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對於閱讀書籍相當的感興趣。

雖然這似乎是生前的事了,不過感興趣的事情就算是離開了自己本來存在之處,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來到這個名為星幽界的陌生世界,自己對於宅邸外的事物雖然好奇,卻又怕受傷害,因此總是待在宅邸的圖書館裡看書。

這裡平常不會有其他人過來,自己可以在這裡享受安靜的時光。這裡頂多偶爾會看到長相十分像貌美女子的庫勒尼西到這裡看書,或是那個自稱「文籍管理員」的薩爾卡多站在書櫃之間整理書籍。但是跟這兩位戰士的交情,只能稱做是點頭之交吧。

每天就只是從自己的房間來到圖書館,等到時間晚了再從圖書館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日復一日。

「不過...」翻開自己剛從書櫃上拿下來的書。「或許自己偶爾...也該去宅邸的其他地方...看看...

如此心想完,便將自己帶入了書的世界。

「阿修羅法界...」看著書裡面介紹著所謂的阿修羅,左眼包裹著繃帶的少女輕聲喃喃出書上的字句。

書中介紹的阿修羅是梵語,其意為「無端正」,也就是「醜陋」的意思。不過,其實真正面貌醜陋的只有男性的阿修羅,女性的阿修羅則恰好相反的十分貌美。其性格好鬥、暴虐,對誰都不講道理,十分的霸道。

「感覺起來...不是很好相處...」就書上的說法,親近阿修羅,便會和阿修羅接近,接近就會很容易走進阿修羅的道裡面去。雖然書上也有提到阿修羅也有善的阿修羅,但是那樣子的阿修羅也是霸道。

在日本語言中,阿修羅也是一種惡鬼的名稱。

 

雖然把整本書都看完了,但對佛與法甚為不解的伊芙琳並沒辦法體悟其中的道理。對伊芙琳來說,這世界上真能被稱做「神」的事物,便是能帶被黑暗纏身的自己逃離惡魔掌心的存在。

「仔細想想...既然這個『阿修羅』如此好鬥...那麼,說不定祂也可以將我從這令人不舒服的黑暗中帶走...

將書放回書櫃上,伊芙琳決定離開圖書館,去其他地方瞧瞧。

 

對於這棟宅邸以及裡面的戰士們都沒有任何認識的結果就是,伊芙琳在不知不覺中走出了宅邸。

「呃...?奇怪了...?」伊芙琳不解的看著面前翠綠色的森林。「明明...就沒有走出大門的印象啊...

伊芙琳試著開始回想剛才自己走的路徑--記得剛才轉了個轉角後便覺得身體一輕,接著下一秒自己就站在這裡了。

「呃...難道這宅邸...有暗門嗎...?」真是太危險了...

不過既然都出來了,那也別去找大門回去了吧...反正自己也對外面的世界抱持很久的好奇心了。

這麼想著,伊芙琳便帶著自己的小法杖和無限的好奇心往自己從未到過的森林裡走去。

 

其實,那個伊芙琳口中的「暗門」,是前幾天多妮妲和雪莉起爭執時在地板上打出來的洞。不過對於從來沒有到過宅邸其他地方、也不常和別人相互往來的伊芙琳來說,這些事是她不會接觸到的。

 

伊芙琳享受著森林中的清新氣氛往森林的更深處走去。

森林裡的空氣讓自己身陷其中。徐徐的微風擺過耳際,彷彿要替自己帶走束縛著自己的黑暗一般。

「好舒服呢...」輕聲的自言自語道。

很慶幸自己走出了宅邸,不然自己大概永遠都不會發現宅邸外這座森林是個這麼舒適的地方。

 

只是,伊芙琳並沒有想到這座森林裡存在著許許多多危險的生物。

狂狼、人魂、骸骨將軍、赤鼠--甚至連黃昏夢魔和炎魔都出現了,簡直就像是魔物們說好了要在今天來進行百鬼夜行般的遊行似的。

「這...到底...」伊芙琳看著面前一隻接著一隻的魔物。「為什麼這座森林裡會有這麼多魔物啊?!」

爲了自己的安危,就算使用能力會讓自己的身體感受到疼痛,伊芙琳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懶惰的墓表!紅蓮車輪!」

在一陣與魔物的激烈你來我往之後,伊芙琳終於將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魔物全數擊倒。

「啊嗚...」全身上下都像是要裂開般的劇烈疼痛起來,伊芙琳好不容易將看到的最後一隻炎魔打倒後便坐倒在距離自己最近的樹下。

「這下似乎...有點糟糕...」伊芙琳雙手握著自己的法杖,無力的向後靠上樹幹。「現在這樣的狀況...如果又碰到其他魔物的話...

