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本文無關的小小提醒OuO

這篇文章基本上是跳脫原作故事的,所以大家在看時,就當作是平行世界看待就好了ODO

以上(?)

---------(我是分隔線,以下正文)-----------

 

 

一個下著傾盆大雨的夜晚。
「嗯...沒想到會下這麼大的雨...幸好學生會辦公室裡還有之前希沒帶走的傘。」
留有金髮的少女撐著傘,走在雨中。
這名少女是音乃木坂學園的學生會長,名叫絢瀨繪里。因為處理學生會的事情,一直到晚上九點才離開學校。
沒想到才剛處理完所有事情,就下起了傾盆大雨,不知所措的繪里好不容易找出學生會副會長--東條希之前留在辦公室裡的雨傘,才能夠順利地離開學校。
「趕快回家吧,不然,亞里沙可能擔心的呢。」
心中掛念著一個人待在家裡的妹妹,繪里一邊在心中想著,一邊走上通往自家的捷徑。
從音乃木坂學園到絢瀨家的捷徑是一條河堤的小徑,因為那邊雜草叢生,繪里平常並不太喜歡走那條路。
「...嗯?」
然而,就在走到一半時,繪里注意到有一位穿著黑色和服,留有一頭長髮的少女站在河邊。因為天色較暗,繪里看不清楚那是什麼顏色,不過似乎不是完全的黑色。
少女沒有撐傘,似乎是在享受雨水滴落在自己身上一般的站在草叢中。
看著那個纖細的背影,繪里不知怎地,停下了本來匆忙的腳步。
蒼穹色的眼眸被對方的身影緊緊縛住。
...去向她搭話吧。
不知道是什麼驅使,繪里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撐著傘,走下坡,來到了穿著和服的少女身後。
「那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繪里開口向對方搭話道,同時將傘向前,為對方遮雨。
「......。」少女沉默了一小段時間,才慢慢回過頭,對身後為自己撐傘的繪里展露出了微笑。
少女的面容相當漂亮,雖然右臉的瀏海較長,遮住了半張臉,但少女清秀的長相依然被勾勒了出來。琥珀色的眼眸在那張看起來有些蒼白的臉上顯得突兀,卻增添了少女的美。
繪里的嘴角上勾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面前這位帶有陰森氣息的少女,繪里覺得自己有種想更接近對方的想法萌生。
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嗎?繪里自己也不清楚。
「呃...?」
少女看清楚身後的人後,趕緊收起了臉上的笑。
「不、那個...怎、怎麼會這樣?」
少女似乎有點慌張,本來看著繪里的眼眸向旁飄了開來。「妳...妳看得到我?」
提出了令繪里不解的問題。
「當然看得到啊,」繪里帶著笑,開口回答道。「就算天色這麼暗,我也不至於看不到妳啊--我看起來視力很差嗎?」
繪里開玩笑的補上這麼一句。
聽到繪里的答案,少女露出苦笑。「呃、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呃、不對,這應該要怎麼解釋...」
繪里歪著頭,看著面前的少女背對自己,似乎很煩惱的雙手抱著頭。「還、還好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跟我說唷。」
「讓、讓我一個人靜靜就好...」
少女沉默了好一陣子後才擠出這麼一句話。「然後、請把妳的雨傘拿開...」
「這、這樣嗎?」繪里向後退了幾步,按照少女的說的,讓少女重回到傾盆大雨之中。
「...真的、不需要我幫妳什麼嗎?」
穿著黑色和服的少女開口沒有多做回答,只是搖頭。
「那、我走了唷?」
少女沒有回話、沒有搭理,只是繼續蹲在河邊。
不放心的繪里不停地回頭觀察那位美麗卻也奇怪的少女,雖然並沒有發生什麼事,但繪里卻莫名地感到失望。

 

繪里就帶著疑惑和失望回到了自己家。
雖然有撐傘,但在這樣子的傾盆大雨之下,繪里身上還是有不少地方被雨水打濕。
「姊姊妳回來啦?」
亞里沙拿著毛巾,走到玄關,迎接剛從雨中回來的繪里。「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嗯...沒什麼,處理學校的事情花了點時間。」
繪里一邊接過對方交給自己的毛巾,一邊開口回答道。
雖然繪里很介意剛才碰到的那位少女,但這種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亞里沙做解釋。繪里思考了好一陣後,決定不向亞里沙提到那位和服少女的事。
「姊姊真是辛苦了呢。」亞里沙拍了拍繪里的肩膀,安慰地說道。「趕快去洗澡吧?」
「嗯、謝謝妳,」繪里笑了起來,並將擦拭過自己身子,微濕的毛巾交給亞里沙。「沒事的話,妳也早點休息吧,亞里沙。」
說完,繪里便踏進家門,往家裡的浴室走去。
「...嗯?」
不知道是不是亞里沙的錯覺,在繪里的腳步後,有另一個看不見的「人」,跟著繪里,一步一步的將水腳印印在繪里走過的地面上。

