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過那晶瑩剔透的肌膚,
撫過那薄如蟬翼的雙唇,
撫過那細而修長的手指。
親吻的同時,如同被下了毒一般的刻骨銘心。

「妳在看著什麼呢?」
撐著頭,趴在床上,有著如羽毛一般細緻藍髮的女子對站在窗前的金髮女子問道。
「......。」
金髮女子沒有回答,回過頭,將自己的視線從外面,移回到趴在床上的女子身上。
趴在床上的女子坐起了身子。
「看著妳所追尋的東西嗎--還是妳所回憶的東西呢?」
藍髮女子露出了笑--並不是嘲諷或是帶有其他意味的笑,
純粹是感到有趣而顯露出的笑。
「...或許、都有吧...」
金髮女子看著面前的女子露出的笑容,淡淡的、如此回應道。
「也許,所追尋的東西和所回憶的東西,是相同的東西。」
藍髮女子將披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拉下,傾身向前,走下了床。
「總是看著過去並不是件好事呢,艾妲。」
女子依舊笑著。
「......。」
名為艾妲的女子沒有回應,從旁拿起了自己的軍服外衣,披到了從床上離開後便一絲不掛的女子身上。

其實自己是很清楚的。
那些過往、早以化為泡影。
但是,除了追尋那些外,自己並無其他的人生目標。
失去了那些,自己就等於什麼都不剩了呢。

「與其去追尋那些,何不如像剛才那樣,體會現有的快樂呢?」
面前的藍髮女子的話語將艾妲拉回了現實。
「啊、咦?」
艾妲的臉紅了起來。
藍髮女子沒有多說,只是撫上艾妲的面頰。
「還是,其實妳並不喜歡做那種事情?」
「呃、不...」
與其說是喜歡那件事,倒不如說是喜歡和瑪格莉特--面前這位有著迷人笑容的女子--有那樣子的肌膚之親。
瑪格莉特嘻嘻笑出了聲。
「開玩笑的--」瑪格莉特轉身,將剛才艾妲披到自己身上的外衣脫下,還給艾妲。
「那些『過去』本來就很難忘懷...」瑪格莉特一邊轉身走向浴室,一邊輕聲的說道。「而且,那些『過往』...也不是毫無意義的事物...」
說完,瑪格莉特便走進浴室。
留下呆站在窗前的艾妲。

「過往嗎...」
艾妲再次看向窗外,看向夜空中最亮眼的圓月。
「或許...自己早已不是看著那些了吧...」
打從自己來到這裡,與妳第一次會面開始,自己就已經不把那些放為自己貴為重的事物了。
在吻那雙唇時,自己的心,就如同被毒侵蝕一般的,忘了那一切。
只剩下與妳共度--這樣子的想法。

「啊、對了,忘記跟妳說了--」
瑪格莉特打開了浴室的門,探頭出來,卻發現艾妲已經躺回床上睡著了。
房裡只剩下艾妲那規律的呼吸聲,以及浴室裡傳出了蓮蓬頭流出的水聲。
「...睡了啊...」
瑪格莉特愣愣的看著那側躺在床的右邊的艾妲,然後微笑起來。
「算了,那也不過是個形式...等她起床在跟她說好了。」
重新將門關上,瑪格莉特看著鏡子裡,艾妲留在自己頸上的吻痕。
「生日快樂,艾妲。」
抬手,用手指前端輕觸吻痕,瑪格莉特就像是對著艾妲說著一般的喃喃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瀲 的頭像
兔子瀲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