一般的溫暖。
讓人捨不得放手...
「...嗯?」
就在海未陶醉在繪里的懷抱中時,繪里突然發出了一個不太妙的聲音。
接著,繪里便將海未用力的推到了一旁,慌張的抓起辦公桌上的紙張。
「哇啊!海未妳身上的水把辦公桌上的文件弄濕了啊--!」
「啊、咦?」
「嗚哇啊!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啊~」

 

結果,本來應該是要處理文件的,因為文件全濕了,只好把濕掉的文件小心的晾在櫃子上,明天早上再來處理。
「抱、抱歉。」
看著繪里垂頭喪氣的樣子,海未一邊跟著繪里走出校門,一邊對繪里道歉道。
「不、這不是妳的錯啦,」繪里伸手,拍上海未的頭。「真要說的話是我自找的。」
「...那些文件是很重要的東西吧?」海未還是覺得不好意思,開口,確認般的詢問。
「嗯--或許吧?」繪里對海未露出了無所謂的笑容。「不過,反正不急啦。如果什麼事情都很放在心上,生活可是會過得很不舒服的。」
「只是明天會比較辛苦一點而已--」
繪里將視線移回前方,帶著笑,朝著自家的方向前進。
「......。」海未停下了腳步,從繪里背後,盯著繪里那繼續向前走的背影。
「...那、我呢...?」
小聲的呢喃了一句。
「...嗯?」
彷彿聽見海未說了什麼,繪里回過頭,看向停下腳步的海未。
海未臉上的表情,似乎正訴說著內心的寂寞。
「海未...妳怎麼了...?」
愣愣地看著海未臉上的神情,繪里轉身,走回到海未的面前,伸手撫摸海未的肩膀。
「...啊。」
呃、糟糕,現在是什麼狀況?
海未這才回過神,錯愕的看著面顯擔憂的繪里。
「啊...沒有,我只是...」海未將視線從距離自己不到30公分的繪里身上移開。「自言自語...而已...」
奇、奇怪了,自己不過是想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上是什麼位置...為什麼繪里會帶著這樣子的表情前來關心自己呢?
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孤單、寂寞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實在是,太丟人現眼了。
聽到海未說的,繪里臉上的表情又變回了方才掛著的笑容。
「這樣啊,那就好。」繪里像撫摸小動物般的摸了摸海未的頭頂。「如果覺得有什麼不舒服或是不開心的,一定要說出來喔--」
說完,繪里便緊緊扣上了海未的左手,並勾上海未的後腰,將海未擁入懷中。
「這樣,我才能為海未妳做點什麼。」
這是海未第一次,知道人類的吐息是這麼的溫暖。
繪里帶著微微濕潤的唇隔著自己的瀏海貼在自己的額上,彷彿正親吻自己一般。
海未覺得自己體溫急速上升,好像就快要燒起來了--
「欸?」
剛才還擁著的人突然消失了。繪里的手上只剩下少女身上帶有一小點的水。
「海、海未?」繪里錯愕的低下頭,看著剛才還不存在的、地上的那一大攤水。「妳、妳為什麼突然變成了水啊?」
「『沒、沒有...請...讓我一個人靜靜...』」
實在是、太讓人害臊了!

 