 

「呼...」
將身體泡入浴缸的熱水裡,
繪里舒了口氣,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
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繪里在心中這麼想著,閉上雙眼,向後靠在浴缸上,放鬆了全身。
身體放鬆了,但腦中卻還是想著剛才在河邊碰到的少女--或許是因為那個遭遇太過特殊,繪里才會這樣一直掛念在心上吧。
不過,一直這樣想著,待會會不會見到那個少女的幻覺啊--
繪里帶著開玩笑的心態這麼想著。
然而,就在繪里再次睜開眼,先行映入眼裡的是一位將下半臉泡在浴缸水中、只露出頭頂及眼睛的陌生少女。
「哇、哇啊!」
繪里忍不住大叫出聲,整個人都彈了起來。雖然不知道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能這樣無聲無息、完全不讓人感覺到,甚至還這麼不自然泡在水裡的,一定是那個、是那個沒錯啊!
繪里生平第一次的撞鬼經驗就在身上一絲不掛時碰上了。
「啊啊...那、那個、別緊張...」
然而,那個讓繪里嚇到差點哭出來的少女慢慢撐起身子,讓繪里能看到自己的整張臉。「我、我是剛才的...」
繪里靜下心,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位少女並不陌生。
「啊。」繪里愣愣地看著面前,那有著一頭海色長髮、右半臉以較長的瀏海遮掩住,只露出一邊琥珀色眼眸的少女。「妳、妳是剛才那位...為、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我、我是水女...是一種妖怪...」少女面有難色的向繪里說道。「因為妳回應了我,所以我...」
「就、找上我了嗎?」
雖然說對方是妖怪,但不知道為什麼,能跟這位少女重逢,繪里的心中萌生出了一種說不上的快感。
「所以,妳現在是附身在我身上嗎?」
繪里忍不住好奇的東敲敲西摸摸自己的身體。感覺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沒有什麼生命被威脅的實感。也或者,其實被妖怪附身,並不一定是個會危及生命的事情。
「呃、是的,真要說的話,我現在是附身在妳身上沒錯...」
雖然少女自己也不理解現在的狀況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對方--不、或許說是自己,確實回應了對方的微笑。
水女這種妖怪會在下雨的時候,出現在海邊、河邊或是湖邊這種有水的地方。她們會找男人下手,一旦男人向她們搭訕,並且用笑容回應了水女的微笑,那就會被水女纏上。
這也是少女現在最疑惑的地方。因為水女是對男性的想念和悲傷情感而生的妖怪,理論上只會吸引男性,但面前這位金髮的少女卻看到了自己,而且還被自己吸引了過來。
難道自己是個失格的妖怪...是只能吸引女性的水女...
少女因為難過而再次將身子泡進了水裡。
「欸、啊嗯,妳、妳還好嗎?」
看到少女躲入水中,繪里趕緊伸出雙手,在水中那應該是對方肩膀的位置摸了很久,卻什麼都沒摸到。
「......。」所以這個少女,可以讓自己的身體自由變換成水嗎?
繪里在心中猜想。確實,如果對方的身體在水中也和人類一樣的話,以這個水的深度根本不可能讓水淹過下半臉--而且,剛才這位少女也是突然出現的,所以她應該可以按照需要,讓自己的身體變成水。
「我...還好,只是覺得有點難過...」
少女撐起了身子,嘆了口氣,向繪里如此說道。
「呃、不,我想碰到這種事情,要難過的人應該是我?」
繪里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不過,繪里並不覺得難過。繪里覺得,這位長相清秀的水女和其他的妖怪不一樣。她甚至也覺得,就算要自己把生命獻給這位少女,也在所不惜。
「所以之後,妳會一直跟著我嗎?」
繪里開口詢問。畢竟自己是生平以來第一次被附身,對這種事情可說是完全不懂。
「嗯、是的...一直到妳被我害死為止,我都會陪在妳身邊。」
少女微低著頭,輕聲的對繪里說道。
少女本來以為繪里會很害怕的,沒想到自己的猜測跟著對方的一聲拍掌擊個粉碎。
「是這樣啊,我知道了。」繪里咧齒,笑著。
「...妳不怕嗎?」
為什麼面前這位少女可以對死亡這麼無所謂?
少女不解。
尤其、自己是那個造成她死亡的東西,為什麼她可以如此不在乎,甚至還對自己露出這樣子燦爛的笑?
「人嘛、遲早都會死的,」繪里向前,湊近海色長髮的少女濕淋淋的臉。「而且,我覺得,我會很願意為了妳而死。」
少女的臉染上了淡淡粉紅。「什...」
這是這名妖怪少女第一次感覺到人類所謂的心動--一種說不上來的一種緊張感。
「說什麼...傻話..」
「啊、等等,別再把臉埋回水中了啊!」
繪里伸出雙手,撐上少女的雙頰,阻止對方將臉再次沉回水裡。
真是的,這樣子害羞的東西,真的是會害死人的妖怪嗎?
看著面前的少女難為情的模樣,繪里忍不住在心中想著。
「啊、對,我該怎麼稱呼妳呢?」
或許是因為想起對方方才說的,會一直跟著繪里,而讓繪里萌生了問對方名字的想法。
繪里因此開口,如此詢問。
「......。」少女沉默了一陣子。「...水女。」
「呃、沒有其他的名字嗎?」繪里乾笑了幾聲。「像我叫做絢瀨繪里,妳應該也有一個屬於妳的名字吧?」
「名字...」少女用那唯一顯露出來的琥珀色眼眸望著面前的繪里,眼神中有點疑惑。「沒有...」
少女微瞇起了眼,雙手向後撐,讓自己的肩膀和胸部上緣露出水面。
「一直以來都只有統稱的妖怪名,每個妖怪個別擁有的名字...沒有。」
「咦...沒有嗎...」
不管是什麼事物,只要它現在是存在的,就應該要都有個名字才是。
就算像這位少女所說的,對於人類來說,他們只擁有族群的名稱,而沒有單個體的呼名,繪里還是覺得這名少女必須要有個可以稱呼的名字。
說是自己的私心也無妨,至少,這位少女要有個自己可以稱呼的名字。
「那麼,就讓我幫妳取個名字吧?」
繪里伸手,撐上少女的肩膀,對少女這麼說道。
「...咦?」
海色長髮的少女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著繪里。
「呃、名字什麼的,不重要...妳只要叫我水女就...」
「我想想,妳有一頭跟海洋一樣的長髮,而且我們又是在水邊碰到面的...」
繪里完全沒有想搭理少女的意思,自顧自的開始為對方取名。
「決定了,就叫妳『海未』吧?」
不到一分鐘,繪里就很快的為少女起了個名。
「啊、呃,海...海未?」
少女重複了一次對方為自己取的名。
「嗯...不喜歡嗎?」
看對方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繪里擔心少女不喜歡這個名字而確認的問道。「我想說很適合妳...如果妳不喜歡,我可以再想其他的。」
喜不喜歡。
少女在腦中思考這個問題。
或許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為自己取名吧,少女覺得,這個名字一定是她記憶中曾經聽過的名字裡,最好聽的名字了。
也或許,是因為是這個人...為自己取的名...
少女甩了甩頭。
「隨、隨便妳想怎麼叫...」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個妖怪,怎麼可以簡單的就臣服於人類。
被繪里稱做海未的妖怪少女甩過了頭,表現出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
「這樣啊。那以後,在我死掉前的這段時間,我就這樣稱呼妳囉。」
繪里微笑,向被取名為海未的少女伸出了手。「叫我繪里就好。未來、還請多多指教,海未。」
「...嗯。」
看著繪里對自己伸出的手,有著海色長髮的少女遲疑一段時間後,也伸出手,握住了繪里伸給自己的手。
「在妳的生命被我奪去的那天到來前,還請多多指教了,繪里。」