話都還沒說完,伊芙琳就聽到面前不遠處傳來有東西向自己接近而發出的沙沙聲。

「呃...」伊芙琳抬起頭,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狂鬼。「這下真的、糟了...

狂鬼發出一聲刺耳的叫聲後,便向後抬起手,準備要用爪子攻擊伊芙琳。

伊芙琳急忙緊握住手中的法杖。「慟哭之歌...!」

雖然使用了慟哭之歌,伊芙琳的身體仍然因為攻擊而向旁邊飛了出去。

「啊...」伊芙琳嬌小的身子摔落在草地上。

「嗚...」伊芙琳睜開因為痛楚而閉起的眼,映入眼簾的是朝著自己慢慢逼近的狂鬼。

狂鬼的眼神中充滿殺意,爪子蓄勢待發的準備要給予伊芙琳最後一擊。

感覺自己的身體漸轉冰冷,心中充滿了無法言喻的恐懼。

伊芙琳緊閉起眼,反射抬起雙手抵禦準備要承受的攻擊。

「誰...誰都好,拜託,救我...

口中流瀉出不只是現在,而是一直以來,自己所期許的。

「燕飛!」

突然,低沉的喊聲傳進伊芙琳的耳中,接著便從伊芙琳旁邊的樹林中射出好幾支苦無,釘上狂鬼的側身,就在狂鬼停下接近伊芙琳的動作的同時,又有好幾支苦無狠狠射入了狂鬼的背後。

只見狂鬼發出痛苦的低吼,下一秒便向另一邊倒下。

「咦...?」

伊芙琳難以置信的看著一動也不動,跟自己一樣倒在草地上的狂鬼。

...妳沒事吧?」

突然從剛才苦無射出的方向傳來剛才聽見的男聲。

伊芙琳有些驚恐的撐起身子,看向倚靠在樹幹上,額上綁著頭巾,面貌俊秀的青年。

「啊、呃,沒事...」伊芙琳有些緊張的回應對方。「那個,是你救了我的吧,謝謝你...

接著便繼續開口:「我...我是伊芙琳,你呢?」

......。」青年沉默了一段時間,「阿修羅。」接著才表情沒有任何變動的冷冷開口回應道。

「阿...」伊芙琳正想重複一次對方的名字,但卻因為對方那有點熟悉的名字而愣住了。

阿修羅--那不就是今天早上自己在書上看到的,個性殘暴的惡鬼阿修羅...

可是,面前這位氣質英挺的東方青年,卻帶給自己一種難以言喻的溫暖。

覺得心跳好像漏跳了一拍,身體微熱了起來。

阿修羅並沒有注意到伊芙琳的不對勁,只是向前走到伊芙琳身前,對還跌坐在地上的伊芙琳伸出手。「站得起來嗎?」

「啊、呃...可以...」伊芙琳有些遲疑的伸出手,握住對方給予支援的手,依靠阿修羅的力量站起身子。「真的很...謝謝你...

「沒什麼好謝的。」阿修羅輕輕的搖了搖頭。

...對了。」

「嗯?」伊芙琳看著面前的阿修羅解下自己頭上的藍色頭巾。「怎麼了嗎?」

「妳受傷了。」答完便伸出手,將頭巾纏上對方剛才因為與草地摩擦而滲血的手臂。

愣愣看著對方的舉動,伊芙琳覺得自己的身體的溫度愈發上升,緊張而全身僵硬的讓阿修羅用頭巾爲自己包紮。

...好了。」將頭巾打結,阿修羅輕聲對伊芙琳說道。

「啊...啊呃...」伊芙琳有些難為情的望著自己面前一臉正經的阿修羅。「實在是很謝謝你...

輕輕點了點頭。「我想我們趕快走吧,在這裡待太久會有危險。」

「啊......」伊芙琳正想照著阿修羅的話踏出腳步離開這危險地帶時,那纏身的痛苦又再次侵襲自己的身體。

「啊啊!」伊芙琳雙膝跪倒在地上。

看到對方突然的反應,阿修羅急忙跑到伊芙琳身旁,雙臂環抱住對方。「喂!妳怎麼了?」

「嗚...沒什麼的...這種痛苦...一段時間後就會減緩了...」伊芙琳撫上阿修羅的手,抬頭,向身旁阿修羅擠出一抹勉強的笑。「不用管我沒關係...你先走吧...

