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參加噗浪上的湖神企劃的稿子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開始習慣這名男子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開始習慣這名男子開口叫自己的名字。

 

阿修羅-

 

記得以前曾聽說過這樣一個說法。

人死後,就再也不會作夢了。

……。」

深棕色短髮的男子睜開雙眼,盯著天花板。

……。」

男子偏頭,看向自己緊閉著的房間門板,然後緩緩的將視線重新移回天花板上。

躺在床鋪上的男子正努力翻攪自己混亂的思緒,想從中挖出一些方才夢見的片段,但似乎是徒勞無功。

果然,夢境這種東西,是沒辦法記錄下來的啊。

男子在心中這麼想著。

 

這名名為阿修羅的男子是住在這座宅邸裡的戰士之一。

雖然覺得自己有事情沒有完成就來到了這個地方,但因為失去了自己過去的記憶,也沒辦法找出自己那未完成的事情是什麼。只好暫時待在宅邸裡,聽從人偶少女的命令,和人偶少女出外進行征戰。

聽說,這樣子的話,說不定能夠拿回自己失去的記憶。

阿修羅將身上的白色單衣換下來,穿上自己平時的戰鬥服,打理自己後,便離開自己的房間,往宅邸的大廳走去。

 

「早安,阿修羅。」

人偶少女對走到大廳的阿修羅說道。

阿修羅點點頭,回應了人偶少女的招呼。

就在阿修羅從人偶少女的身旁走過去的同時,人偶少女看到了在阿修羅後面,正從轉角轉進大廳的男子。

「啊、瑪爾瑟斯,早安。」

聽到人偶少女的語句,阿修羅回過頭,看向彎下腰,正要牽起人偶少女伸出的雙手的瑪爾瑟斯。

「早安,人偶。」

瑪爾瑟斯帶著淡淡的微笑,如此開口道。

接著,瑪爾瑟斯抬眼,望向正看著自己與人偶少女的阿修羅。

「早安,阿修羅。」

帶著回應人偶少女時那相同的微笑,瑪爾瑟斯對阿修羅說道。

早安。」

阿修羅開口回應,接著便轉過身,走到大廳裡的沙發椅前坐下。

「對了,瑪爾瑟斯,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儘管與自己有點距離,人偶少女那宏亮的聲音依然將她想告訴瑪爾瑟斯的訊息送進了阿修羅的耳裡。

「再收集幾個記憶碎片,就可以幫你拿回你的記憶了喔。」

「是嗎。」

瑪爾瑟斯輕聲的回應。

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記憶啊?」

聽到人偶少女這句問話,阿修羅轉過頭,看向正對話著的人偶少女和瑪爾瑟斯。

「不、吾等很開心,謝謝妳。」

瑪爾瑟斯伸手,摸了摸人偶少女的頭,用平常的笑容,對人偶少女回應道。

不知道是不是阿修羅的錯覺,瑪爾瑟斯臉上的表情,似乎有那麼一絲的不情願。

 

「阿修羅,汝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

在人偶少女帶幾位戰士出門後,瑪爾瑟斯走到了阿修羅坐著沙發旁,如此開口問道。

阿修羅抬眼,瞄向瑪爾瑟斯。

「沒有,只是在看櫻花而已。」

說完,便將視線轉回前方。

瑪爾瑟斯也看向了阿修羅從前方的落地窗注視出去的遠方。

外面的櫻花樹上並沒有開出任何一點的花瓣。

?」

沒事,隨口說說而已。」

阿修羅咋了咋舌,似乎在嘲笑自己剛才給瑪爾瑟斯的答案。

「是在想事情嗎?」

算是吧。」

阿修羅向旁挪了點位子,讓瑪爾瑟斯可以坐到自己身旁。

「什麼事情呢?」

瑪爾瑟斯一邊坐下來,一邊開口詢問阿修羅。

……。」

……。」

瑪爾瑟斯盯著阿修羅的側臉,眼神中似乎帶有著期待。

...你有聽過『死人不會作夢』這種說法嗎?」

似乎是受不了了瑪爾瑟斯那樣子的視線,阿修羅開口道。

「吾等並沒有聽說過。」

瑪爾瑟斯淡淡地回應。

「那你對這個說法有什麼想法呢?」

「沒有想法,」瑪爾瑟斯將視線從阿修羅身上轉開,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人偶是不會作夢的。」