因為文件全濕,使得繪里什麼都沒做就離開了學校,所以繪里回到家時還是晚餐時間。
「嗯...看來亞里沙還沒回來呢。」注意到玄關沒有亞里沙平常穿的學生鞋,繪里喃喃自語道。
「她是國中生吧?」海未站在繪里身後,輕聲地說著,語氣中帶有些疑惑。「怎麼這時間還沒回來?」
「大概是在學校念書吧?」繪里拿出鑰匙,將上鎖的門打開。「她現在畢竟是考生的年紀...」
平常亞里沙和繪里會在出門前跟彼此確認回家的時間的,但是因為今天早上繪里急著將亞里沙趕去學校所以忘記問了。不過,按照繪里對自己妹妹的理解,應該是在學校念書沒錯。
「總之,先來做晚餐吧?」繪里一邊將書包放到房間的桌上,一邊對海未說道。「海未想吃什麼?」
「呃、繪里...妖怪是不用吃人類的食物的...」
看著繪里脫下制服外套,捲起襯衫袖子,很有幹勁走向廚房的模樣,海未忍不住再次提醒繪里自己是妖怪這件事。
「別這麼見外,」繪里回頭,看著默默飄到自己身後的海未。「就當作是嘗鮮,吃吃看我做的料理吧。」
「呃、這麼說的話...今天早上不是吃過了嗎?」
海未腦中浮現今天早上才把繪里烤的有點焦的吐司吃掉的事情。
「啊、那不算啦--」繪里露出了苦笑。「那是用烤麵包機烤出來的,不能算是我親手做的啦。」
「啊...是這樣嗎?」海未不是很能理解繪里的意思。
不過,算了,反正吃人類的食物對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傷害。而且,既然是繪里做的,不吃好像有點對不起自己。
「那、我想喝味噌湯。」
身為傳統的日本人,提到正餐,絕對少不了味噌湯的。
想到那有著鮮甜口感、香氣四溢的味噌湯,海未覺得自己的唾液都快流了出來。
「抱歉,那我不會。」
然而,幾乎是在海未說出的同時,繪里用短短六個字讓海未的美好想像破滅。
「日、日本人怎麼可以不會味噌湯--!」
「嘛、海未,我、我可不是純正的日本孩兒啊。」
看著幾乎將整個身子貼到自己身上的海未那激動的模樣,繪里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反應可真可愛。
繪里在心中這麼想著。
「嗚嗚...味噌湯...」
就在繪里覺得海未這難得一見的反應實在可愛的讓人想再多欺負一下時,海未已經蹲到牆邊,對於自己不能喝到味噌湯這件事落淚。
「啊、沒、沒必要這樣的啊~」
真是的,剛才是誰說妖怪不用吃人類的食物的啊。
「...啊。」
繪里看著海未那蹲在牆邊的灰暗身影,腦中突然靈機一動。
「這樣吧,海未,我做羅宋湯給妳吧。」
繪里彎身拍上海未的肩膀,臉上帶著溫柔的笑。
「羅宋湯?」
海未拉高了音調,似乎對於繪里說出來的東西有點陌生。
「啊、對,我沒有跟海未妳提過吧,」繪里一邊拿下掛在門上的圍裙,一邊轉頭對海未說著。「我的祖母是俄羅斯人,所以對俄羅斯的事物、語言都相當熟悉。」
接著走到了冰箱前,從冰箱中找出了製作羅宋湯所需的食材--包括番茄、白菜、洋蔥、碎牛肉、馬鈴薯、紅蘿蔔,以及奶油。
另外還拿出了番茄醬。
「因為菜的甜菜根在日本並不常見,所以這邊就用番茄醬替代,做成橙色羅宋湯。」
繪里像是電視上美食節目的主廚一樣,向海未大致介紹了一下原產於烏克蘭的羅宋湯。
「呃...?」
當然,海未是一個字都聽不懂。自從變成了妖怪後,對於人類世界的事物就不甚了解,更別說是這種西方傳來的食物了。
看來,就算變成了妖怪,還是要多學習新知啊。海未在心中想著。
或許,在跟這個少女在一起的時間內,多跟她學習一點外國語文,也是個不錯的體驗。
不知道...可以學到多少呢...
海未垂下雙眼,盯著在廚房裡忙碌的繪里的身影。

 

「好了、完成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繪里滿身是汗的端著一鍋紅橙橙的湯走出了廚房。
「海未快吃吃看吧?」
繪里一邊將熱騰騰的羅宋湯放到餐桌上,一邊要海未趕緊坐下來品嘗。
「啊...」
被繪里的聲音拉回了現實,海未將剛才想的事情全數拋置腦後。「好、好的。」
繪里用湯杓為海未盛了一碗湯。「這麼一想,確實好像有聽過『甜菜根對於西方人,就像味噌對於日本人一樣重要』這種說法...海未不妨把這當作是西方口味的味噌湯?」
雖然裡面其實並沒有甜菜,但是這樣說,說不定也能讓這個剛才還很介意味噌湯的孩子心裡好過一些。
海未並沒有回應繪里的話,只是拿起了筷子,雙手合十。「我開動了。」
說完,便喝了一口碗裡的湯。
繪里期待的看著海未將口中的羅宋湯嚥下。「怎麼樣?喜歡嗎?」
「嗯、喜歡。」海未勾起微笑,輕聲的抬頭,對彎身瞧著自己的繪里回答道。
本來以為會很酸的,沒想到白菜和洋蔥的甜味將酸味吞噬,反倒混合成一種令人欲罷不能的酸甜口感。
「繪里也趕快吃吧?」海未拉了拉繪里的袖子,示意要繪里坐到她旁邊。
「嗯、好喔。」