 

 

 

 

----------------------------

 

後記(序章Ver.)

 

這是一個,如果海未是妖怪水女,會和繪里有什麼樣發展的愛情故事OuO

沒錯,水女

應該有很多人在看時就知道了,這個妖怪「水女」是漫畫「靈異教師神眉」中曾經提及過的妖怪

那這篇文章,確實就是兔子在看神眉(其實是「回憶」神眉)時突然想到的

可能是因為那隻水女小姐很可愛(#)然後我一邊看不知道為什麼腦中就一邊想著海未(?)(大概就是因為海未的名字吧?)

突然就有種「其實寫寫看這種故事,似乎也不錯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想寫個小品的,結果這個「小品」一寫,寫了八萬多字...

實在是好短啊QQQQQQ(噴淚)

那這序章就是故事的開端--人類繪里與妖怪海未初相會的事情

有點浪漫,有點可愛,有點搞笑,

卻也有點感傷,有點感動,有點悲傷

如果看到後來,您會因為這兩人的故事而落淚,卻也因為這兩人的故事而笑的話

那...兔子也不會怎樣(欸

沒有啦XD只是代表兔子應該是成功了而已

 

這邊為沒有看過靈異教師神眉的人做點小小的、關於水女的介紹

經常在下雨的水邊出現的女妖,會纏上前來搭訕的男子身上,遭其附身的男子將會因為水女帶來的厚重濕氣,令身體不堪負荷而逐漸衰弱致死。弱點是鹽,只要被大量的鹽撒到身體,就會讓自己的身體被鹽分消蝕殆盡,必須仰賴大量的水分才能順利恢復原狀。(取自靈異教師神眉角色列表上「水女」的資料)

其他的,其實兔子在文章中都有少少的提到一些

不過其實這個東西在文章中好像並不是很重要就是(欸)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