抱歉。」

阿修羅反射的向對方道歉。

「至少,吾等不會作夢。」

沒有回應阿修羅的歉意,瑪爾瑟斯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輕聲說著。

……。」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阿修羅開始覺得自己實在很愚蠢。

或許是因為自己和對方的關係還算不錯,才會沒想太多的將自己的問題告訴對方吧。

果然是找錯人了。

「不過

就在阿修羅正在心中埋怨自己的愚蠢時,瑪爾瑟斯繼續開口:「吾等覺得,吾等再這樣繼續與汝在這裡一起生活,可能總有一天會夢到汝呢,阿修羅。」

少肉麻了。」

阿修羅皺起眉頭,將臉向旁偏了開來。

瑪爾瑟斯看著阿修羅偏開的側臉,瞇起雙眼的笑了起來。

「阿修羅,櫻花何時會開呢?」

時間到了,它自己就會開。」

阿修羅隨口的回應。

「它們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呢?」

……。」

該怎麼說呢─瑪爾瑟斯這傢伙,有時還真有點煩人。

 

阿修羅。

似乎勾引著自己一般的氣音在自己耳邊,叫喚著自己的名字。

並不知道現在是怎麼樣子的狀況,只覺得自己的腹部與手腕傳來陣陣的疼痛。

阿修羅。

還有那如同錄音機一樣不斷重複的,自己的名字。

 

阿修羅從惡夢中被驚醒。

被褥被冷汗弄濕,枕頭也因為自己不斷的在床鋪上的掙扎而掉到了床下。

「嗚

阿修羅咬起牙關,用雙手遮掩住自己佈滿冷汗的臉。

「剛才那是、什麼東西

阿修羅閉起雙眼,認真的回想著剛才侵入自己腦中的畫面,以及那不斷在自己耳邊徘徊不去的聲音。

阿修羅。

 

「你對過去的事情,有沒有任何一點印象呢?」

阿修羅坐在還未有開花跡象的櫻花樹下,對站在自己面前的瑪爾瑟斯如此問道。

「怎麼突然這樣問呢?」

瑪爾瑟斯並沒有直接回應阿修羅的疑問,而是如此反問道。

……。」阿修羅將頭轉向一旁,沉默了好一陣子。「沒什麼,最近夢到了些奇怪的東西。」

瑪爾瑟斯不明顯的瞇起了雙眼。

「那、跟汝問吾等的問題,有什麼關聯呢?」

瑪爾瑟斯開口問道。

「我只是覺得,感覺、很像是以前發生過的事情,所以有點好奇罷了。」

阿修羅有點心虛的回應瑪爾瑟斯的問題。

兩人沉默了好一陣子。

「吾等,對過去的事情,沒有絲毫印象呢。」

在幾近凍結般的沉默準備進入半分鐘前,瑪爾瑟斯打破了沉默。

「吾等的記憶,應該都在碎片裡了吧,」

瑪爾瑟斯繼續淡淡說著。「畢竟,吾等並沒有會陳述記憶的夢境。」

說完,瑪爾瑟斯便轉過身,走回了宅邸裡,

走進了黑暗中。

 

「瑪爾瑟斯,你怎麼了?」

看到瑪爾瑟斯從外面走進大廳,紫髮的少女又蹦又跳的來到了瑪爾瑟斯的面前。

「你的表情有點凝重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吾等,有點不知所措了呢,史塔夏。」

瑪爾瑟斯並不在意在自己身邊轉來轉去的紫髮少女不間歇的舉動,只是淡淡地回應著對方的問題。

「嘻嘻,你是覺得不該繼續欺瞞他了嗎?」

名為史塔夏的少女在瑪爾瑟斯的面前停下腳步,帶著天真的笑容,如此說道。

瑪爾瑟斯沒有回答,只是垂著眼,看著史塔夏的黑色靴子。

「嗯-史塔夏是有一個想法啦-不過不知道你會不會想嘗試而已。」

臉上笑意未減的開口說道。

瑪爾瑟斯將視線移到了史塔夏笑著的臉上。

 

