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低著頭,真晝難為情的站在自己房間的桌子前,似乎有些困擾的看著自己的室友為自己準備的豐盛下午茶。

「不...不行...

因為跟自己的另一半(人格)說好了要節食,真晝實在是、承受不起自己的室友為自己準備這些看起來漂亮的點心。

承受不起--一方面是不能吃,另一方面也是按捺不住自己喜歡甜食的心情,擔心會一不小心就食言了。

食言而肥--本來就是為了減肥而和真夜說好要節食的啊...

......。」

看著難為情呆站著的真晝,英放下了手中的茶壺。

「不過,已經準備了,如果不接受,那可是很失禮的呢,番場同學。」

英一邊將叉子遞給真晝,一邊說道。

「可...可是...

本來是想婉拒的,自己的手卻已經伸出去接過了對方遞給自己的叉子。

......這下糟了、這下不就等於自己同意接受對方的邀約了嗎?啊啊、該、該怎麼辦才好嗚~

等到真晝回過神的時候,自己已經被英壓上了座位。

...嗚嗚,只、只吃一點點,應該沒關係吧--對、對不起了真夜嗚嗚~

儘管知道對方一定不會原諒自己吃了甜食,真晝還是在心中跟夜晚的自己說了抱歉。

看著真晝開始慢慢地吃起了桌面上的蛋糕,英露出了開心卻依舊優雅的笑容。

「太好了,妳終於願意接受我的好意了呢。」

英拿起面前的杯子,輕啜杯中的熱茶。

......。」

真晝仍低著頭,眼神向上飄起,不好意思的盯著坐在自己對面的英。

......為什麼...要對...我這種人...這麼好呢?」

硬擠出了一句算是完整的話。

聽到對方的問題,英停下了喝茶的動作。「...什麼意思?」

「像.....像是...幫我...拿回重要的東西......請我...吃點心...

真晝的頭更低了。

英看著對面的真晝,思考了一下對方的意思。

「嗯...因為番場同學是我的室友...而且人很可愛。」

帶著笑容,英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可...可愛...?!」

「嗯嗯,是啊?」

看著滿臉通紅、面露慌張的真晝,英忍不住笑了出來。

「而且,我看不慣妳跟別人太好呢,番場同學。」

...啊?」

不理解英這句話的意思,真晝愣愣的看著面前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的英。

腦中突然浮現了武智之前拿走自己收藏的、一之瀨的聖遺物時,英說的話。

「嗯?」歪了下頭,英又露出了平時的笑容。「怎麼了?」

「呃、不...沒事...

大概是自己誤會什麼了吧?

決定不想太多,真晝一邊將蛋糕放入自己口中,一邊如此告訴自己。

.......

不對、真要說的話,還是應該要先來想想怎麼樣不會讓真夜對自己大發雷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