 

接著兩人便開始吃起了晚餐。
這是海未第一次吃別人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也是第一次跟人類坐在一起吃飯。
感覺,很溫馨。
海未低著頭,默默的吃著碗中的羅宋湯,臉上帶著害羞卻很幸福的笑。
「啊,對了。海未,妳知道嗎?」
突然,身旁的繪里開口了,打破了餐桌上原有的寧靜。
「其實啊,羅宋湯在俄羅斯,是專門煮給情人的喔?」
繪里很開心的貼近海未,在海未的耳邊說道。
「啊、咦?」
感覺到溫熱的氣息逗著自己的耳朵,海未的身體一顫,臉跟耳根子都跟著身體反射的動作而冒紅起來。
當然,這說法是假的,繪里只是隨便說說罷了。她只是想看看如果這樣告訴海未,海未會有什麼反應罷了。
害羞的反應完全在繪里的意料之內,但是接下來海未說出來的話倒是在繪里的意料之外。
「呃...這樣嗎...」海未很認真的想起了什麼來。「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
「下次...找個亞里沙不在的早上...我煮味噌湯給妳喝吧?」
海未帶著羞澀的笑,輕聲的,回應道。
對日本傳統女生來說,為自己的丈夫每天早上準備味噌湯,對雙方來說,都是一種幸福。
當然,海未不可能明確說出自己內心所想的,只是簡單的將自己想做以回報的,告訴對方而已。
「欸?」繪里不是很理解海未這句話的意思,露出了傻愣的笑。
「呃、啊...」海未注意到對方呆愣的反應,趕緊收起臉上的笑容,慌張地揮舞雙手。「啊、啊啊,抱歉,如果會造成繪里妳的困擾...就算了。」
呃、這種只有日本傳統女子會有的生活習慣...繪里應該不懂吧。
「嗯、是不會造成困擾啦。」
就在海未在心中擔心自己自顧自說著的事情會對繪里造成麻煩時,繪里傾身,將頭枕上海未的肩膀。「我會好好期待那天的,海未。」
「...啊...」
算了...這種事情...只要我自己清楚就好了...
海未臉上勾起了害臊的輕笑。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這樣的發展,或許也沒什麼不好的。

 