反正這纏身的黑暗與痛苦,不管是什麼人都無法爲自己帶走的,這種痛苦,只需要自己一人承受就好了。

......。」然而,阿修羅只是瞇著雙眼,盯著伊芙琳的側臉。
...怎麼了...?」伊芙琳不解的偏頭看著阿修羅正經的面容。

「別亂動。」站起身,阿修羅從腰際後方拔出弦月,將刀刃輕抵在伊芙琳纖細的頸上。

「咦...?」伊芙琳驚訝的睜大雙眼,看著面前的阿修羅凝重的神情。

不知道是不是伊芙琳的錯覺,感覺身上的痛苦漸漸流失。

好像這把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正在吸取身上的黑暗一般。

不一會兒的時間,伊芙琳身上的痛苦就完全消失了。

「什麼...?」好特別的力量...

伊芙琳用崇拜的眼神望著皺著眉頭,神情認真的阿修羅。

居然把自己身上的痛苦力量化解掉了...難道,阿修羅先生...就是命中注定來拯救自己的...王子嗎...

想想圖書館有很多故事書都寫著這樣子的劇情...公主總是會碰到一位將自己從痛苦中救出來的帥氣王子--

「難道...你就是那位...前來將我從黑暗中救出來的...王子...?」

伊芙琳的臉上難掩開心羞澀的神情,語氣也完全表現出伊芙琳此時此刻的興奮以及不敢置信。

然而,面前的阿修羅並沒有回應自己,只是震了下身子,下一秒便跪倒在地上。

「嗚...」阿修羅抱住自己的身子,咬著牙,十分難受的樣子。

「咦?」看到阿修羅此時的反應,伊芙琳一時反應不過來,急忙跑到對方身邊扶著對方。「阿修羅先生?」

「這...」直冒冷汗的阿修羅看著跪在自己身旁的伊芙琳。「妳平常都承受這樣的痛苦嗎...?」

「呃、呃?」伊芙琳這才驚覺到,面前這有著惡鬼名字的青年,並不是幫自己化解掉了黑暗與痛苦,而是將自己身上的痛苦轉移到自己身上去了。

「嗚...」伊芙琳愣愣的看著咬牙切齒的阿修羅。

...居然犧牲自己爲我做到這樣...

伊芙琳感覺自己的心臟愈跳愈快,好像隨時會從嘴巴裡跳出來似的。

「先...先到旁邊好好休息吧?」伊芙琳有點慌張的攙扶著身體無力的阿修羅到一旁的樹下坐好,讓對方的上半身舒服的靠在樹幹上。「這個痛苦一段時間就會消失了,到時候再一起回去宅邸吧...?」

伊芙琳輕聲的對阿修羅說道。

阿修羅沒有多做回應,只是輕輕點頭,然後伸出手輕撫伊芙琳的臉頰。「看妳這樣嬌小柔弱的外表...想不到是個堅強的女孩呢...

「咦...?」伊芙琳滿臉通紅的讓阿修羅用手掌撫上自己的臉頰。「呃...呃,過、過獎了...

雖然不知道對方突然說出這句話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心情,不過,能聽到對方這樣稱讚自己,伊芙琳覺得自己的心雀躍的快要失去控制了。

「呃...那個,可以讓我坐到你旁邊嗎...?」覺得自己害羞指數已經快爆表的伊芙琳急忙轉移話題。

阿修羅有些無力的點點頭。「妳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伊芙琳窩到阿修羅身邊,緊張的跪坐在對方身旁。

......。」似乎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

伊芙琳在心中如此想著。

兩人就這樣毫無交集的坐在一起。

伊芙琳發現,如果自己不主動提點話題,似乎會這樣一直靜靜的相處完這段自己覺得還挺幸福的時光。可是伊芙琳卻又覺得自己緊張的說不出話來,腦中只有剛才對方前來救自己時那帥氣的模樣。

...仔細想想...如果剛才直接把痛苦的自己抱回去...現在就不會這麼狼狽了...

伊芙琳在心中這麼想著。不過,如果對方真的這樣做了,自己應該會比現在還要害羞一百倍...不,可能不止...