雖然疲倦,但卻不敢將雙眼闔上。

阿修羅整晚張著眼,害怕進入夢鄉。

害怕-並不是因為不知道夢境裡那個傷害自己的人是誰,

而是,因為自己很清楚那個夢境中的「那個人」的身分,所以才想躲避。

不是躲避他,而是躲避事實。

為什麼,僅存的是這樣子的記憶呢。

為什麼,要留給自己這樣的記憶呢。

為什麼,死後的人還要繼續作夢呢。

 

整晚無法入睡的折騰後,阿修羅依然在自己平常該起床的時間坐起身子,進到浴室裡,好好打理了自己一番。

臉上的憔悴並未有絲毫的減少。

「算了。」

深吸了口氣,阿修羅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往大廳走去。

 

「啊、阿修羅。」

人偶少女一看到進到自己視線裡的阿修羅,便急忙跑上前,來到了阿修羅面前。

「這個,給你。」

一邊說著,人偶少女一邊將一堆的碎片拿到了阿修羅面前。

這是?」

「瑪爾瑟斯說,他要把這些碎片給你。」

人偶少女如此說道。

阿修羅看著在人偶少女手中發亮著的碎片。

「為什麼要把這個給我呢?」

不知道是在詢問誰的,如此低聲說著。

人偶少女並沒有回應阿修羅的疑問-或者該說,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兩人-一人一人偶-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有的時候,總是要做點嘗試的嘛。」

打破寂靜的,並不是阿修羅,也不是人偶少女,而是史塔夏的聲音。

「人類雖然脆弱,卻又有著堅強的意志力。有時,是對過去的堅持;有時,是對現況的不捨。」

史塔夏坐在沙發的椅背上,一邊把玩著自己胸前的蝴蝶結垂下的長長緞帶,一邊對阿修羅說著。

「所以,人類最後總是會決定出一個結果-不論是哪邊,都是所謂『正確』的決定。」

所以,他是想要我『決定』嗎?」

阿修羅聽完史塔夏的話後便開口問道。

「是的。」史塔夏點了點頭。

……。」

阿修羅伸手,接過了人偶少女的手中的碎片。

在我準備要進入夢境前,我可以再問妳一個問題嗎?史塔夏。」

「可以啊?」史塔夏擺動著雙腳。「如果我知道答案的話,嘻嘻。」

「他其實也會做夢,對吧?」

棕色的瞳映照著史塔夏那天真無邪的模樣。

史塔夏笑得更開了。

「人偶是不會作夢的。」

史塔夏一邊說著,一邊從沙發椅背上跳下。

「但是,人偶是沒有感情的,嘻嘻。」

聽到史塔夏的回答,阿修羅微笑了起來。

「這樣啊,那我放心了。」

說完便閉上了雙眼,進入了夢中。

 

瑪爾瑟斯走在櫻花樹下,走在花瓣紛飛的雨櫻花中。

「汝看,櫻花開花了呢。」

並沒有回頭的,對緩步走到自己身後的人說道。

「時間到了,所以就開了。」

站在瑪爾瑟斯身後的人如此回應。

瑪爾瑟斯停下了腳步。

「所以,吾等的時間也到了嗎?」

暗有所指的提問。

「如果時候未到,我就不會站在這裡了,瑪爾瑟斯。」

男子也跟著踏入了櫻花紛飛的景中。

 

「你根本不是想讓我看到那些過去,所以才把那些碎片讓給我的吧。」

站在櫻花雨中,阿修羅如此說道。

「是的。」

瑪爾瑟斯帶著一如往常的淡笑,回應。

「吾等覺得,吾等如果拿回那些記憶,似乎,就會失去現在所擁有的這抹笑容呢,阿修羅。」

說完便抬起手,用戴著白手套的手指觸碰了自己的嘴角,然後再用同樣的一隻手,撫上阿修羅的臉頰,並用拇指輕觸阿修羅的嘴角。

「不想要試著去作夢嗎?」

並沒有躲開對方的觸摸,阿修羅直盯著瑪爾瑟斯那雙暗紫色的眸,繼續問道。

「沒有必要。」瑪爾瑟斯抬起頭,看著被風吹落的櫻花花瓣。「吾等比較喜歡在雨櫻花中,與汝一同作夢,阿修羅。」

「哼、」阿修羅忍不住笑了出來。「少肉麻了,瑪爾瑟斯。」

說完,便跟著抬起頭,看著飄落到兩人身邊的櫻花花瓣。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