「海未不進來一起洗嗎?」
泡在浴缸裡,繪里轉頭,看著待在浴室裡卻還穿著黑色和服的海未,忍不住開口問道。
「都已經是水了...我還洗什麼澡呢...」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同是女性,而且也不是第一次看到繪里的裸體,
但海未現在卻不敢正視一絲不掛、泡在浴缸中的繪里。
或許是因為關係比起一開始親暱多了,所以才會有這樣子的反應吧。
「就算是水,還是要時常換新的嘛。」繪里趴在浴缸邊,對坐在離自己有點距離的小凳子上的海未說道。
「......。」嗯、無法反駁,對方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不過,反正裝作沒聽到,繼續坐在這邊不動,繪里也不能拿我怎麼辦吧。
儘管很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若無其事的跟對方共浴。感覺好像會因為這樣做而有什麼理智失去。
海未依然堅持將視線放在繪里以外的其他地方上--這時候的海未覺得一直不停流水進去的排水口,都比裸露的繪里更適合入目些。
「...海未,妳有聽到嗎?」
注意到海未對自己不予理會,繪里收起笑容,用有些強硬的語氣如此問道。
「......。」繼續,裝作沒聽到。
「......。」繪里皺起了眉頭。「好吧,算了,既然妳這麼堅持,我也不跟妳浪費唇舌了。」
接著,海未便聽到水聲。聽起來似乎是身體在水裡移動的聲音--看來繪里終於放棄,決定好好回去洗澡了--
結果一轉頭回去,映入眼簾的便是某個應該要打上馬賽克的部位和平坦的下腹部,而且還持續的在逼近自己。
「哇、哇啊~」海未忍不住恐懼的大喊出聲,抬頭,先看到比自己大了一圈左右的胸部,最後才看到繪里正貼近自己的臉。
繪里的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
「妳、妳幹嘛突然走出來啊--這、這比恐怖電影還恐怖啊啊啊~」
海未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姿勢,還不停的帶著小凳子向後退。
接著,繪里便把海未一把抱起。「既然不聽話,那只好使用暴力了!」
「等、等等等一下啊啊啊咕嗚嗚...!」
還來不及喊完,海未就被繪里扔進了浴缸中。
浴缸裡的水剛開始像是扔進一個正常人一般的高起,接著高起的便又慢慢減少,減少的水重新組合成海未的樣子。
「噗哇!」海未將頭探出了水面。
「怎麼樣?海未小姐,換水還換得愉快嗎?」
繪里帶著笑,很滿意的開口問著一臉疲倦的海未。
「一、一點都不愉快...」海未甩了甩頭。「妳居然這樣對我...」
「嘛、我才覺得奇怪呢。」因為知道海未的其他部分可以自由變換成水,繪里一點也不擔心會坐到海未的重新坐進浴缸中。「不過是洗個澡,妳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冷淡啊。」
「...妳才奇怪吧...」海未小聲的嘀咕著,將脖子和胸口重新組合起來,讓這些部分重新露出水面。
明明對我應該是有好感的...為什麼在這種事情上卻顯得無所謂的樣子...不會覺得難為情嗎?
雖然在心裡面想著,但卻沒有勇氣將自己的心意明白的說出來。
或許,是因為擔心對方其實沒有那個意思。
或許,是因為害怕對方已有其他心上人了。
也或許,是因為內心裡很清楚,妖怪和人類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管再相愛,都不可能。
「呵呵,奇怪嗎?或許真的有一點吧。」
然而,那個被自己抱怨奇怪的人,卻若無其事的,帶著平常總是掛著的笑,這麼說著。
也不知道她說的「奇怪」的點究竟是什麼,海未唯一知道的,只有對方並沒有反駁自己說她奇怪,這件事。

 

洗完澡出來時,亞里沙剛好回到了家。
「姊姊已經洗好澡了?」
亞里沙看到正擦拭著頭髮的繪里,笑著說道。
「嗯、是啊,今天比較早回家。」
雖然並不是自願的,不過比較早回家這點確實是事實沒錯。
「我要先回房間了,亞里沙也趕快洗澡然後休息吧?」
繪里輕輕拍了下自己妹妹的肩膀,輕聲的對亞里沙囑咐道。
「嗯、我知道,」亞里沙抬頭,看著臉上仍有水珠滑下的繪里。「姊姊也早點睡喔,別太勞累。」
簡單的打完招呼,繪里便帶著海未往自己房間走去。
「......。」與傾盆大雨的夜晚一樣,海未跟在繪里身後,試著讓自己不要做出太過突兀、有可能會被注意到的事情。
在和亞里沙擦身而過時,海未轉頭過去,緊緊盯著亞里沙。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亞里沙也正用奇怪的眼神,盯著自己。
「『是我的錯覺嗎...感覺姊姊身上好像有很多不對勁的水...』」
亞里沙在心中這麼想著。
然後,便將視線下移,看著印著不明顯的水腳印的地面。
雖然很快就會蒸發消失,但還是看得出來,有一個接著一個的水腳印,跟在繪里的身後。
就跟下著傾盆大雨的那晚一樣。

 