...算了,不想這麼多了...反正又沒有真的發生那種事...

伊芙琳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

現在這樣...也很幸福...

如此想著,伊芙琳向旁傾靠上對方結實的肩膀。

阿修羅沒有反應。或許是因為痛苦而沒有力氣多做反應吧。

雖然說對方的名字是殘暴的意思,但是--「阿修羅先生...真的是一位心地善良又溫柔的好人呢...

伊芙琳有些難為情的努力說出了內心中的想法。「好喜歡...阿修羅先生...

..............................................................................

沒有反應。

「呃,咦...?」伊芙琳覺得不對勁,抬頭看阿修羅,確認對方是否還活著。

對方呼吸起伏相當的平穩,臉上表情好像也緩和了許多--「...睡著了。」

...嗚,有、有點可惜。

伊芙琳失望的靠在對方的肩上。

「算了...這樣...就很好了...

伊芙琳臉上勾起淡淡的微笑,閉上雙眼,享受靠在對方肩上這樣子的機會。

如果可以,就這樣永遠停留在現在這樣的畫面,似乎也不錯。

至少,此時此刻,這位有著惡鬼之名的溫柔青年,會這樣陪伴在自己身旁。

 

 

後記:

這篇是非常特別的配對。雖然說是阿修羅伊芙琳,但是其實好像比較像是小魔女主動或是一廂情願那樣的感覺()

為什麼會寫這個配對呢?因為某位大手(糟糕我現在才想起來我沒有知會人家就寫了這篇文章啊!!!)拿弦月吸取小魔女的能力低下的題材畫過條漫。雖然那篇漫畫並不算是這個配對的,不過我卻覺得那個雙眼閃閃發亮的小魔女超˙可˙愛!()所以就毅然決然的跳入了這個配對的坑裡了。

除了阿修羅小魔女這對外,自己寫完上次那篇史塔史塔的水影後,真的有萌上阿修史塔的傾向了!!雖然說自己現在對於大護士x史塔這個配對覺得,超萌,超萌,超萌啊啊啊啊啊啊啊!!!看來之後應該會變成以大護士x史塔夏跟瑪爾阿修為本命,然後阿修史塔是副命這樣(???)

偏題惹(現在才發現)

嗯,總之就是,這篇文章是因為那位大手的漫畫所以出現的產物()不忍說我心中的小魔女就是這樣天然呆的可愛孩子www我真的覺得小魔女超可愛!(自重OK)

所以,總之,就是,呃,這配對有點像是自己寫爽的這樣()

之後搞不好有靈感就寫小魔女告白成功的劇情好了(???)說到這,實在不忍說這篇文章裡面充滿了老梗啊(掩臉)根本就是老套的戀愛少女漫畫之類的ww

好啦,大概就是這樣(說了什麼?)總之就是,呃,希望會有人喜歡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狡兔做的兔子窩

兔子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

  • 呼呼呼呼呼 (?

    小魔女的能力低下也可以寫成這樣真是太神奇了!!!
    我一直只認為那只是變很爛爛爛爛爛而已...(你夠了你閉嘴##
    也好可愛阿~~~((撲倒((抱起((帶走(((喂


    阿修太溫柔了這樣不行(?)犯規犯規><

    還有"阿修羅"真的那麼多意思阿??我只記得剛開始玩UL時,一眼就覺得他帥爆了這樣www

    我還以為版主不寫文章了害我擔心好久OAO
    還好!(呼
    好期待下一篇!!

    阿阿,覺得沒有催促的意義思喔!!!! (真的
    話說我最進也快不能用電腦了-0-
  • 其實那也是因為那位大大的漫畫才會有這樣子的靈感的(掩面)我當時也沒有特別想過能力低下會是什麼樣子的感覺(笑)
    因為在我心目中的小魔女是有點天然呆的孩子所以有刻意寫比較可愛一些w看來似乎成功了呢呼呼(?
    其實我一開始也以為阿修羅只是日文中的一種惡鬼,結果實際找了下資料才發現它最初的意思是梵語的一種法界,所以就也特別寫進去了,也可以跟文中那溫柔的阿修羅做對比ww
    不過我的阿修羅是不是都太溫柔了些...(思)
    放心我應該不會不寫文章ww只是畢竟還是學生所以出稿挺慢的(摸摸(而且最近還要忙申請入學那些的(掩臉))

    兔子瀲 於 2013/03/16 15:04 回覆