「妖怪真的不用睡覺嗎?」
雖然躺在床上,但繪里的雙眼卻瞪的大大的,直直望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
海未沒有回答,只是點頭。
「為什麼呢?」
繪里並沒有將視線轉到坐在書桌前的海未身上,只是繼續注視著天花板。
「妖怪的力量來源來自於妖力,所以只要沒有將自己身上保存妖力的東西毀掉,就能夠一直保有生命與活力。」
「......。」繪里終於將視線從白色的天花板上移開,望向坐在書桌前,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的海未。
「海未的妖力來源...是水嗎?」
只要有足夠的水,海未就會一直存在。
海未點頭,沒有回答。
「原來如此,所以那時妳才會叫我不要為妳撐傘啊。」
繪里像是恍然大悟的嘀咕說著。
「......。」
海未抬起了頭,望向又將視線放回天花板上的繪里。「繪里,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妳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來找我說話的呢?」
「嗯?」蒼穹色的眸中充滿了疑惑。「什麼樣的心情...我也說不上來。」
繪里的腦海中浮現不久前的畫面。
下著雨的夜晚。
站在雨中,那個纖細的身影。
那個、讓自己無法轉移視線的模樣。
「是嗎...」
或許是確定自己無法得到想知道的答案,海未站起了身子,走到床邊,將手掩上了繪里的雙眼。
「當我沒問,妳還是早點休息吧,繪里。」
「嗯...」濕潤的手掌心掩蓋住自己的上半臉,繪里感覺有種莫名的重量緊緊制伏著自己的雙眼。
或許,是海未身上的水造成的水壓吧。畢竟,她還是一個妖怪,可以自由的變換身上的水的重量。
「晚安了,海未。」

 

其實,繪里心中還有一些事情想回答海未的。但總覺得說出來有點難為情,便沒有告訴海未了。
自從自己看到海未那晚的身影後,自己的眼睛,就無時無刻的,都想注視著海未。
或許是水女的妖力所致,但,繪里很確定,自己很喜歡這種感覺。
「嗯...晚安,繪里。」
繪里的意識,便帶著這樣子的想法,隨著海未輕柔道晚安的聲音,沉沉睡去。

 

 

--------------------

 

後記(二章Ver.)

 

這章是這篇文章裡最長的一章。

雖然這篇,就是繪里和海未瘋狂放閃的劇情而已(笑)

不過這章應該可以算是這整篇文章最可愛、最平淡、最簡單的一章

雖然這篇裡,兩人已經有很多很多內心的掙扎(咦?好像一直都有?)不過故事還是相當可愛搞笑的

不忍說寫走廊那段,我自己都覺得後面那些花癡超煩的(欸

說到這,兔子其實自己有簡單畫過水女海未的模樣,以及那基本上有點像是喰種的右半臉

啊啊、對,之所以會有那個長瀏海設定,其實是因為在神眉裡,水女的瀏海很長,蓋住了右半邊的臉,所以兔子就用了這個設定

但是...神眉裡的水女右臉並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了XD這邊是覺得這樣玩比較有戲劇性,而且還可以小小讓繪里和海未調情一下

個人其實很喜歡繪里那時對海未說的台詞OuO

 

其中個人覺得最有趣的一段,真的就是要打馬賽克的那段了(?)

雖然顯得繪里和海未都小孩子氣了些,不過能描寫這種比較可愛的關係,覺得很有趣

畢竟這篇文章大多數的篇幅,其實是很沉重的,所以這種可愛的鬧劇其實還挺難得的呢(並沒有好嗎#

 

接下來,進入第三章後,海未內心的描寫就會增加

那個矛盾、那個掙扎...之類的

然後希的角色也會變得很有趣XD大家可以期待一下www(?

 

兔子對這章最有印象的

就是寫中間晚餐那段時,兔子瘋狂的想喝味噌湯和羅宋湯(抹臉

記得那時好像也是半夜了,寫的超痛苦的XD比看別人的宵夜文還痛苦XD

因為自己吃不到還要描寫別人吃~實在是超煎熬的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lversword0
  • 不知道作者大大有沒有打算出本~
    小的我會金援的!
  • 啊、是指這一篇嗎?這一篇的話...沒有。
    不過如果是本子的話,之前是已經有出過幾本了OwO

    兔子瀲 於 2016/05/24 11:15 回覆

  • silversword0
  • 誒--好可惜……
  • 嗯...那麼、我會再好好考慮一下的> <
    因為這篇其實也已經公開在網路上很久了,所以才一直沒有想說要將這篇印成本子...> <不好意思

    兔子瀲 於 2016/05/27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